鬿雀身上突然冒出滾滾濃煙,神龍倒是不怎麼在乎,蕭長風卻暗暗小心,他總覺得有些古怪,若是這滾滾濃煙只是爲了麻痹對手的話,恐怕鬿雀也不會使出,修爲到了神龍這般境界,豈是這些煙霧就可以遮掩的。

蕭長風在懷疑的時候,已經暗暗準備,一旦有什麼不正常,自己會在第一時間裏出手。

神龍瞬間就鑽進了濃煙中,以他的認知,只要進入濃煙,就會撞到鬿雀,因爲那股濃煙只是在鬿雀的周圍稍微的露出一點,範圍絕對不大,完全在自己的攻擊範圍之內。

進入那濃煙中後,神龍發現了詭異的事情,鬿雀明明就在自己眼前,偏偏自己怎麼都到達不了,始終和鬿雀相差那麼一點點距離,任憑自己如何提高速度,依然不及。

就在這一瞬間,神龍的大半截身子已經進入了那濃煙之中,濃煙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將神龍完全吞噬掉,任憑神龍怎麼努力,都無法接觸到鬿雀。

蕭長風瞳孔微微一縮,在他的眼前是一種異常詭異的情形,那不起眼的一小團濃煙,居然可以將神龍完全淹沒掉,望着露在濃煙外面的神龍尾巴,蕭長風動了。

他是早有準備,就在鬿雀身上冒出濃煙之時,他就已經作好了準備,隨時支援神龍,只是這次卻出了他的意料,神龍不是受傷,也不是被擒住,而是竟被活活的吞噬掉。

蕭長風蓄滿功力原準備用在鬿雀的身上,由於事態變化奇快,蕭長風已經來不及出手傷害鬿雀,只有先救神龍要緊。

只見他輕輕一閃,就已經到了鬿雀的身後,同樣也是神龍的身後,蕭長風一把抓住快要全部陷進濃煙中神龍的尾巴,運起玄功,同時一聲大喝,功力灌注雙臂,用力一拉,竟將神龍生生的從那濃煙中拉出來。

丘真心沒有出手,他一直都在微笑看着蕭長風和神龍已經鬿雀,就好像在看一齣戲,直到蕭長風將神龍從那濃煙中拉出來的時候,他這才收起笑容,驚異的看着蕭長風。

對於蕭長風他還是知道的,功力雖很高,但是真正厲害的卻是他的法寶和戰寵,若是沒有了戰寵和法寶,丘真心認爲,那時的蕭長風絕對不看一擊,這是一直以來,丘真心對蕭長風的看法,只是此時蕭長風竟憑着自身的功力,將神龍硬是從鬿雀佈下的“未知結界”中拉出來,這份功力讓丘真心想不心驚都不行。

就在丘真心微一愣神中,蕭長風已經將神龍完全拉了出來,此時的神龍已經昏迷,蕭長風不敢怠慢,更不敢在呆在此處,他就這樣拉着神龍的尾巴,“嗖”的一下子就失去了背影。

丘真心又一次愣了,想不到蕭長風居然會選擇遁走,這讓丘真心怎麼都無法接受,鬿雀也愣住了,自己的對手不和自己對摺一招,居然就這樣走了,那自己先前那麼多的表情豈不是都浪費。

就在鬿雀和丘真心微微一愣時,蕭長風已經完全失去了蹤跡,甚至連氣息都感應不出來,看來,蕭長風和神龍已經下去了好遠,丘真心和鬿雀對望了一眼,眼中滿是無奈。

鬿雀不得不再次將自己體內那股力量再次封印起來,只是他連試幾次,臉色終於變了,那股邪惡的力量竟然壓制不住,丘真心看出了異常,他立刻飛身而出,幫鬿雀將那股邪惡的力量封印起來。

即使現在丘真心的功力奇高,卻也無法一下子就將雖有的邪惡氣息全部封印住,過了好長時間,丘真心臉色萎靡的坐在地上,喃喃的道:“終於封印住了,以後千萬不要再將封印打開,否則,後果真的不堪想像。”

鬿雀點了點頭,心有餘悸的看看自己,完全一副後怕的樣子。

再說蕭長風和神龍,當蕭長風發現神龍暈闕時,就立刻施展出“縮地之術”,在他的全力施展之下,自然很快就脫離丘真心和鬿雀的意念感知範圍之外,直到確認完全安全時,蕭長風才停下來,用功力將暈闕的神龍催醒過來。 七百里路走了近半個月,除了帶三十人駕駛坦克,雲飛還將烏廷鋒等十二個斥候帶在身邊,雲飛深知信息的重要性,圍點打援更是雲飛的拿手好戲。

雲飛的一舉一動都在羅剎國的監控之下,這也在雲飛的意料之中,時刻想着攻下飛馬城的羅剎國軍隊怎麼會不在飛馬城外佈置探子,雲飛不介意第一場戰鬥就是決戰,只要不被對方包圍和埋伏就好,野戰比攻城戰要有利。

羅剎國一直在蠶食馬其頓的領土,並消滅有生力量,這次得到從飛馬城來了十萬人軍隊消息,羅剎國諸將信誓旦旦地要將這支軍隊全殲,爲了確保勝利,又怕嚇走雲飛,他們從周邊城池又調來將近十萬人進入土庫門城,而原來的二十萬人卻在土庫門城外擺開戰陣,一副要與雲飛決一死戰的架勢。

“一對二有沒有信心?”雲飛問葉文。

“信心必須有的,只是傷亡恐怕也不會少。”葉文如實答道。

“那如果對方驚慌失措呢?”雲飛再次問道。

“羅剎國佔據優勢還會驚慌失措?”葉文反問道。

“嘿嘿,準備收割吧。秦陽!該你們表演了!”雲飛喊了一聲。

羅剎國的軍隊調動也在雲飛的掌握中,周圍並沒有埋伏,昨晚在距離土庫門城五十里的地方就早早安營休息了,現在士兵並不疲憊,對於羅剎國,雲飛一不接受投降,二不要俘虜,所以也沒什麼話可說的,跟葉文聊了幾句後,直接發動攻勢。

率先出場的當然是秦陽帶領的坦克部隊,但是隻有六輛坦克,別說羅剎國不明所以,就是自己的士兵也不知道這六個大傢伙有什麼用。

坦克的行進速度並不快,當進入到敵軍射程的時候陡然加速,箭如雨下,可是這連撓癢癢的資格都不夠,羅剎國軍隊的指揮官再次下令,一波由標槍組成的槍雨再次降臨,依然無效,羅剎國士兵開始恐慌了。

距離羅剎國第一排士兵約有百步遠的時候,坦克炮向人羣中射擊,一顆炮彈至少能穿過兩人身體然後爆炸,就像在平靜的水面投入一塊石頭一樣,死傷開始盪漾,有些羅剎國士兵開始不由自主地後退。

沒有認知的事物總是令人恐懼,而且弓箭和標槍都無法奈何,羅剎國士兵有些麻爪了,這還僅僅是個開始,距離五十步以後,機關槍開始掃射,羅剎國士兵就像收割時的小麥一樣,成片地倒地。

了不起的神豪 ,碾壓!無可抵擋的碾壓!羅剎國的軍隊崩潰了。

“葉文,現在有信心沒?”雲飛問道。

“有!”葉文眼光大亮地大聲喊道。

“那就上吧!”雲飛說道。

坦克炮停用,急節約炮彈,也避免誤傷,機關槍也不再大面積掃蕩,碾壓成爲了主要工作,秦陽等人開着坦克撞着人也不安分,在坦克裏嗷嗷喊爽,欺負人就是這麼爽,特別是欺負背信棄義、自負自大的人。

羅剎國士兵四散逃跑,葉文帶領馬其頓士兵在外圍掩殺,六輛坦克在敵軍中心橫衝直撞,城頭觀戰的羅剎國將士已經傻眼了,眼睜睜地看着己方被屠戮,還不敢開城門援救。

二十萬人,連死帶逃,不長時間戰場上就沒多少人了,秦陽帶領坦克來到東門前,對着城門轟了幾炮,然後帶領坦克隊撞爛城門,直接進城。

••••••

別怪羅剎國士兵膽小,敵人強大,實力懸殊,拼得一個是一個,那是無畏,但是敵人打都打不死,還要去拼,那就是無謂了,總共約三十萬人,戰死將近十萬人,其餘的全跑了,這將成爲這些士兵一輩子的噩夢,不可戰勝的觀念將根深蒂固!

“並肩王,能不能多造一些坦克?有了這個東西,咱們完全可以一直推到羅剎國國都,而且還是零傷亡,太威武了!”戰後葉文說道。

“我倒是想多造一些,我也等得起,可是馬其頓等得起麼?”雲飛回了一句。

“呵呵,也是,不過也夠用了,這一仗是我生平打得最爽的一仗,跟着並肩王我就發現軍功不值錢了。”葉文說道,心想這次可是賭對了,想想馬上就要橫掃八荒六合,葉文也是興奮萬分。

一個上午的功夫就收復了對飛馬城威脅最大的城池,這讓葉文麾下歡欣鼓舞,他們基本沒出什麼力,羅剎國士兵當時正忙着逃跑呢,根本無心戀戰,十分武力剩了五分,士氣更是直接清零,這樣的戰鬥還不是輕而易舉?

理論上,只要彈藥和柴油充足,坦克加機關槍就可以所向無敵,但這畢竟是理論,一場戰爭射出去的彈藥,至少需要幾天甚至十幾天生產,所以,打下土庫門城後,雲飛下令休整並等待補給。

坦克一經亮相,震驚了羅剎國,鼓舞了馬其頓,並肩王成了馬其頓的大救星,也成了羅剎國的大魔王,雲飛在土庫門的這幾天,羅剎國一直沒有派人來攻城,對付坦克的方案不解決,就算派兵又能怎樣?人家一個城門放一輛坦克,有多少人也不夠填的。

就在羅剎國將領焦頭爛額之際,噩夢再次降臨,休整了七天時間,雲飛再次帶領坦克部隊四處掃蕩,遇敵必勝,攻無不克,反而葉文帶着他的手下跟在後面只能打打秋風,因爲羅剎國士兵已經學會望風而逃了,只要是並肩王白雲飛的旗號出現了,打都不用打,直接跑。

腹黑萌寶︰追我媽咪別心急 ,雲飛步步推進,兩個多月的功夫,馬其頓失土已經收復得七七八八,現在雲飛正停留在距離飛馬城一千七百里外的野馬城,後方物資在源源不斷地往這裏輸送,雲飛準備積攢大量彈藥,實施自己當初的計劃。

“並肩王,羅剎國已經是秋後的螞蚱了,爲什麼不一舉擊潰?在此等待豈不讓他們有了喘息的時間?”葉文問道。

“羅剎國現在與馬其頓結沒結仇?”雲飛避而不答,反問道。

“當然啊,羅剎國入侵,使我馬其頓百姓遭難,死傷無數,當爲世仇!”葉文說道。

“那麼把他們趕出去,等我走了,或者以後有機會再來侵略?”雲飛問道。

“那麼••••••你想?” 都市少年仙醫 ,難道真要滅了羅剎國?

“一勞永逸吧,也讓其他國家看看,馬其頓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想對馬其頓用武,還是先顛顛自己的分量,再說,侵略完了就想安然退走?哪有那樣的好事!”雲飛說道。

“可是,咱們只有十萬人,會不會太少了點?”葉文問道。

“嗯,確實有點少,所以,咱們要調集附近的軍隊,跟隨咱們一路打到羅剎國,他們只負責接管城池就行,這個任務由你來做。”雲飛說道。

這次可不是當初攻**拉爾,只要佔領都城,俘虜皇帝就行了,先不說羅剎國皇帝會不會望風而逃,就算抓住皇帝又能怎樣?這次是要滅國的,那麼多軍人,留下也是一個禍患,所以,雲飛準備一城一城打過去,打到他們絕望,打到他們武力反抗爲止。

葉文派人聯繫周圍的軍隊,雲飛寫信給馬元化要求增援,並要求陶然和剩下的破軍隊小隊成員還有工匠全部來野馬城。

一個多月後,野馬城外聚集了六十多萬馬其頓軍隊,飛馬城生產的所有彈藥也全部運到,熱氣球也運過來了,飛馬城的威脅已經基本解除,不需要熱氣球,陶然等人也全部到位。

“掌櫃的,弄個皇貴妃的成本需要這麼高麼?必須得出生入死麼?”陶然又恢復了往昔乞丐裝扮。

“抱歉啦陶然,以後多生產些子彈放到飛雲島,省的每次打仗都得現造,你看掌櫃我都親自上戰場了,你就多多擔待吧,爲了皇貴妃,爲了你的後半生,再拼最後一次!”雲飛安慰道。

陶然就是發發牢騷,就算沒有皇貴妃,雲飛的命令他也不會違抗,不過這兩個多月,確實也把陶然累壞了。

羅剎國國土面積比馬其頓要大,東西有三千里,南北足有五千裏,在雲飛去過的國家中,僅次於出雲國,雲飛也想用這大片沃土對馬元化和馬其頓做個補償。

陶然來到野馬城不到十天,羅剎國派人來與雲飛交涉了,沒辦法,當初雲飛帶着十萬人就給他們打成喪家之犬了,如今野馬城聚集了六十多萬人,這是要全殲的節奏啊,羅剎國將領們終於坐不住了。

來人傳達的意思主要就是無條件退兵,歸還所佔的馬其頓城池,永不侵犯。言外的意思就是請雲飛收下留情,讓他們安然撤退。


雲飛沒殺來使,但是也沒給他好臉,聽完使者的敘述後,雲飛只送了他一句話:“任何人都可以發起戰爭,但是隻有勝者纔可以結束戰爭!” 蕭長風耗費了好多功力,纔將神龍催醒,神龍眨了眨眼睛,滿臉的恐懼,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還沒有從那恐懼中掙扎出來,由此可知,此次對他的打擊有多大。

蕭長風輕笑道:“神龍兄,沒事了,我們已經安全了。”

神龍搖了搖他那碩大的龍頭,心有餘悸的道:“可怕,太可怕了。”

蕭長風心中微微一動,對於剛剛的情形他很是疑惑,尤其是鬿雀使出的滾滾濃煙那招,蕭長風是怎麼都看不明白,爲何不起眼的一招,卻有着如此驚人的威力,還讓向來膽大包天的神龍變得畏手畏腳起來。

蕭長風望着神龍道:“神龍兄,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

神龍像是受了刺激一樣,他的那雙龍眼瞬間變的好亮,直直的盯着蕭長風,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一樣,神龍一直都是一副骨架,他的那雙眼睛自然也就是黯淡無光,只有受到刺激的時候,纔會變得亮起來。

過了半晌,神龍才喃喃的道:“不知道,我也沒有見到過,只是好可怕,不但可以將人吸進去,還能吞噬掉你身上的精髓,靠,真是變態至極。”神龍說到最後,居然罵了起來。

蕭長風疑惑的道:“難道是一個結界?”

“不錯。”蕭長風的話語剛落,他就聽到太元聖母的聲音從頭頂響起。

蕭長風擡頭一看,只見太元聖母正從他的頭頂慢慢的落下,神聖氣息一直盪漾不已。

蕭長風立刻道:“聖母,您知道?”

太元聖母淡淡的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是一個未知的結界,或許就和那怪界差不多吧,反正很可怕,只要被吸進去,那是必死無疑,這也是盤生大帝昔日的法寶之一,只是他現在已經用不到它,所以纔會將其封印於那鬿雀的體內,只是沒有高深的功力卻無法駕馭此結界,我想,那鬿雀此時也一定不好受。”其實,就在太元聖母說話期間,鬿雀正難受的滿地打滾,只是蕭長風等人不知道罷了。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看來,以後再遇到丘真心這個敗類,得要小心一點了。”

太元聖母點了點頭,道:“能屈能伸,果然是成大事之人。”

蕭長風心中一動,道:“晚輩有事不明,想要請教聖母,不知……不知……”說着,他便止住了口。

太元聖母微微笑道:“有什麼事但問無妨,不必吞吞吐吐。”

蕭長風頓了一下,突然擡頭道:“晚輩聽說神界以失,衆神皆被困,爲何聖母會出現在此處?”由於經歷了太多的事情,蕭長風居然開始懷疑起太元聖母此行的目的。


太元聖母笑道:“那是盤生託大,他自認爲自己無所不能,不願對女性下手,所以,神仙兩界的女性都沒事,被困住的只有男性,只是神仙兩界已經失守,我們這些女性只好四處尋找能人義士,顛覆盤生,讓天地重歸正常運轉。”

蕭長風道:“我們能行嗎?現在誰不臣服於盤生大帝,又有誰願意幫助我們?”

太元聖母道:“盤生固然可怕,但他卻不是最爲厲害的一個,在這九界之中,一定有人可以壓制住他。”

蕭長風頓時大喜道:“那是誰?晚輩這就去找他。”

太元聖母道:“不是他,而是他們。”

“他們?”蕭長風微愣,道:“有好多人嗎?”


太元聖母點了點頭,道:“你可知道,自混沌界後,天地是這樣形成的?”

蕭長風道:“這個晚輩自然知道,那是天尊前身盤古大神破開混沌,塑立天地新格局,自那以後,就出現了五行說法,以及萬物賴以生存的陰陽二氣,這纔有了以後的繁榮盛世。”

太元聖母面帶微笑,道:“說的很好,在這天地之間,有着五位盛名遠播的老人,他們和衆人一樣,一直都在天地間進行徘徊,用他們自己的話說,那是爲了更好體會的疾苦,以不斷調整自己,好讓衆人更好的活下去。”

蕭長風心中微微一動,在這一瞬間他好像抓住了什麼東西,只是那東西轉瞬即逝,再也難以抓住,不過對於太元聖母所說的五位老人,他還是猜了個大概,因爲天地間一直都流傳着五位老人的傳說,如果自己所想和太元聖母所說一般的話,那顛覆盤生大帝還真的有可能。

太元聖母望着蕭長風微笑道:“知道答案了?”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天地五老,只是他們都是傳說中的人物,要怎麼找,又該如何去找?”

在盤古大神開天闢地後,先是出現了陰陽二氣,在陰陽二氣之後,就出現了五位老人,他們也是秉天地而生,天生屬性不同,向來相生相剋,環環相扣,這樣的人物早就不在生死間徘徊,只是爲了可以讓天地衆生更好的活下去,他們又一起進入生死輪迴,親身去體會衆生的輪迴之苦,據說他們這樣做,是爲了可以更好的改善自己的屬性,一種更加適合衆人的屬性,也就是他們的努力,在洪荒期間,人界曾按照屬性分爲五族,雖然那時征戰不斷,但同時也說明,那時的環境真的適合人類生存,就從那一點不難看出,天地五老功不可沒。(爲了更好的說明五族的盛況,封藏決定在完成九界系列之後,寫一個洪荒系列,目前洪荒系列的第一部大概構思已經基本完成,第二部正在蒐集材料之中,大概還有一段時間纔會與讀者見面,這也是封藏整個寫書的計劃。)

話說回來,聽了蕭長風的疑問,太元聖母只是笑道:“這個世上絕沒有空穴來風的說法,任何一個傳說都有一定的基本事實,只要用心,一定可以找到五老,我們所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

蕭長風知道太元聖母說的很有道理,只是就眼前的情況而言,他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耗下去,時間越長,衆人墮落的就越厲害,等蕭長風找到天地五老的時候,衆人恐怕都忘了自己是誰了。

太元聖母爲嘆了一口氣,道:“我們當初可能做錯了,現在對衆生來說,這恐怕也是一個劫難吧,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縮短衆生的劫難時間而已。”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還請聖母爲長風指明一條明路,好讓長風爲衆人略盡綿薄之力。”

太元聖母道:“要找到天地五老其實不難,他們雖然都在不斷輪迴,但是隻要找到其中一位,就可以找到其餘四位,到時只要合他們無人之力,就一定可以顛覆盤生。”

蕭長風聽的精神一振,他立刻道:“那晚輩現在該去何去尋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