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撲滿看着恢復如常的陳志凡道:“老大,你剛纔變身了,你知不知道!”

“胡說八道,我剛纔明明,就在上面一直看着檮杌,變什麼身啊!”

“不是,老大,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

陳志凡一頭霧水的看着鬼撲滿,道:“什麼該怎麼跟我說,照實說啊!”

鬼撲滿好不容易纔平靜下來,把陳志凡剛纔變成那人的樣子,告訴了他。

陳志凡愣愣的看着鬼撲滿道:“小鬼頭,你剛纔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鬼撲滿白了陳志凡一眼道:“你覺得這樣的故事我編得出來嗎?”

陳志凡怔怔的看了看鬼撲滿,心中暗暗的道:看樣子,再說了,剛纔那人的樣子,不是他隨便可以編造的出來的。而且自己剛纔確實有那麼一瞬間,是處於混沌狀態的。

如果鬼撲滿沒有說謊的話,那麼自己剛纔變成的那人的樣子又是誰呢?和這個盤古屍經有沒有關係?

陳志凡仔細的回憶着鬼撲滿剛纔說的那些話,腦袋裏開始回憶,自己變化成的樣子,有可能是誰。

突然間,陳志凡想到一個,遠古的大神,非常符合鬼撲滿的描述。

這個大神就是—開天闢地的盤古!

想到這,陳志凡急忙對着鬼撲滿問道:“檮杌去哪兒了?”

鬼撲滿不以爲意的怒了努嘴,指着剛纔檮杌飛走的方向說道:“他見到你變成那個人的樣子之後,嚇得一動也不敢動,嘴裏唸唸有詞的叫你什麼‘大帝’,你又訓斥了他一頓之後,他便順着那個方向飛走了。”

看來陳志凡所料的果然沒有錯,剛纔自己陷入混沌狀態的時候,確實是盤古附身了。

陳志凡終於想明白了,暗暗的心道:也只有盤古,才能嚇得四大凶獸之一的檮杌,屁滾尿流的跑掉。

陳志凡此刻已經從空中落到了地上,盤古屍經卷二幻化做的那個金光圈,也已經不復存在。

一凡對着剛纔檮杌飛走的方向,跪拜道:“陳志凡何德何能,竟然請得盤古大帝降臨!我當爲天下蒼生盡心盡力,才能報答盤古大帝的這份恩德。”

說完之後,陳志凡起身做了個揖,轉頭對着鬼撲滿道:“小鬼頭,走吧。”

鬼撲滿茫然的看着陳志凡,道:“還走啊?這幾個怪獸,一個比一個厲害,不知道啥時候,咱倆就成了人家的口中餐了。”

陳志凡不屑的看着鬼撲滿道:“怎麼?怕了?早就跟你說過,害怕的時候可以不跟着我一起走。”

陳志凡的激將法果然有用,鬼撲滿信誓旦旦的道:“走吧,我就不信他們還能吃了我不成。再說了,大不了再來一次魂飛魄散罷了,有什麼了不起啊!”

陳志凡玩味的看着鬼撲滿,不屑的道:“對對對,我們的小鬼頭是誰啊?那可是菩薩的使者,菩薩的座下弟子!就這身份,有幾個修道者能夠得到呢?”

不知道鬼撲滿是真的沒有聽清楚陳志凡話裏的意思,還是故意假裝聽不懂,他興高采烈的道:“那是,菩薩的弟子,是一般人都能當的麼?不是我吹,就我的這資質,那可是萬里挑一的。”

陳志凡輕蔑的道:“得得得,誇你兩句,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你就是羨慕我的身份,自己又得不到,所以現在嫉妒我罷了。”鬼撲滿,絲毫不以陳志凡打擊的語言爲動,嬉皮笑臉的說道。

“好啦好啦,說正事兒。”陳志凡正色道:“看來當時混沌所言不差,守着這玉成峯的,應該就是上古四大凶獸無疑了。如果是這樣,那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還有窮奇和饕餮這兩位神獸。”

鬼撲滿有些擔心的道:“老大,這窮奇和饕餮,他們的法力怎麼樣?有沒有前面的混沌和檮杌這兩個厲害?”

陳志凡這纔講起了這四大凶獸的來歷,他們各有特色,並不能說誰厲害,誰不厲害。就像對付檮杌,就不能用對付混沌的手段。

按照混沌走的時候,留下的說法來看,自己和鬼撲滿接下來要面對的,應該就是窮奇了。

至於這封印僵王的寶物丹靈引,應該就在最後一關,饕餮的身上。

想通了這些,陳志凡倒不怎麼怕了。俗語有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怎麼都躲避不了,還不如,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

陳志凡招呼鬼撲滿道:“走吧,小鬼頭,看老大給你表演斬妖除魔。”

“你可別吹了,剛纔的這兩個,已經把我嚇得夠嗆。接下來還不知道有多少兇險的事要發生呢!”鬼撲滿鄙視的說道。

陳志凡不以爲意的說道:“怎麼?不都把他們打跑了嗎?”

“切,那是你打跑的嗎?要不是,盤古附身的話,有這麼容易嗎?”

陳志凡心想,鬼撲滿說的也是。如果不是盤古附身,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對付這個龐然大物。檮杌,和前面的混沌不一樣,混沌起碼會信守承諾。檮杌就不一樣了,他是什麼話都聽不進去,任由你怎麼說,他依然會堅持自己心中的想法。

陳志凡這次沒有反駁鬼撲滿,只是招呼他繼續前行。 這一路走來,路過了近十幾層的關卡,如果不是冬甯是非常有名望的煉造大師,平常人根本連一道都不能通過。

直到到了最後一劍關卡,有兩名護衛立馬上前迎來,「冬甯大師,你怎麼來了?」

「什麼我也怎麼來了?難道在我之前還有什麼人來么?」冬甯挑了挑眉。

「是,燕大師剛才帶人進來拜過門主大人,不過門主大人還有事情,好像並沒有見到,他們剛剛離開,您就來了。」

「燕大師?」冬甯淡淡的挑眉,她對這個人沒什麼好感,印象中這燕大師只是靠著自己的哥哥,一個從燕家出來的小人,也是她最為痛恨的一種人。

「燕大師,你怎麼又回來了?」護衛驚訝的聲音傳來,冬甯轉過頭,就看到了燕大師還有他身邊的四長老和那個小丫頭。

四長老和燕大師也看到了冬甯。

四長老也一眼就看出了夜雲澈,但是他看到了夜雲澈身後的冬甯之後,他的態度便立即收斂了起來。

冬甯和青寓是師兄妹,都是有名的人,在大陸上她們的聲望也很高。

冬甯對他點了點頭,對這個四長老並沒有什麼好感。

「呵呵,冬甯大師,你好。」四長老興奮的望著冬甯問好。

「什麼,你就是冬甯大師嗎?我最崇拜你了!」帝雪芙臉上露出欣喜激動的神色,之前她一直聽過冬甯大師的大名,但是卻沒有見過她的人。

現在聽到眼前的女子就是傳說中大名鼎鼎的女煉造大師,她心中激動的難以言表。

聽到帝雪芙的聲音,夜雲澈不屑的哼了兩聲,對她很是討厭。

「啊……是你這個臭小子啊,好啊,你居然還敢出現在本小姐的面前,看我不打死你,好好收拾你一下。」帝雪芙才發現夜雲澈,隨即便氣呼呼地擼起袖子,便想要朝他打過去。

之前那些混蛋問哪個是七小姐,然後夜雲澈毫不猶豫的就把她給賣了。

這個出賣她的小人,她是不會放過他的。

敢出賣她,她一定要他死得好慘。

之前夜雲澈是為了救雪羽所以才會對她忍氣吞聲,可是現在雪羽已經被救出來了,他也沒必要再對帝雪芙忍氣吞聲了。

笑了笑道:「七小姐是想要跟我比試嗎?你不僅煉製東西厲害,武功也是一等一等的,我與你切磋,肯定會被你打個半死的,我好害怕呀。」

「但是七小姐執意要跟我比試一下的話,我也只有任命了。」

夜雲澈拍了拍胸口,一副害怕的樣子。

帝雪芙哪裡知道他心中有這麼多的小九九,她現在只想把他給胖揍一頓,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不過我們先說好了,既然是我們兩個人切磋,那麼你待會就不許找別人來出手了。」說著,夜雲澈還瞥了一眼四長老,「如果誰插手的話,那誰就不是人。」

冬甯輕笑一聲,小師弟真是聰明。

隨即她也對著兩個守衛說道,「他們兩個要切磋一番,那麼你們就來給他們當個見證,如果待會誰要是插手的話,那麼你們知道該怎麼做吧。」 鬼撲滿默然的跟在陳志凡身後,沿着玉成峯蜿蜒的山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玉成峯的山勢是一個緩慢的山坡,越往裏走,海拔越高,氣候越冷,靈氣也越盛。不過陳志凡和鬼撲滿好像是完全感受不到一樣,緩緩向着裏面走去。

突然間,砰的一聲,就好像一塊大石頭砸在了地上一樣,一隻帶着翅膀的老虎,出現在了盛志凡和鬼撲滿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這個怪獸,陳志凡知道,這傢伙便是窮奇無疑了。

窮奇齜牙咧嘴的看着陳志華的鬼撲滿,眼中兇相畢露。

鬼撲滿有些害怕,緊張的看着陳志凡問道:“老大,現在怎麼辦?”

陳志凡知道窮奇的本性,窮奇經常飛到打鬥的現場,將有理的一方鼻子咬掉;如果有人犯下惡行,窮奇會捕捉野獸送給他。

想到這兒,陳志凡忽生一計,轉頭看着鬼撲滿,悄聲道:“小鬼頭,你先別害怕,假裝和我爭論。”

鬼撲滿茫然的看着陳志凡道:“爭論什麼啊?”

陳志凡對着鬼撲滿,眨着眼睛道:“看什麼看,我說了,天是方的,地是圓的,這有什麼好爭的!”

鬼撲滿立馬會意,雖然不知道陳志凡是什麼意思,但知道陳志凡既然這麼做,肯定有他這麼做的道理。

他看着陳志凡不屑的道:“胡說八道,你見那一塊土地是圓的,不都是方的嗎?你明明知道這個道理,偏偏還要這麼跟我狡辯,真是拿你沒辦法。”

陳志凡心中非常滿意,這小鬼頭,關鍵的時候還真不掉鏈子。

陳志凡偷偷的瞟了一眼窮奇,發現這個傢伙還在瞪着眼睛看着他倆,陳志凡知道,自己和鬼撲滿演的,還不到位。

陳志凡回頭看着鬼撲滿,繼續爭辯道:“呵呵,你不看書的嘛,書上都已經說的明明白白的了,這地球就是圓的。讓你平時多看書,你就是不願意。現在知道書到用處方恨少這個道理了吧!”

鬼撲滿假裝不以爲意的道:“切…”鬼撲滿話沒說完,就發現窮奇已經撲了上來,他着急的大叫道:“老大,現在怎麼辦啊?跑還是不跑?”

陳志凡知道窮奇的本性,雖然不敢大意,卻也不至於手忙腳亂。他沉着的對着鬼撲滿道:“別慌,他是衝着我來的!”

聽完陳志凡的話,鬼撲滿稍覺安心。不過,他又開始擔心起陳志凡來了。窮奇的體型巨大,如果想一口吞掉陳志凡和鬼撲滿,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片刻之後,鬼撲滿就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多餘的了。因爲窮奇根本理都不理陳志凡,繞過陳志凡後,直接向着自己撲來。

鬼撲滿大驚道:“老大,你不是說不用跑的麼?現在怎麼辦啊。”

陳志凡也萬萬沒有想到,依着自己的計劃,這窮奇應該是衝着自己來纔對啊,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了呢?

窮奇有這樣一個特性,就是他如果看到有人爭論,便會幫助沒有道理的那一方,並且咬掉有道理的那一方的鼻子。

陳志凡正是基於對窮奇的瞭解,才故意自己說出正確的道理,而讓鬼撲滿去說那個不正確的道理,好來引誘窮奇對自己進行攻擊,以便後面再想辦法。

其實有一個問題,陳志凡他沒注意到。就是在上古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認可,天圓地方這個道理。在窮奇的世界裏,天圓地方,這纔是真正的道理。

這就好比,陳志凡腦袋裏的知識庫,已經是經過更新過的。而窮奇的則不然,他雖然經過了上千年的時間,但是但是一直認天圓地方這個死理。

陳志凡天資聰慧,稍加思索,便明白了這個道理。不過這一次失誤,卻害了自己的整個計劃都發生了變化。

陳志凡大驚,對着鬼撲滿大聲道:“小鬼頭,快跑,我這就想辦法!”

鬼撲滿來不及回頭看陳志凡,一邊慌不擇路的跑着,一邊恨恨的大聲道:“老大,你怎麼搞的,每次都坑我。”

“倒不是我坑你,這次是真的忘了他是上古的神物,他一直認可天圓地方這個道理。你先拖他一下,我馬上就能找到辦法。”雖然嘴上這麼安慰鬼撲滿,但陳志凡心中多少有些擔心,他不確定,鬼撲滿的法力,到底能堅持多久。

陳志凡腦中飛速的思索着,這窮奇還有什麼弱點。一剎那的功夫,還真給他想到了。

這窮奇不是喜歡吃瘟疫嗎,恰好自己在盤古屍經中看過釋放瘟疫的法術,只是因爲當時覺得是害人的法術,便沒有詳加研究。不過,使用方法他還是馬馬虎虎記得的。

就這一瞬間的功夫,鬼撲滿就被窮奇追的無處可逃。好在窮奇只是打算咬掉他的鼻子,所以雖然兇險,鬼撲滿卻都躲了過去。

鬼撲滿着急的大喊道:“老大,想到辦法了沒有?這個變態,一直想咬我的鼻子,你在不動手,我就被他吃了!”

陳志凡大聲道:“我已經想到辦法了,這就來幫你!”

說完這話,陳志凡急忙使用起散佈瘟疫的法術。只是在釋放瘟疫的時候,陳志凡暗暗的佈置了一個巨大的鎖子甲。這鎖子甲,其實也是一門道門抓人的法術。

一時間,玉成峯上瘟疫四起。窮奇最是喜歡瘟疫,所以當感覺到瘟疫的時候,便放棄了鬼撲滿,開始大口大口的吸食起瘟疫來。

鬼撲滿得到了喘息的機會,趁着窮奇吸食瘟疫的空檔,繞過窮奇,快速的回到了陳志凡身邊。

鬼撲滿恨的看着陳志凡,埋怨道:“老大,你說你能不能長點心?第一次的時候還好,看到混沌還知道讓我跑,現在好了,看到這麼大的一個怪物,你還告訴我不要跑!怎麼滴,你是不是想讓我被這怪物吃掉,好繼承我菩薩弟子的身份?”

“切,誰稀罕你的身份,我是真的沒有料到。”

“好,我給你時間,你給我解釋清楚!”鬼撲滿嘟着嘴,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 能夠成為煉造門的守衛,並還是最高層的,所以這兩人都不簡單,他們兩個都是靈聖境界的高手。

哪怕是帝四長老,在兩人面前,他也不敢放肆。

何況這裡可是神聖的煉造門呀,又豈由他一個外人在這裡放肆?

如果他敢私自動武,那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而且這少年美其名曰要和他們七小姐比試一場,也只是切磋,不算得上打架,何況這兩個護衛高手明顯的也不敢反抗冬甯的意思。

兩位守門也很崇拜冬甯,當即說道,「那是自然,客人在我們這裡切磋,讓我們大飽眼福,我們自然願意當這個裁判。」

「不行,這怎麼可以呢?」四長老站出來,搖首道。

可是七小姐根本就不聽他的,上前一步,非要和夜雲澈切磋。

得罪過他的人,都別想好過!一定要付出代價。

「那七小姐你就放馬過來吧,我奉陪。」夜雲澈對帝雪芙勾了勾手,得意一笑,眼中閃過一抹邪惡的因子。

「七小姐你不要衝動,你不是他的對手。」四長老勸道。

他看出來這個少年並不簡單。

燕大師看了半天說道,「冬甯大師,這可是盟主大人的居所,煉造門的重地,你怎麼可以讓兩個孩子打架,這樣像什麼話?」

「麻煩燕長老你有一點常識好不好,打架和切磋,能混為一起嗎? 首富從日常遊戲開始 倘若如此的話,那麼那些學院的學生切磋不都成了打架?而且我想就算盟主大人在這裡,他也不會反對的。」

「那我們不如就去盟主面前,讓他來看看,這到底是你讓兩個孩子打架還是切磋一下。」

燕大師冷冷的笑了兩聲,「我還可以告訴你,那位帝家的帝雲風,帝元老大人也在這裡,他如果知道了,你讓人打他們家的子孫,你看看他會如何?」

什麼?雲風元老也在那裡?冬甯皺了皺眉,隨即便牽著夜雲澈的手道,「小師弟,走,我們先去見盟主大人,不跟他們這些人浪費時間了。」

她本來是想讓小師弟趁機教訓教訓那個囂張跋扈的七小姐,可是一聽到帝家的那個老祖宗也在這裡,那麼她心中也沒底了。

因為那個老頭最為護短,如果他要是真的如燕大師所說,極力維護七小姐的話,那麼到時候小師弟就麻煩了。

她不會讓小師弟冒著風險,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教訓這個小丫頭。

燕大人突然瞥了少年一眼,隨即冷聲說道,「冬甯大師,就他一個外來的小毛頭小子,也想見盟主大人?你是不是病糊塗了,盟主大人這麼忙,豈是誰說見就能見的嗎?你隨便領一個人就想讓他見盟主大人,你也太不懂禮數了吧。」

「我看你腦子裡才是進水了,你帶來的人,又怎麼能跟我身邊的這位相比?

哼,我告訴你,他可是在龍王城當日舉世聞名的煉造超滿級小天才,也是我的小師弟,你卻說他沒有資格見盟主大人,那難道你身邊的人就可以見盟主大人了?

你說我小師弟沒資格?」 冬甯冷冷的說道,絲毫不給對方面子,誰讓他詆毀她的小師弟,她也不會讓他好過。

「你說什麼,他就是來自龍王城那個小天才?」燕大師不可置通道。

當初煉造門有兩個使者去從龍王城,回來之後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盟主大人,所以煉造門才有這麼多人知道這件事情。

燕大師得知傳聞中那位小天才就是眼前這個,他心中頓時一驚,趕緊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

而且他還是冬甯的同門小師弟?

我去!這個稱呼更讓燕大師震驚得差點站不好。

冬甯的身份背景這裡誰人不知道,她可是夢機大人的徒弟啊,當初夢機大人教出了她和她師兄這兩個這麼強大的弟子,然後又出了一個小師弟,那少年該是有著什麼樣的天賦。

冬甯的話,不僅讓燕長老震驚,連四長老都宛若遭雷劈了一樣,鬍子一抖。

冬甯大師的同門小師弟,她真的沒有在開玩笑嗎?就這一個小毛頭小子,竟然會是她的小師弟,他打死都不會信。

燕大師咽了咽口水,隨即收回了目光,重新問道,「冬甯大師,你真的確定他是你的同門師弟嗎?」

冬甯溫柔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驕傲道:「那是當然,他就是我的同門小師弟。」

帝雪芙夫此刻更是愣愣的站在原地睜大眼睛看著夜雲澈,徹底傻眼了。

她無法相信,她最最崇拜的冬甯大師的小師弟,居然會是她最討厭的人。

正在此時,兩人從盟主的房間方向走了出來。

遠遠的便大聲喊道,「天啊,你不是那個小天才嗎?真的是你嗎?我沒有眼花吧?」

「對呀對呀,小天才真的是你啊,可是你怎麼會來到這裡的呢?難道你的師父同意讓你加入我們煉造門了嗎?」

這兩個人正是之前來龍王城挑選弟子的使者大人,他們剛剛從盟主大人那裡出來,就看到了一個英俊的少年,然後越看越眼熟,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然而再走近一看,這哪裡是錯覺,真的是那個小天才呀!

兩人興奮得不得了,要知道在龍王城那個時候,他們千方百計想要把他給拉攏過來,但是都沒有得到小天才的同意。

如今卻在這裡看到小天才了,他們如何不高興?

夜雲澈看到兩人,也認出他們來了,對他們笑了笑,然後打了個招呼。

搖了搖頭道:「師父還沒有同意我來,我是跟著師姐一起來拜見盟主大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