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部落的一行人這兩天都是在雪地裏面趕路,雖說走動起來並不是很冷,但是這哪裏有坐在火堆旁取暖暖和,而且剛才的對峙,也是讓鳥部落的人嚇出了一身冷汗,雖然對峙的時候並沒有什麼交流的,但是騰蛇部落給自己帶來的那一股子氣勢着實是嚇到了自己,一直到現在,也還都沒有緩過神來。

圍在火堆面前的,大家也逐漸的活絡了起來,終於是來到了騰蛇部落的興奮勁還是暫時抵擋住了兩天都沒怎麼休息的困意,鳥部落首領現在也和宋宸和巫講述了自己這一行人此行的來歷。

果然是不出宋宸所料,鳥部落的確是出事了,斷糧的鳥部落擠出最後的一點糧食,帶着秋天收集的種子來到了騰蛇部落準備換取食物。

畢竟這也是友邦,哪怕是沒有種子,只是人過來,遇到這種情況宋宸也是願意救急一下的,不管是暫時的借一些糧食,還是送上一些,都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畢竟現在周圍幾個部落已經是被捆綁在了騰蛇部落的鹽巴上,很難脫身了。

宋宸也沒有查看鳥部落帶來的種子,非常爽快的答應了鳥部落首領的請求,從羽那邊得知神使答應了自己,鳥部落的首領激動的直接就流出來眼淚,鳥部落的其他人聽到以後,一都是非常的激動,自己這些人不分日夜的趕到了騰蛇部落,努力終究還是沒有白費。

看着鳥部落的人這麼的激動,宋宸也是頗有感觸的,想當初在孤兒院裏時常也是過着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後來上了大學,即使是有國家的補助和好心的人的救濟,也會有吃不上飯都時候,所以宋宸對於餓肚子是非常的了解的,其中的痛苦與心酸都是自己經歷過的,自己現在既然是有能力,能幫還是幫一把的好。

不過宋宸接下來打了一個哈切,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可是在熟睡中被旺財叫醒的呢,以前太過於緊張自然是沒有什麼感覺,現在放鬆下來,瞌睡蟲自然也就是回來了,而且在冬天上次都是睡到太陽起來才起來,現在可早著呢。

在看着每個人都帶着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的鳥部落一行人,他們也是非常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的,讓羽和商傳遞了自己的想法,沒想到鳥部落首領直接就接受馬上休息的想法,一時間上次都也有些卡殼了,本來還想着鳥部落首領會堅持立馬換了東西回去,然後自己還要好好的說服他的,這樣以來中間所有的步驟可都是直接就省去了。

。手機版網址: 在謝長懷這戮力一擊之下,曠野中傳來的詭異鼓音一時似也被隔絕在趙重幻的身外,令她發狂躁怒的動作驟然停住。

她費力地摒住自己愈發沉重灼熱的呼吸,艱難回眸——

風燈下,他俊美雅讓的面龐如同一道河上沁涼的風驀然吹入她蒙昧的腦中,依稀劈開她腦海里烈焰滾燙般的混沌痛楚,讓她能夠有了幾瞬的清醒喘息。

她猩紅如血的眸中明白顯露出蠱毒這一次的發作與之前幾次都大不相同。

她身體里那股烈焰焚心的痛苦感覺要比之前所有發作的時候都更甚。

彷彿真有一股煉獄里噴出的熔漿疾速地從她四肢百骸的骨血中肆虐而過,將身體的所有角落都燃燒起來,摧枯拉朽般,毫不留情。

可惜,她卻不忍告訴眼前之人,只能虛弱地搖搖頭,想擠出一個撫慰的笑容,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長懷—-」她努力掙出兩個字。

結識這麼久,她第一次呼喚他的名字。

可只能眼睜睜看著她痛苦,謝長懷心口忍不住狠狠抽疼了下。

但是他依舊一動不動,一雙有力的手穩穩地貼在她的後背,竭力向她輸送內力,試圖為她築造一個安全的屏障。

他目光冷靜而溫柔,安撫道:「別怕!有我,你會沒事的!」

她試圖張口欲言,可是不容她多平息一秒,骨血里如地獄烈火的燒灼之感再次襲來,渾身的劇烈疼痛令她顫抖不止。

血蠱似乎並不需要多長時間便已經能衝破謝長懷所施予的力量,再次掙脫桎梏,瘋狂地躁動起來。

謝長懷眼見她的神情轉瞬又恢復成之前猙獰可怕的模樣,甚至連她額頭上那朵青蓮印青也浮現出一種不尋常的異象——

一縷若有若無的幽螢青光,如同閃電般開始飛速閃耀遊走,在她的頭部肆無忌憚地撒起野來。

這情形令謝長懷深邃的眸色也不由晃動了下。

血蠱竟然開始移動了!

而趙重幻自己也感覺到了這股異動。

她神色痛楚地竭力試圖控制住自己,但是很快她的力量就如涓涓細流匯入大海,轉瞬就被吞沒,杳然無蹤。

她再也堅持不住,赤紅的雙眼目眥欲裂,要流出血來。

她死死瞪著虛無的空氣,全身激烈地掙扎著,想要掙脫外部力量的束縛,嘶啞的吼叫交雜著鼓音在寂靜的運河上迴響,如同殘酷的戰場上廝殺。

隨著那鼓音一聲沉過一聲,隆隆似地獄驚雷,謝長懷發現自己的力量也在被急速地吞噬。

鼓音越烈,血蠱的力量就越大,吸收他內力的節奏就越快。

一直如此對峙,他總有力竭的時刻,到時眼前的人兒該怎麼辦?血蠱在她身體里會演變成怎樣可怕的存在?

他墨眉緊蹙,腦中飛快地在思量對策——

而渭水也眼見船頭趙姑娘發狂的樣子越發可怖,不由心下著急,拔腿就要衝下舵樓幫忙。

可是就在這時,謝長懷忽然耳際一凜,他頓時目光寒戾地盯著水面上的動靜。

繼而,他驟地揚聲道:「渭水,去艙房內護著衛公子他們!」

他的話音剛落,船身馬上便不由晃動起來,而艙房中也隨之傳來蔣勝欲等人的尖銳叫喊——

渭水聞聲焦急地飛身而下。

他剛躍下船舷,便發現還有幾個穿著羊皮水鬼衣的不速之客已攀上舷邊,正手拿長劍,眼神狠厲地沖了過來。

「娘的,居然真有敢太歲頭上動土的!」

渭水都被氣笑了。

他原本還被那曠野上的詭譎鼓聲給引得寒毛倒立,脊背發涼,以為是什麼鬼怪作祟,如今碰見的卻是活生生的人,他心火一把登時就燒起來。

他拔起腰間的短刀,狠狠啐了一口,怒吼著就沖了上去。

一場刀光劍影、血雨腥風的殘酷廝殺在黑沉沉的運河上展開——

—–

穆涼聲如有所思地聽著謝長懷將河上的遭遇簡單地講訴了一番。

「這種陌生的鼓音比之前的《落珈曲》對她還要具有煽動性,所以憑藉我的力量也只能一時壓制,而不能像前日那樣直接讓她舒醒!」謝長懷沉沉道,口吻中隱隱透出凜冬肅殺之意。

穆涼聲垂眸又仔細思索了下。

「會不會有這種可能——」

他默了片刻,驟然又抬眸望著謝長懷道,「《落珈曲》只是喚醒血蠱的引曲,而這鼓音才是真正驅動血蠱的力量!」

謝長懷眸深幽邃,冷寒蝕骨。

後來,船上來的那批人顯然與鼓音背後的操控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那幾個人是沖著她來的!可是,他們居然能這麼快就尋到她的下落,還布置人等在運河上劫殺我們,這背後之人倒是頗有幾分本事!」他的薄唇頗為玩味地勾住。

看來,江湖上的大人物們都開始騷動起來了!

穆涼聲一時未語,只默默看著眼前的男子——

這世上終究出現了一個能擾動他風雲的女子!

是幸還是不幸?

穆涼聲無從知曉。 「既然是應激反應,也就算了,快給人賠禮道歉!」

孫海板起臉,憤怒的訓斥道,但看他他互相抓着的手,明顯是憋的慌。

得,小子們混蛋,老的更混蛋,整就一流氓窩。

「哦哦,趙平同學,實在是對不起啊。」

李陽和江雨霏對視一眼,默契的把趙平從地上扶了起來。

「啊!!!啊!」

「哎呀呀,看來是傷著了,沒事吧你,那疼啊?」

李陽一臉關切,一隻手扶著,一隻手貼在趙平後背,正用力掐著,江雨霏則是踩着趙平的左腳。

「哎呀怪我,踩人腳了!」

江雨霏故作驚訝,移開腳,將趙平推給那個帶隊老師。

「這就是青揚的學生素質嗎?」

「你們太欺負人了!」

「道歉!」

「太過分了!」

水高的人反應過來,一個個義憤填膺,衝上來把李陽幾人圍住了。

「對不起,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

李陽和江雨霏嘴上說着對不起,看神態倒是拽的沒邊,李陽甚至抓起一塊蛋糕,一邊吃一邊說。

「行了,既然道歉了,就這樣吧,都散了散了,圍起來做什麼。」

孫海見狀,笑着說道,身上初級神的氣勢展開,將圍起來的人壓迫的大氣都不敢喘。

「你們,你們,欺人太甚!」

「我們走,戰場上見!」

帶隊老師見討不到好,也沒心情再待下去了,帶着水高的人轉頭就走。

「別走啊,要不再喝點?」

「那個妹妹,加個威信唄!」

江雨霏還衝着水高的人大叫,氣的水高的人腳步更加快了。

「可惜了。」

砸吧砸吧嘴,江雨霏一臉可惜,本來還能跳舞的說。

「哦!」

在場的青揚中學學生頓時歡呼起來。

被人下挑戰書找上門來,本來大家就不爽,只是礙於面子才來參加這個聚會。

再加上那個王皓之前在聚會上就表現的很拽,得罪了不少人,這下鬧得這麼慘,這些少年人自然是歡喜非常。

一腔熱血,發生這種事非但不害怕,反而非常興奮,簡直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你們啊!衝動!」

孫海頓時笑了,卻連責罵都沒有。

他老早就看水高不爽了,居然還敢來搶青揚的教育資源。

該!

「剛才瓶子應該往上幾度的。」

孫海又說道,看錶情還有點可惜的樣子。

「啊?」

李陽和江雨霏頓時懵了,想不到校長比他們還混吝。

不過我喜歡!

「沒什麼,聚會也沒了,大家散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