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震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魯闊,你跟了我這麼多年了,有沒有看出來,這次可是個好機會。”

活了這麼多年的魯闊當然知道大公子指的是什麼,魯家上下,包括整個魯南州府的人都一直以爲魯家的大公子魯震懦弱無能,軟弱可欺,可是誰也不知道這正是這大公子聰明的地方。

魯震早年喪母,在魯家孤立無援,面對兩個弟弟和繼母的百般刁難,他一直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一絲不滿,哪怕就是對下人也是客客氣氣,溫溫和和,沒有一點架子,時間長了,衆人自然覺得這大公子是個懦弱無能之人,對他也就沒有了什麼恭敬之心,而本是對魯震這個魯家大公子身份極爲眼饞的兩位繼母也放下了殺意,覺得後者對自己兒子將來爭奪魯家家主的位置沒有什麼威脅。

兄弟相殘,這些事自古以來都在發生,可是畢竟有損名聲,既然都不做,那就儘量別去做,這也是魯震的聰明,這麼多年來相安無事的原因,甚至到就連魯直這個家主都忘記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大公子,每逢議事的時候也不會去叫他一起。

“大公子可是說天地之都來的那羣人?”

魯闊臉上都出一絲疑慮,腦子裏也開始飛快的思考着。

魯震不以爲然,嘆道:“是啊,大好機會啊,也許這一次,我可以讓所有人清楚的看到一個真正的魯震,魯家家主之位只能是我魯震的!”

感受到大公子的雄心萬丈,魯闊立刻拱手道:“老夫願爲公子效犬馬之勞!”

魯震微微一笑,然後指了指魯南客棧:“到了。”

“軍爺,您的酒菜還滿意吧?”

客棧內,店小二獻媚的伺候着林沐楓這一桌,眼尖的他自然一眼就看出後者是這夥人的主事人,而且老闆也吩咐了,一定要招待好,可不能怠慢了,否則這夥兵痞要是在這裏惹事生非這生意就別做了。

“嗯嗯,滿意,不錯,你們這裏酒菜很好,我下次再來。”

林沐楓也沒有爲難店小二,只是不停的往嘴裏塞着菜。

一邊店小二聽到這話差點沒有拉下臉,只是心裏苦笑着,還來啊,你千萬別來了,服侍你這一桌比服侍三桌的人還要累,生怕一個不好就得罪了你這位爺。

“這位將軍,是否介意在下擠一擠?”

魯震一臉溫和的走到林沐楓身邊,禮貌的問道。

林沐楓擡頭一看,第一印象還不錯,而且周圍也確實沒有桌子了,點點頭:“做。”

這魯南客棧也是魯家的產業,店小二看到自家的大公子也沒有多說什麼,這大公子從來沒有架子,每次到酒樓吃飯時如果遇上滿桌的情況就會主動去詢問能不能同坐,從來不會用自己的身份讓客人讓桌。

“多謝將軍,相識既是緣,在下平生最敬重將軍這樣的好漢,不如這一桌就算我的吧。”

魯震剛一座下,嘴裏就是一番奉承,林沐楓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大爺的,這馬屁大師隨處都可見啊。 “看將軍的打扮應該是來者天地之都吧,莫非是秦老將軍手下的將士?”

輕輕喝了口小二剛剛端上來的熱茶,魯震滿含笑意的看着林沐楓,同時也一邊打量着隨行的林家子弟。

只要是有心人都能看得出來,林沐楓也沒有多疑,只是平淡的點點頭,然後繼續扒着飯,人是鐵飯是鋼,肚子一定要飽的才行。

見林沐楓不搭理自己,魯震呵呵一笑,再次說道:“楚國上下,我最敬佩的只有兩人,一個是安國公楚老狂,還有一個就是秦元秦老將軍,兩者一文一武,實在是我楚國大幸。”

楚老狂?

林沐楓心裏一動,雖然也聽過後者的一些事,不過也沒有在意,只是對眼前的人好感長了不少,畢竟能敬佩秦元的人應該都是真漢子,要是一般的陰險狡詐小徒豈會敬佩秦元,恐怕都要恨之入骨了。

“在下聽說天地之都最近戰勢緊張,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到將軍的?”

魯震再次說道,滿眼誠懇的望着林沐楓,讓人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誠意。

林沐楓心裏一動,這次藉着天地之都兵士的名號來魯南州府一是爲了打探下魯家的勢力,看有沒有有機可趁將魯家消滅,二是臨時起意的,就是幫秦元運一批糧食回去,雖然現在天地之都不缺糧,可是戰勢緊張,誰也不能肯定以後會不會出個什麼意外,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多運點糧食回去存放起來。

想歸想,林沐楓當然不可能直接把自己來這裏的原因告訴這個萍水相逢的人了,正想着怎麼去打發對方時,魯震笑了,自嘲的笑了笑:“將軍無須擔心,在下要是沒有猜錯的話,將軍應該是來買糧的吧?別的在下說不定不能幫忙,可是這糧食,在下或許能幫上一二。”

魯震話都挑明瞭,林沐楓也不好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只好苦笑着點點頭,反正對方都猜到,索性痛快點認了,再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看到林沐楓點頭,魯震喜出望外,立刻站起身說道:“實不相瞞,在下乃魯家大公子魯震,在下的家族在魯州經營了這麼多年,糧食方面肯定可以幫到將軍的,如果將軍相信在下,在下一定竭盡所能!”

魯家,魯震!

林沐楓心裏大驚失色,沒想到戲劇性的場面就這麼出現在自己眼前。

看着眼前一片熱心的魯震,林沐楓只能笑嘆,冤孽啊!

自己正想着怎麼去對付魯家,結果人家家族裏的大公子卻主動幫助自己,自己還怎麼下得了手?

林沐楓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好人,可是也絕對不是放恩負義的小人,再說,收保護費的事也是魯家二公子做的,說不定等下能和魯震說一下,把這小事化了,而且還可以借魯家的勢快速的把糧食運往天地之都。

想到就做,林沐楓也顧不上什麼飯菜了,直接把事情經過說給了這位魯家大公子聽。

魯震也同樣是滿臉驚訝,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麼戲劇性的一面。

“林公子,如果不是在下主動過來搭訕,估計你已經在想辦法怎麼去對付魯家了吧?”

魯震抱着拳,苦澀的笑道,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好還是命運太喜歡捉弄人。

林沐楓只是呵呵一笑,沒有仔細說明,以魯震的聰明,應該能看的出來,何必多說。

魯震微微一嘆,沒有在糾纏這個話題,而是笑道:“林公子,這樣吧,你帶人和我回去,我把事情和家父說一下,到時候讓他老人家出面解決這個誤會,同時在幫你弄齊糧食如何?”

看到魯震這麼熱心,林沐楓也不好意思拒絕,一時間確實沒有什麼比這個辦法更好了,既然能夠不和魯家交惡那就別交惡,魯家怎麼說也是地頭蛇,想對付他們,也是難如登天。

“那就多謝魯大公子了。”

看到林沐楓答應,魯震也是滿臉笑容,立刻站起身:“好,那林公子現在和我回去吧。”

一場戲劇性的相逢下,魯震和林沐楓走在前頭,兩人滿臉都是輕鬆之色,似乎放下了什麼。

“哎呀————”

一個瘦小的身影突然猛地撞在魯震身上,將他白色的綢衣給弄髒了一大塊。

看着好好的衣服變得這麼髒兮兮的,魯震也是一愣,隨即低頭看去,原來也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在街上玩耍結果撞到了魯震身上。

衣服弄髒了,魯震只是眼色一震,也沒有發火,而是溫和的撿起地上的彈珠,看着那孩子道:“小朋友,下次慢點,別在撞到人了。”

躺在地上穿着破衣的小孩看了魯震一眼,然後老實的點點頭,最後撒腿就跑,也顧不上自己的彈珠了。


魯震看着那遠去的背影,微微一笑,然後衝林沐楓道:“林公子,走吧。”

看到魯震盡顯大族公子風範,路過的人都紛紛讚歎,雖然魯家的人都說這大公子懦弱無能,可是這份儒雅卻也是他們不及的。

聽着衆人的讚歎,林沐楓也是微微一笑,心裏對等下的談判更加有信心了。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誰都沒有在意,林沐楓也不例外,只是順便看了眼魯震那髒兮兮的白衣,上面一大塊黑色的塵土和污漬,畢竟顯眼。

望着那白衣旁邊的手臂,林沐楓眼光一震,只見魯震握着那小孩遺留下來的彈珠用力一捏,彈珠瞬間變成了粉末。

……

當來到魯家時,在魯震和小人解釋了一下,順便讓他們去告訴家主時,一切都和順利,並沒有什麼刁難等等。

林沐楓也鬆了口氣,不過剛纔那下人看魯震的眼神他卻記得很清楚,是藐視和譏諷,看來這魯大公子在魯家的地位也不怎麼高啊。

當正靠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的魯直聽到下人的彙報時雙眼一睜,坐直了身子,腦子快速的思考起來,然後微微一笑,這懦弱無能的大兒子終於做了一件有利於魯家的大事啊。

“讓他們進來吧,禮貌點。” 魯直精於算計,朝廷的變化他都一一看在眼裏,整天想着怎麼去應付,怎麼去把利益最大化,就比如楚中原和秦元之間無息的爭鬥,他選擇了旁觀,不敢冒然戰隊,免得給魯家帶來滅頂之災。

這次林沐楓等人打着天地之都的旗號來到魯南城後,魯直就想過去結交,雖然自己不戰隊,可是也可以同時去交好兩家,當是主動交好這一事又不能草率行事,要是自己去接待那些天地之都的將士,這事肯定要傳到楚中原耳裏,那時候就不好對付了。

本來還有些頭疼怎麼去解決這事,沒想到大兒子魯震卻給了他靈感,魯直暗笑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這事完全可以讓自己三個兒子去做,到時候就算楚中原問起來了他也可以正大光明的說是自己的兒子畢竟喜歡和兵器打交道,只他們私自結交的,和魯家沒有任何的關係。

不提魯直心裏算計着,林沐楓在魯震的引領下已經進入了大廳,一路上,因爲魯直的吩咐,魯家的下人們也沒有去刁難林沐楓等人,只是繼續忙活着自己的事。

而魯直也提前讓人派魯家的高層過來,這事魯震剛剛已經讓下人提前給他通氣了,一是幫林沐楓解決一批糧草,二是讓他和二公子魯續化敵爲友。

……

“哈哈,想必這位就是林沐楓林將軍了吧,果然年輕有爲啊,實在是我楚國大幸。”

見什麼人說什麼話,魯直這老狐狸心裏自然清楚,看到林沐楓這麼年輕,他心裏已經有了算計,一般年輕人耳根子都軟,稍微給他點面子他就不分東西了。

看到老狐狸打着哈哈,林沐楓也不笨,也是一臉虛僞的笑意,抱着拳道:“魯家主老當益壯,我這小輩在你老面前那敢稱什麼將軍啊。”

小狐狸!

魯直心裏嘀咕道,不過嘴裏卻笑道:“呵呵,好,那老朽就稱呼你爲林公子了。”

“哼,土包子。”

魯直的話剛說完,早已經在旁邊等候的魯家高層中傳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

聽着這熟悉的聲音,魯直臉色一黑,他當然知道這是誰了,立刻怒視着魯續:“你給我閉嘴!”

聽到有人罵家主是土包子,林諸和林斐兩人立刻上前一步,怒視着魯續,不過被眼尖的林沐楓趕緊拉住,而魯續身邊的兩位長老也是往前一站,藐視的看着這兩個年輕人。

因爲魯續的一句話,在場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就連老奸巨猾的魯直也不知道該怎麼圓場,笑面虎魯天則是微微低頭,心裏升起一股喜意,暗罵了一句蠢貨。

作爲引領人的魯震看着衆人的臉上立刻笑着走上前來:“呵呵,我差點忘記了,林公子一路奔波,身上沾染了不少風塵,所以衣物有點破舊,等下給他們都拿上一點乾淨的衣物。”

最後一句話是對下人說的,不過幾句話間也化解了這尷尬的氣氛。

而魯天更是眼裏閃過一絲驚異,這老大一向都是懦弱無能,腦子不轉彎,難道今天開竅了?這麼圓滑。

同時,魯天心裏也升起了警惕之心,以前因爲這個大哥對自己完全沒有威脅,所以他一直沒有去在意,只有魯續纔是他爭奪家主位置的最大敵人,今天魯震這一手讓他有些看不準了,難道以前他都是裝的?

裝的?想到這,魯天更是心驚,這要何等的心計?自己豈不是會被他玩死?

再看向魯震那溫和的臉頰,魯天心裏一嘆,這老大恐怕也不是表面這麼溫和文雅,也是一個腹黑的人啊。

“哈哈,對對,我都忘記了,林公子別見怪,是小兒口無遮攔。”

魯直這邊也反映了過來,立刻打着哈哈,同時親熱的拍了拍林沐楓的肩膀,親自將他引到一邊的坐位上。

待衆人入坐後,魯直看向了魯續:“續兒,我聽說你和林公子有些誤會,今天就在這裏把事情解決了吧。”

誤會?

不止魯續疑惑,在場的除了林沐楓、魯震、魯直以外都是一臉的驚愣和疑惑,而當事人魯續更是傻眼的看了眼林沐楓,確定自己不認識他後才說道:“我不認識這土包子啊……”

再次聽到土包子三個字,林沐楓也有些忍受不了了,一邊拉住要發怒的林諸和林斐,一邊站起身冷笑道:“不知道二公子還記得派人去藍月鎮收保護費的事?”

藍月鎮,保護費。

魯續思考了一下,然後猛然想了起來,自己上次派去藍月鎮的人一個都沒有回到,當時他還很生氣,準備過一段子就派高手去教訓一下那邊的大小家族,最好把他們全部吞併,現在林沐楓提起,魯續更是憤怒的一拍桌子,吼道:“就是你這土包子殺了我的人?來人啊,給我把他們拿下!”

看着一臉憤怒的魯續,魯家的下人們紛紛都望向了坐在主位的魯直,不管做什麼,都要先聽聽老爺的意思。

看着兒子張狂的樣子,魯直一陣氣悶,一把站起身,怒吼道:“混賬東西,給我滾下去!”

被魯直這麼一罵,魯續臉上一陣不甘:“他們殺了我的人,你不幫我報仇也就算了,居然還幫外人對付我,有你這樣做的爹的嗎?”


魯續還要在說話,不過卻被一邊的魯家大長老和二長老拉住了,兩人臉上充滿了苦澀的笑容,跟着這樣的主子,算是倒大黴了,本來他們還指望後者身份上是個優勢,現在看來是行不通了。

“哼,你們給我等着,這事和你們沒玩!”

魯續走時還憤怒的看了眼林沐楓,然後纔不甘的退下。


看着魯續的背影,林沐楓眼裏也閃過一絲殺機,這人不能留啊,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要不是顧忌這裏是魯家,他早就動手了。

“呵呵,林公子別見怪,別放進心裏去,犬子就是這德性,不爭氣,我會好好管教他的,來,我們繼續。”

魯續此時也恢復了笑意,似乎剛纔的事沒有發生過一樣。

林沐楓心裏不屑的一笑,管教?你這老頭子捨得嗎。 在魯家,除了大公子魯震以外,二公子魯續和三公子魯天都比較受魯直的疼愛,魯天還好,精於算計,懂得隱藏自己,而魯續就不同了,後者持寵而嬌,目中無人,一向是天大地大我最大,要不是因爲身份上的優勢,魯家的大長老和二長老也不會站在他那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