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子宸在外面坐了很久,看着他們從裏面出來,上車離開。然後自己也上了一輛車,跟在後面離開。

他們幾輛不同的車接力跟蹤,小心翼翼的最終才找到了顏愛蘿現在的住址。

鬱子宸做好了各種安排,也沒離開,而是就在這個別墅對面不遠處找了個地方住下,繼續盯着這邊。

黑奇有些好奇,過來問:“少爺,您怎麼還不去找顏小姐呢?萬一她們又跑了該怎麼辦?”

鬱子宸沒說話,但就是沒行動。

黑奇很着急,覺得這時候就該上門纔好。

而鬱子宸則是慢條斯理的洗了澡,還第一次在櫃子裏翻找起來。他找了很多東西,都不滿意,最後選了一個模型裝在盒子裏,讓人放好。

黑奇知道,那個模型很珍貴,也是市面上絕對買不到的。

少爺這是緊張?在給小少爺準備見面禮?

但是少爺怎麼可能緊張?他知道什麼叫緊張嗎?

黑奇也沒敢問,只能默默跟着等。

這一整個晚上,黑奇覺得少爺都沒睡覺。因爲他看似躺在那裏,但其實時不時會往外看。

黑奇也沒敢動,就裝作沒看到少爺時不時起身的動作。

少爺此時內心應該是很激動的,但他很明顯壓制住了。

他想在白天冷靜的上門,然後冷靜的跟顏小姐談談爲什麼逃跑的問題,不想大晚上過去把人嚇着。


但是,少爺,你確定你明天上門能冷靜的了?

黑奇覺得,鬱子宸現在做的事就超過了平時的行事準則,用普通人的標準來判斷,他現在真是興奮的都快炸了。

而鬱子宸就這樣保持着外表冷靜內心激動的矛盾狀態,過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又去洗了個澡,換了衣服,拿好禮物,準備上門了。

顏家今天餐桌上的早餐估計還要加一個菜,那就是久別重逢父子相認。黑奇都跟着激動起來,也趕緊換了身衣服,又練習了一下和藹可親的笑容,免得嚇到小少爺。

只是,鬱子宸拿着禮物剛要出門,卻在這時候接到了電話。

他臉色微變,再次往對面顏家別墅的方向看了看,神情凝重又糾結。

“少爺,怎麼了?”

爲什麼不走了?

鬱子宸看了看他,然後又看看對面。他這時候已經能看到顏愛蘿打開了窗簾和窗戶,觀察了一下今天的天氣。

顏慎行也很自覺起牀,正在費力的自己疊被子。

“鐵手他們留下,讓何伯過來,我們走。”

有事情必須先解決掉,不然,他沒辦法接他們母子回家。

……

顏愛蘿早上起來往窗外看了看,看完後還是忍不住又回來多看了幾眼。

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從昨晚開始就一直覺得有人在盯着她。可她注意了很久,也沒看出誰在跟着。

她很警覺也很不安,想着該搬家了。

不然,早晚會被發現的。

她下樓來跟顏志豪說起這件事,顏志豪卻是嘆氣,不太想搬家。

在這裏住了一年多,始終沒被發現。住的久了,他就捨不得總是換地方了。

而且,他年紀越來越大,搬家對他來說是很大的負擔。

顏愛蘿也沒再說什麼。


只是覺得不能因爲自己總讓爸爸跟着操勞。

獨步驚華,腹黑嫡女禦天下 那就再看看吧。”顏愛蘿妥協了。

可她內心深處知道, 鳳和鳴

她有時候也會矛盾的想,萬一鬱子宸找來了呢?她跟他坦白,兩人吵架,最後還是分開。

但她最起碼能見到鬱子宸,再看他一次,也很好。

她已經三年半沒見過他了。

午夜夢迴,總是會夢到跟他在一塊的情景。她真的,太想他了。

顏慎行在大人說悄悄話的時候,總是會自覺遠離,不會偷聽。這時候他乖乖坐在餐桌邊,等着吃了早飯去上學。

他想跟媽媽說,他不喜歡現在的幼兒園。

因爲幼兒園裏有個小霸王,會欺負新來的小朋友。很不巧,他就是那個新來的小朋友。

昨天他就被欺負了,但他沒跟媽媽和爺爺說,怕他們擔心。

那個小霸王的家裏很有錢很有錢,據說能把十個幼兒園買下來。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概念,算了算,覺得應該是比他們家有錢的。所以,他忍了。

只是,他也會想,要是他也有個爸爸就好了。 顏慎行跟爺爺和媽媽高興的告別,鼓着包子臉上了車,在司機的護送下去上學。

顏志豪跟顏愛蘿從沒有送他去過幼兒園,更沒有去接過,因爲怕被跟蹤。

這是沒辦法的舉動,倒不是顏愛蘿故意的。

但是顏慎行從來沒說過什麼,也沒鬧過,從一開始就聽話的順從了。雖然看到別的小朋友有家長送很羨慕,可他默默嚥下委屈,覺得這也是家裏的特點。

他雖然只有三歲,但也知道自己家裏跟別人家不太一樣。

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沒有爸爸。

他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沒有爸爸,但他會看書會看電視,知道沒爸爸的原因有很多種。但是這些原因,他都不太明白。

他見爺爺跟媽媽從來不提,所以也就從來沒問過。


他看過書,知道大人不想說的問題就不要問,因爲問了很可能會得到不好的答案或者是假的答案。

顏愛蘿跟顏志豪見他一直沒問,其實也鬆了一口氣,因爲兩人編了各種理由,但都沒做好跟他說的準備。

狼性老公喂不飽

新學校挺有意思,雖然這裏的老師不如之前幼兒園的老師更好,孩子們也都不夠友好,但這裏的書種類很多。

顏慎行來了兩天,最大的愛好就是坐在小書架邊看書,一看就能看一整天。

也因爲他的這一舉動,更顯得孤僻了些,引起了小霸王看不順眼。

他打算跟昨天一樣去看書,但是小霸王帶着自己的一幫小跟班過來了。

“喂!你在做什麼?”小霸王昂着頭挺着肚子,很趾高氣昂的問着,看着就像個驕傲的大公雞。

顏慎行拿了一本書,慢吞吞答:“看書。”

小霸王想了想:“看書有意思?”


“有意思!”顏慎行已經找到昨天沒看完的那本,打算接着看。

小霸王同學又想了想,接着就生氣了。他衝上來直接把書搶走,因爲太用力,還把書撕破了。

顏慎行很心疼,但小霸王很高興。

“不許看。這些書都是我家的,這個學校都是我爸爸給錢蓋的。不許看。”

顏慎行只好換地方,老老實實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發呆,看對面的小女孩把幾塊積木來回的堆,堆了半天也沒堆起來。

然後,小霸王過來把積木全都推到地上。小女孩哭了,小霸王笑了。

這一整天,顏慎行走到哪兒小霸王就跟到哪兒,以欺負他爲樂。

好不容易到了放學的時候,小豆丁們都在操場上跳完健身舞,排着隊等爸媽來接。

小霸王又過來了:“小笨蛋,你是不是沒有爸爸?我媽媽說,沒有爸爸的人都是可憐蟲。你們家是不是很窮?你爸爸一定是嫌家裏窮,所以不要你媽媽了。”

顏慎行沒見過爸爸,對這些話沒什麼感覺。

但是小霸王繼續挑戰他的極限:“你媽媽是不是很醜?我媽媽說,你媽媽不來接你,一定是因爲太醜了,不敢見人。”

“你媽媽才醜!”

顏慎行終於爆發了,揮舞着小拳頭就衝了過去,一拳打在小霸王臉上,然後又被打了回來。

隊伍裏打起來,老師很快過來阻止。看到兩人都氣勢洶洶,也很無奈。小霸王臉上的傷很明顯,顏慎行倒是知道護住自己的小臉。

這時候,接孩子的家長們都過來了。

小霸王的媽媽一看自己孩子被打了,氣的衝上來就先給了老師一巴掌。

“你們怎麼看孩子的?我好好的孩子被打成這樣,你們都是飯桶嗎?”

老師被打了也是敢怒不敢言,捂着臉紅着眼:“是另一個新來的小朋友打的。”說着,還直接把手指向顏慎行。

小霸王的媽媽立刻衝着顏慎行去了,伸手就要打他。

小傢伙閉着眼捂着臉,也沒打算躲。

但是司機在這時候衝過來,把他拉在一邊,好聲好氣的勸道:“這位太太,小孩子打架很正常,你總不好打孩子吧?我替他跟你孩子道歉。”

霸王媽媽沒打算善罷甘休,一邊喊着一邊衝過來繼續打:“你給我滾開。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就是個臭開車的,這事兒你管不着。

來人,給我把他拉開,今天我就要打死這個小兔崽子。敢打我的兒子,活的不耐煩了。”

看她真的動了火氣,幼兒園的老師園長都過來勸,說小孩子打架不至於這樣。

但是霸王媽媽讓保鏢跟司機把這些人都拉開,怒氣衝衝指點江山:“我看誰敢攔着我?信不信我讓你們全都失業?你們知不知道我家裏是幹什麼的?”

她大吼着,伸着大巴掌對準了顏慎行的包子臉就拍過去。

老師跟園長不敢得罪她,但也不好眼睜睜看着一個孩子被打。但是她們都被攔住了,根本無能爲力。

而顏愛蘿請的司機也被人拉住,就算想過來幫忙也根本衝不過來。

顏慎行小身子抖成一團,但卻倔強的擡頭,惡狠狠的瞪着眼前的霸王媽媽。

他媽媽說過,遇到惡人不要怕,你越是怕,惡人就越得意。

就算被打了,也不能讓惡人得意。

小傢伙昂着臉,黑白分明的眼睛裏充斥着嫉惡如仇的神情,看得霸王媽媽愣了一瞬。但她的巴掌還是沒停下,就衝着小傢伙的臉扇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