高陽讚的神色看起來無比的平靜,但那顫抖着的雙手,卻出賣了他心底的真實想法。

“五弟,多少大風大浪你沒有見過,真沒有想到,你在這個陰溝裏翻了船!”

“爹孃死時,就囑咐我一定要照顧好你,現在你的實力與我不相伯仲,讓我很欣慰,但沒有想到,你竟然……竟然就這麼死了!”

他伸出顫抖的手,緩緩地將高陽禮死不瞑目的眼睛,緩緩合上,口中喃喃低吟,“不過,你放心,那兩個小子絕對逃不掉!”

“這個小世界,乃是獨立運行,這小子無處可逃,必死無疑!”

“我會用他們兩人的心臟,來爲你祭奠!”

他聲音低沉,全身上下都向外透露出來森冷的、壓抑不住的殺意。

高陽尊園站在身後不遠處,一臉的慚愧與惶恐。

這五長老高陽禮,雖然不是三長老的親弟弟,但三長老卻自幼跟隨着五長老的父母長大,感情深得很。

若是最終殺死那兩個少年還好,但若是無法尋找到對方,三長老高陽贊定然會遷怒於自己!

那麼,恐怕自己就難有什麼好下場了!

這麼想着,他的一顆心幾乎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內心盼望着那兩個該死的傢伙,趕緊背找出來。

同時,心底也暗暗悔恨,爲什麼不能勇敢果斷一點,在最後的時刻,拼死對那少年出手,將其擊殺,搶奪走納虛戒。

能夠得到很多珍奇的寶物不說,還能夠爲五長老復仇,這樣三長老高陽贊就肯定不會再找自己麻煩,說不定還能夠立下大功哩!

他腦海之中,正自胡思亂想,忽的,他只覺得身體一緊,然後便是一根繩索飛出,將自己給捆綁了起來。

他一下子就驚呆了,擡起頭正看到高陽贊拿出招魂幡來。

“三長老,你要幹什麼三長老?”

他嚇得身體直哆嗦,口中喃喃自語般的喊叫出來。


高陽贊沒有立刻說話,只是揮舞着招魂幡,然後右手掐出一道印訣,打了出來。

剎那間,自招魂幡內,飛出來四隻紅黑色的、醜陋的蜘蛛。

“老五都死了,你還有什麼臉面活着?下去追隨他去吧!”

這時候,他才淡然說道。

高陽讚的聲音很輕,眼睛凝視着高陽禮的屍體,頭也不回。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那四隻能夠飛行的蜘蛛,都齊齊的向着高陽尊園撲了過來。

“別啊,三長老,我錯了,不要殺我,我可是你的同族啊!”

“族規規定,不許殘殺族人,三長老,你切莫動手啊!”

“救命啊,三長老要殺我,救命!”

ωωω_ t t k a n_ co

“……”

高陽尊園幾乎被嚇傻了,口中瘋狂的大聲喊叫着。

但是這峯頂之上,根本沒有別人,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其他的族人都被派遣下去搜尋兩個少年的下落了,所以任憑他如何呼喊,都根本無人理會。

而同時,這四周似乎是有着一道無形的牆壁,他的喊叫的聲音,遇到了這牆壁之後,便被堵住了,再也無法外傳。

這一刻,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四隻醜陋的蜘蛛飛來,落在身上,一點點的將自己的血肉吞噬乾淨。

劇烈的痛楚,很快便自周身各處傳來。

他恐懼到了極致,卻毫無辦法,只能夠用力地慘叫、哀嚎。

但毫無意義。

很快,他的身軀便消失不見,地上只剩下了一堆枯骨。

與他全身血肉一起被吞噬的,還有他的魂魄!

那四隻巴掌大小的暗紅色醜陋蜘蛛,各自發出了一聲歡快的鳴叫,飛回了招魂幡內。

沒有人知曉,只能夠煉化陰魂戰鬥的招魂幡內,擁有着實體的蜘蛛,爲何能夠在其中孕育進化!

坐在一旁的高陽贊,臉龐依舊平靜。

平靜到冷酷。

那慘叫哀嚎聲入耳,恍若未聞。 楚一刀很迷茫。

她在這茫茫雪原之中,漫無目的的走了七八個時辰後,依舊還是非常迷茫,完全分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

淒厲的寒風,自雪原深處吹來,落在臉上,如同刀割一般,讓人非常難受。

但她卻不在乎寒風。

真正的刀子在她美豔而不可方物的的臉上劃過,都不一定能夠切割開那看起來稚嫩的肌膚。

她怕的是沒有方向。

天是瓦藍瓦藍的,純淨的像一塊藍寶石。

地上一片白茫茫,放眼望去,環視一圈,都是一模一樣的景色。

走了七八個時辰,依然如此。

她莫名的開始暴躁。

但是卻無可奈何。

在目光的極遠處,有着幾座山峯,同樣是白雪皚皚,她決定一座一座搜過去。

她不信這個世界,就只有自己。

那些高陽家的傢伙呢?

不可能自己被法陣拉進來,那些該死的傢伙,都被留在星月七十二洞啊!

本以爲在那狗屁七十二洞內就有令人煩躁的了,但是沒有想到,被拉進來小世界內,更加的令人噁心。

她滿心不爽,寧願跟那些修士拼殺一百場,也不願被困在這裏,找不到任何的方向。

這時候,她忍不住想起了宋子陽。

不知道那個少年有沒有收到自己的飛劍傳書,有沒有進來這龍穴內。

“若是有他在身邊就好了,他在法陣之道上的造詣這麼高,不管怎樣,肯定是能夠找到方向的。”

她心底暗暗想道。

但是她同時又覺得,自己之前發送飛劍傳書,是有些莽撞了,這裏實在非常兇險。

有青州大量的陰陽術士涌進來,即便是以自己的實力,可能都會有隕落的危險,宋子陽的修爲,還是太弱了一些,自己不該讓他獨自過來。

這麼想着,她忽然有些擔心起宋子陽的安危了。

就在此時,目光的盡頭處,驟然間綻放了一顆絢爛的煙花。

“那邊有人?”

她頓時精神一震,扛起霸刀在肩上,大吼一聲,“楚爺我來了!”

隨後,身影若離弦之箭,飛速的向着那邊狂奔過去。

她的身體如同一頭蠻荒兇獸一般,向前橫衝直撞,帶着恐怖的力量,雙腳踩在地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坑洞。

兩個時辰之後,她便到了煙花綻放之地。

這裏有一羣人活動的痕跡。

但卻早已經離開。

她目光四下裏搜尋,很快便找到了他們離開的方向。

她的目光落在了不遠處那一座萬仞高的山峯之上。

在這一路上,有凌亂的腳印,以及施展身法時,催動腳邊積雪的痕跡。


“看這個方向,去那座山上了。”

“只是不知道,這羣人是不是高陽家的人。”

她眼中閃過了一抹疑惑,“另外,難道說他們是有人從這座山上,找到了離開的通道?”

“呼……還真有可能!”

“若是萬一他們他們找到了通道,離開了這個鬼地方,那豈不是隻剩下了我自己?那楚爺不就被困死在這裏了?”

這個念頭,閃過腦海的瞬間,頓時就嚇了一跳,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在這一刻,臉上竟然現出了慌亂之色。

她毫不猶豫的急忙再度起身,向前飛速前行。

與此同時,她嘗試着又向宋子陽發了一份飛劍傳書。

她運轉功法,周身頓時現出一層血色的光芒,隨後一把小劍幻化在她的身前。

這小劍如同一條游魚,靈動異常,但卻又散發出來一股兇悍霸道的氣息,與她極爲相符。

與此同時,她揚手將霸刀背在身後,雙手結出一道奇怪的手勢,張嘴用力地一吐,一道濃濃的氣血之力涌出,夾雜着一股神異的氣息。

那是宋子陽的神魂印記。

“你安心修煉,不用過來了,楚爺我自己想辦法離開這裏!”

她說完之後,揮了揮手,這一把小劍便化作一道血色流光,消失在天邊。

看着小劍飛行的方向,竟然就是在前方的山峯。

飛劍傳書成功!

楚一刀神經大條,完全沒有想到這是什麼原因,她更是想象不到,這一方小世界,隔絕天機、因果,若是在東土世界,飛劍傳書完全無法傳過去。

她望着那雪峯,心底很是得意,認爲自己想到了關鍵點上,扛着霸刀,便趕往雪峯。

她的速度極快,很快這萬仞雪峯便近在咫尺了。

快到山腳下的時候,她一眼便看到了有三個人,呈品字形,在雪原之上緩緩地行走,似是在搜索着什麼。

她六識聰慧,一下子便看到了那三人的長相,但認真分辨了一下,卻發現自己沒有任何的印象……


她性格張揚霸道,還有些臉盲,所以根本懶得去記別人的長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