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君王之爪的出現讓教皇狼狽不堪,而讓他最為窮迫的,卻是趙炎將光明主殿對他的有益點給摧毀。

奧瑪科臉上不停涌動的黑暗能量褪去,露出他那張yīn冷的臉,朝被趙炎摧毀的聖椅看了一眼,眼裡掠過一絲銀光。他抬起頭,對教皇道:「原來如此……你是在藉助外力為自己補充聖源啊!」

教皇懸浮在高空,頭頂幾乎觸碰到了殿頂。他高高在上,彷彿是俯視眾生的神靈。此刻的他情況頗為糟糕,但臉上卻沒有寫下哪怕一絲驚慌。

他的言語,甚至還充滿了傲慢:「那不是外力,那是神的力量,是神賜予我的力量!」

奧瑪科冷笑道:「神的力量?如果真是如此,那麼神的力量未免也太脆弱了。」

涌動的黑暗又爬滿臉龐,奧瑪科猶如是一頭變異的野獸,怒吼一聲。背後竟又生出一爪,兩隻魔爪從他背後長大,猶如是一對怪異的翅膀。。而這對翅膀帶著他飛上天空,迅的向教皇撲去。

只是瞬間,奧瑪科便出現在和教皇平行的高空。

教皇微微的閉上眼睛,默念道:「神說,在黑暗中戰死,將永世獲得光明。」

那對翅膀突然展開,兩隻彷彿指尖在滴血的魔爪從不同的方向向教皇抓去。

教皇道:「吾將耗費全力,耗盡生命,亦要讓黑暗落幕。」

兩隻巨爪在眼眶內越放越大,教皇冷靜的懸浮在空中。感受到巨爪在空中帶來風的呼嘯,他伸出手指,向前輕輕一點。

這一刻,彷彿他按下了讓世界停止的按鈕。突然之間,整個空間彷彿都為之一震。

「時間靜止……」

一股彷彿蘊涵著無儘力量的能量自教皇指尖那一點化為,它迅猛的以周圈擴散。每被掃過的一切,彷彿都被冰霜所凍結,保持著那一秒的姿勢紋絲不動。就像亘古至今,便一直是這個樣子。

整個光明主殿、整個俅迪光明大神殿、整個洛雅海岸、甚至整個艾雅大6、乃至整個世界,彷彿都為之靜止。。除了教皇以外,再無活物。

奧瑪科呆立在離教皇不足五米的前方,背後的兩張巨爪從兩翼散開,此刻正貼在教皇的耳邊。教皇漠視的看了奧瑪科一眼,徐徐的向下降落。他偏過頭,又看了一眼張開大嘴,坐靠在石柱前的趙炎。

整個空間的時間彷彿已靜止,而教皇像是脫離了這個空間,來到了另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

他又徐徐的升起,傲視眼前一切恰是死物的生物。

黑暗長老們,那種不同姿勢的黑暗生物們。他們有的上一刻還躍在半空中,向神聖的雕塑撲去,這一刻便將上一刻的形態永久延續。

教皇又伸出老邁的手指,嘆道:「你們……就埋葬在光明神的榮光下吧……」

滴答!滴答!

彷彿是一聲聲水滴聲。

但細細聽去,卻又像是震懾靈魂的腳步。

教皇抬起頭,渾濁的眼睛望向千米外的主殿大門口。

一襲黃袍的男人從千米外走來,在眾多寧靜生物中穿梭,他的移動顯得是那麼的獨特。他並未踩踏主殿的地面,而是虛空而行。。他的腳底每與虛空接觸,便會蕩漾起一陣漣漪。每一道漣漪都將化成顫抖的聲音,在教皇內心深處奏響。

千米外的路程,他似乎只走了幾步,便來到了教皇能用肉眼看清晰他容貌的距離。只是他臉上裹著一層遮住半邊臉的面紗,教皇未必能看清楚他的面貌。

但教皇還是認出他來,他嘴唇略微有些顫抖,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個黃袍人。

終究,他還是叫出了他的名字。

「黃德格羅斯……」

在遮容布的紋路凸現下,能看見黃德格羅斯正在微笑。「老朋友,神聖的教皇薩奧明,你還記得我。」

薩奧明震驚道:「你……你也達到了sk境界。」

黃德格羅斯依然向薩奧明走去,只是腳步放慢了一些。「在許多年前我就說過,我終究會有這麼一天的。」

頓了一下,他又道:「而你也清楚,這一天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薩奧明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落寞,他的言語里,甚至有些哀求的意思。「我們之間的事,能不在這個特殊的rì子里進行嗎?」

黃德格羅斯朝定格在半空中的奧瑪科看了一眼,道:「你是在說,這些強大的黑暗王者嗎?」

薩奧明點點頭。。

「不,很抱歉……」黃德格羅斯道:「你應該知道,在艾雅大6上,有一個被稱作黃宮的組織。」

薩奧明道:「我知道,那是你的傑作。但……它只是西艾雅大6的標誌。」

「不。」黃德格羅斯肯定的說道:「它是艾雅大6的標誌。」

「黃德格羅斯,你……」

「sk並不是大6最大強者,真正的強者,整個大6隻能出現一個。而登上sk高峰的人,有你,有我,還有行蹤不定的殺神。對於我來說,nt才是巔峰,這個巔峰,正是為我所造。」

薩奧明攤開雙手,嘆道:「人類的力量不可能達到nt……」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信仰。」黃德格羅斯yīnyīn一笑,道:「正如你一樣……」

薩奧明猛的一驚,他雖未說話,但神情已告訴了黃德格羅斯答案。

黃德格羅斯此刻已在薩奧明腳下,他並未升上半空和薩奧明保持平時,而是立定,道:「光明信徒產生的信仰之力只是那虛無縹緲的光明神的,對光明教廷教職人員沒有任何幫助。。薩奧明,你在教廷內部創造出一個偽神,而這個偽神便是你自己,你從而獲取一小部分的信仰之力。你這樣做,是不是也說明,你也並不相信光明神的存在呢?」

不顧薩奧明那愕然的眼神,黃德格羅斯笑道:「如果我是你,絕對不會這樣唯唯諾諾小打小鬧。」他環顧四周,嘆道:「真是悲哀,你連接受信仰之力的本源都不敢直接用自己的靈魂和**,卻依賴這籠罩光明神榮光的神殿。神殿一旦摧毀,你又憑什麼戴上強者的光環。」

「薩奧明,你是最為神聖的騙子。」

「不要說了!」薩奧明有些憤怒,道:「我對光明神的虔誠從未改變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教廷!」

黃德格羅斯小聲道:「虛偽、yīn險、慌亂、焦慮、易怒、惶恐……」他淡淡一笑,搖頭道:「薩奧明,你已經不具備教皇的素質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我還真是為你感到悲哀啊!」黃德格羅斯朝教皇指去,「你!薩奧明!始終都只是教皇,就算教廷的信徒再多,你也只是一個教皇,或許大教皇而已!你只會擁有更多的財富、權力這些世俗的水霧!」

「而我!黃德格羅斯,神皇!將踏上神的領域,受千萬人所信仰!我所獲得的,將是無窮無盡的力量!」

呼!

薩奧明長長吸了口氣,淡道:「你……你要自封為神?」

黃德格羅斯淺笑道:「任何的神明都有他的前世,但無論前世是什麼,他們的力量絕對是所在時代最為強大的存在!」

薩奧明冷靜了許多,他微閉雙眼,淡道:「你不要做夢了。。光靠力量是無法擁有神格的。」

「對!但你要明白,千萬人的信仰足以創造一個全新的神格。」

「我明白了,你之所以現在出現,為的就是毀滅光明教廷。」

黃德格羅斯看了一眼倒在石柱前的趙炎,又看了一眼身後的黑暗大長老,道:「我的這些炮灰朋友已經做的很不錯的,我如果還不出現,那不是會讓別人認為神皇是個膽小鬼嗎?」


薩奧明伸出手指,彷彿想念叨什麼,但黃德格羅斯馬上打斷了他,道:「釋放出時間靜止居然還能保留一絲聖力也足以證明這些年你並沒有退步。。不過就那點聖力,你認為能在我面前反抗嗎?」

薩奧明道:「黃德格羅斯,你不要得意!我步入sk境界比你要早得多,我對力量的認知……」

鏘!

黃德格羅斯長袖一揮,出現在薩奧明身邊的黑sè裂縫讓他閉緊嘴巴。裂縫中是無盡的黑暗,但這黑暗彷彿是狂涌的黑浪,一層層互相纏繞跌宕起伏的翻滾。

黃德格羅斯笑道:「這樣如何?」

對於sk境界的強者來說,教皇很清楚這樣的力量,也明白剛才從自己嘴中說出的話是多麼的無知……

黃德格羅斯並沒有給薩奧明回答的機會,他抬起手,掌心對準教皇。

一道暗紅sè的光芒從黃德格羅斯掌間穿過,直擊薩奧明的胸膛,將他shè了的洞穿。

薩奧明和黑暗強者們鏖戰數個小時沒有受到傷害的身體竟在瞬間被黃德格羅斯給擊潰。

他緩緩的垂下頭,看著胸腔內的大洞,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黃德格羅斯淡道:「死在我手上,對你來說也算是最為榮耀的結局了。」

薩奧明抬起頭,恢復了平靜的樣子。他狂猛的喘息幾聲,嘆道:「我……我終於可以去見神了。」

「恩……」黃德格羅斯嘆道:「我再送你一程。」

又一道暗紅sè光柱穿透了薩奧明的眉心,他全身一震,從半空中徐徐墜落。

下一刻,世界彷彿又從寧靜中恢復過來,所有篤定的生物在剎那間異常活躍。奧瑪科的黑暗君王之爪撲了個空,他低下頭去,已看見了仰面墜落的教皇。

他那胸前的大洞,眉心處綻放的血花,深深的印刻在奧瑪科的心裡。

他向出現在主殿內的黃德格羅斯瞥了一眼,也看見這個黃袍人正面帶詭異笑容的看著他。

奧瑪科的內心,突然湧起一股莫名尋常的恐懼。

梅米梅西回嗍時間靜止時的記憶,本快便明白生了什麼。他們雖然不知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sk強者是敵是友,但總之他們現在有著共同的敵人。

趙炎認準眼前的形勢,快步向教皇跑去。。

黃德格羅斯道:「你究竟和他有怎樣的仇恨,這麼急著殺他?」

趙炎篤定,斜看了黃德格羅斯一眼,也沒答話,蓄氣古烈斯的奧義,yù將教皇化為灰燼。

然而此刻,奧瑪科也顧不上那麼多,他撲上教皇,要拿走他最為在意的東西。

他們都沒如願以償,教皇在即將落地時腳尖在地面上一點,人又飛回了半空中。

「什麼!」

無論是誰,都愕然的望著這詭異的一幕。薩奧明的胸膛和眉心已經穿孔,任何人在這種狀態下都是決計不能再動彈一下的。但現在的薩奧明,卻似乎還保留了一點意識。

黃德格羅斯淡道:「這是……」

鮮血順著薩奧明的臉龐輪廓流下,有的則殘留在那深凹的皺紋里。他嘴唇顫抖,默默的念叨:「我對光明神的虔誠無人能及,以神之意、以大教皇修科文之力,以吾之名,毀滅吧!」

一柄短小的權杖綻放著純凈的白光從薩奧明的懷中飛出,薩奧明似乎憋著最後一口氣,在權杖上輕輕一吹。

權杖通體亮白,驟然炸開。

在臨死的瞬間,薩奧明將大教皇修科文的遺物審判之杖激活。

「審判之光!」

下一刻,白光自主殿轟然炸開,向周圈迅的蔓延。

整個俅迪光明大神殿,在瞬間被白sè海洋所淹沒。

黃德格羅斯站在原地,任由白光從他身邊掠過,劇烈的光線似乎並不影響他的視線。 萌寶快遞:拐個媽咪送爹地

黃德格羅斯突然詭異的一笑,低聲道:「薩奧明啊!居然選擇這樣死去,為什麼要自己摧毀靈魂,你在害怕什麼呢?」


其他人可就沒黃德格羅斯這樣瀟洒了,審判之光雖然只會對黑暗生物才會造成傷害,但劇烈的光線也甚是讓趙炎等人睜不開眼睛。趙炎索xìng轉過身去,背對著教皇,雙手緊緊的抱著石柱。而丘陵巨人也用巨大的雙臂抱住腦袋。

最為凄慘的,便是那些黑暗生物了。


這白sè海洋從他們身體上掠過,便像熔漿一樣隨到隨化。那些被白光照shè過的身體,頓時化成了虛無。

一個個極度恐懼的面孔,一聲聲凄涼尖銳的叫喊,在俅迪大神殿久久回蕩。

奧瑪科並不懼怕這審判之光,但黑暗大長老們便沒那麼好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