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居然這麼厲害,連山大王都不慫,而且打起來也不落下風!

幸好之前認輸的快啊,否則自己就完了。

砰!

一聲悶響,黑貓和巨狼分開,不過隨後兩個又衝上去,不斷的進攻,打得不可開交。

陳浩見了,眉頭微蹙。

這妖類戰鬥雖然難得,甚至可以磨練黑貓。

不過這三水觀是以後的家啊,剛答應了老道士會妥善保護,怎麼能讓這狼妖破壞了。

還是要速戰速決。

心念一動,陳浩也出手了,身影一掠,直接來到了戰鬥之中。

在黑貓避開之時,陳浩欺身靠近,揮手一拳打向巨狼。

巨狼驚怒!

好快的速度,失算了,這人類是個修士,尼瑪,人類修士怎麼能掩蓋自身的氣息?你修煉的是什麼功法啊?

異世幸福 眼看陳浩的拳頭就要打中自己的腦袋,巨狼發狠了,不退反進,扭頭張嘴,惡狠狠的咬了過去。

噼啪!

眼見手就要被巨狼咬中,突兀的,陳浩的手張開,一顆雷球浮現,散發暴虐的氣息,只是一抖,雷球飛落巨狼的口中。

巨狼:o⊙

砰!

雷球爆裂,電光肆掠。巨狼的嘴巴嗖的張大,狼舌粉碎,血肉模糊,幾顆狼妖斷裂,被電光泯滅。巨狼人立而起,雙爪抱頭哀嚎。

陳浩正要上前解決巨狼。

意外突生,黑暗的夜色中,天空突然轟鳴一聲,一股恐怖的氣息匯聚。

藍蝴蝶大驚失色:“大師哥哥,這巨狼放開了劫氣,它要在這裏渡劫!”

陳浩面色一變。

臥槽,在這裏渡劫,三水觀怕是要變成廢墟啊,這狼妖同歸於盡!

就在這時,窺視已久的公雞突然咯咯一叫,一道金色光圈,從口中噴吐而出,閃電般套在了巨狼的身上。 光圈纏身,哀嚎的巨狼突然妖氣收斂,無力的倒在地上,而天空中凝聚的恐怖氣息,在滾動了一圈後,也緩緩散去。

巨狼無語望夜空,被電光撕裂,合不攏的狼嘴中發出了幾聲不甘心的哽咽,然後身體停止了抽蓄,安靜了下來。

陳浩一見,鬆了一口氣。

馬勒戈壁的,還真是狼性兇殘,打不過就要同歸於盡,真夠狠的。

還是公雞給力,這光圈真是無解,也不知道是什麼神通,啥都能鎖住,一旦被困,立馬打回原形啊,這感覺和傳說中的捆仙繩差不多了。

喵嗚!

就在這時,黑貓突然衝到了巨狼屍體邊,張口一吸,一道狼型魂影就被它吸入口中,嘎吱嘎吱的咀嚼。

陳浩一行早就見怪不怪了。

但是白毛松鼠:(⊙.⊙)。

吞嚥了妖魂,黑貓的氣息有了些許的提升,貓眼喜的眯起。

咯咯!

這時候,公雞飛到了陳浩的身邊,叫了幾聲。

藍蝴蝶急忙翻譯道:“大師哥哥,小黃說,明天要吃狼肉,要報仇。”

陳浩哭笑不得。

這死雞,還真是睚眥必報,死懟到底啊,人家都掛了,魂魄也被黑貓吞了,現在你連它的肉都不放過。

不過公雞的要求,也讓陳浩心中一動,突然笑道:“好,明天就吃全狼宴。”

說完,陳浩看向白毛松鼠,笑道:“松鼠道友,山大王的威脅沒了,山中沒有別的危險了吧?”

白毛松鼠搖頭。

陳浩繼續道:“這麼晚了?你要不要留下來休息,明天再回去。”

白毛松鼠瞥了一眼黑貓,搖頭更急促了。

開玩樂,山大王算個屁,你們這裏纔是真正的兇窩窩啊!

“那好,道友隨意。”

陳浩說着,就走到巨狼身邊。

明天龍大師要來,原本陳浩還在想用什麼招待呢。

現在送上門一頭狼妖,這絕對是最好的食材啊,吃了對修行也有很多幫助。

只不過,陳浩做做普通菜也就罷了,這料理狼肉,完全是兩眼一抹黑。

想了想,陳浩拿出手機,登錄微信,進入大師羣。艾特了龍大師。

“龍哥,明天什麼時候能到。”

“陳道友,我明天一早出發,最快到巫山估計也要下午了,怎麼,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招待我?”龍大師很快回話,還發了一個壞笑的表情。

陳浩發消息:“不是我迫不及待,而是招待你的東西我弄不好,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龍大師回道:“什麼東西?”

陳浩道:“是這樣的,剛纔有一隻即將渡劫的狼妖跑來我這裏鬧騰,看不過眼,殺了,正好你不是要來嘛,我想問問,這狼肉,你會不會做?”

龍大師:“……”

周大師:“……”

張大師:“……”

沅心齋主:“……”

……

“陳道友,我能提一個建議嗎?”龍大師發言。

陳浩愕然,打字道:“什麼建議?”

龍大師道:“能不能不要到處跑了,給妖修界的同道一條活路吧。”

陳浩哭笑不得,發了一個汗的表情,然後解釋道:“這真不是我找茬,是狼妖即將渡劫,心生貪念,想要吃我家小黑小黃,所以只能殺了它,嗯,龍哥不忍心吃?那這樣,妖狼我把它埋了,你來的話,我給你做幾道素菜吧。”

“這不行,有肉吃,誰還吃素啊,咱們又不是和尚。”龍大師反駁的很快。

“對對,要吃肉,陳大佬,我能去嘛?我也想吃。”周大師開口。

“想吃加一。”陳大師附和。

“我家冷姐姐還在閉關,怕是去不了,龍大師,你能不能給我家冷姐姐帶幾斤回來?”沅心齋主發言。

陳浩對她無語了,這小娘們,就這麼怕見我?你這法器留給我是打算不要了嗎?

“如果諸位道友願意來,我全部歡迎,不過說好了,我負責提供食材,怎麼做,你們來。”陳浩發信。

“這個沒問題,我會做,感謝陳大佬的邀請,我現在就過來,料理的事就交給我了,妥妥的。”張大師發言。

陳浩好奇的問道:“張大師,你那邊的事處理完了?”

張大師道:“還沒有,事情是明朗了,是搶工程引發的,另外一個土老闆請了降頭師,施展邪法害人,目前有關部門介入了,估計跑不了。”

陳浩眉頭微蹙:“降頭師,怎麼這些傢伙跑來我們這邊的越來越多了?”

張大師道:“陳大佬還別說,這兩年降頭師還真來的不少,幾個月前,降頭師還潛入苗疆那邊,想要盜取什麼東西,和苗疆蠱門火拼了一次,似乎吃了虧,就沒消息了。”

陳浩問道:“降頭師那邊是不是出了什麼厲害人物,才讓他們這麼囂張?”

張大師道:“這個不清楚,對他們不瞭解,不過這事兒有關部門應該知道,估計會有什麼安排吧。”

陳浩道:“那行,這些由上面的大佬們去面對吧,咱們還是過自己的小日子,有需要的時候再說。”

有了安排,陳浩退出微信,然後讓藍蝴蝶施展法術,把巨狼冰封,等待幾位大師過來,到時候歡聚一堂,吃肉喝湯。

一夜無事,第二天陳浩正常修行。

黑貓和公雞也變得老實起來,沒有到處亂跑。一個躺在屋頂,曬着太陽看漫畫,一個抱着愛派看電視,學說話。

等快要中午的時候,陳浩準備去做飯。

還沒有走到廚房,突然陳浩腳步一頓,轉身看向大門方向。

他感知到了法力氣息的靠近。

我去,不是說要下午才能到嗎?怎麼來的這麼快?這難道就是狼的誘惑!

快步走到大門,打開門,陳浩就看到了一個身穿道袍,雖然滿頭白髮,卻面色紅潤,皺紋極少的道士。

“靈丹門三味,冒昧來訪,道友有禮了。”

老道稽首一禮,微笑開口。

陳浩恍然,原來是鄰居拜訪啊。連忙回禮道:“三水觀陳浩,見過三味道友。”

老道笑道:“道友年紀輕輕,就能執掌三水觀,看來我道門有幸了。這是我準備的薄禮,還望陳道友莫要推辭。”

BOSS攻妻:老婆求配合 老道說着,遞上了一個玉瓶。

看這禮物啥包裝也沒有,顯然並非有備而來,臨時準備。

陳浩也不拒絕,接過後笑道:“多謝三味道友,初來乍到,也沒什麼好招待的,道友裏面請坐,喝杯清茶。”

老道搖頭道:“不瞞陳道友,我來這裏,也不是專門來做客的。這一片山脈,潛伏着一頭狼妖,雖然收斂,卻也威懾地方,要求供奉,每次我都會過來看看,避免它傷人。沒想到這一次卻發現,山民供奉的血食,這狼妖並未取用,甚至狼妖都不曾現身,道友既然在此,不知可有什麼發現?” 狼妖?山大王!

陳浩乾笑道:“那什麼,狼妖在我這裏呢。”

嗯?

三味道長一愣。

陳浩道:“嗯,它已經被我打死了。”

咦!

三味道長瞪大眼睛。

陳浩繼續道:“是這樣的,這狼妖不是要渡劫了嗎,它估計是覺得渡不過,就想吃點啥補補,所以瞄上了山裏的松鼠道友,然後追到了我這裏,然後它想吃我的靈寵,然後,就把它打死了。”

三味道長:“……”

“它快渡劫了?”三味道長小聲問道。

陳浩點頭。

“然後被你打死了?”

陳浩繼續點頭。

“道友神通,令人敬佩。”三味道長稽首一禮,一臉驚歎。

陳浩連忙托起:“三味道友過獎了,其實也不是我,是我和我的靈寵一起,說起來,這狼妖也很兇殘啊。”

三味道長笑而不語。

要是不兇殘,我早就下手了,還輪得到你。

不過這新鄰居很厲害嘛,以後要多串串門了。

“對了,我邀請了幾位道友,估計下午到,準備一起吃狼肉,這修行了近百年的狼妖,也算大補,三味道長既然來了,不如留下一起?”陳浩問道。

三味道長眼睛一亮,想了想道:“無功不受祿,這樣吧,我回去一趟。”

“啊?道長這就……”陳浩正要挽留。就聽三味道長繼續道:“回去我弄些藥材,狼肉有腥,用藥材可去,而且藥膳狼肉,這纔是絕頂美味啊。”

陳浩:“……”

得,這位三味道長,也是一位老饕鬄啊!

“那就麻煩三味道友了。”陳浩笑道。

三味道長遲疑了一下,問道:“道友,我想把我徒兒帶來一起,不知道可好?”

陳浩道:“這有何妨,狼妖不小呢,足夠吃了。”

“多謝道友。”三味道長再次稽首一禮。

不怪他多禮,百年狼妖啊,這肉中精華,絕對是修行中人的大補之物,修爲弱小之人吃一頓,最少也能固本培元,相當於幾個月的苦修。

這般好東西,一般修行之人,都是藏着掖着,慢慢享用。

哪像陳浩這樣,來者不拒,這人情重了。

不過三味道長願意承受。

比起一個人情,傳承纔是根本。

下午,收到龍大師的電話,陳浩駕車前去接人。

來到古城的時候,在古城門口看到了龍大師。

嗯,好嘛,不僅僅是一個人,還有一個相貌端莊,氣度不凡的中年婦女和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

其中,中年婦女居然也是一位修行中人,而且修爲比龍大師還要強一些的樣子。

看到陳浩,龍大師就上前笑道:“陳道友,別來無恙。”

陳浩笑道:“我覺得,龍哥還是給我介紹一下吧,這位是嫂子嗎?”

龍大師道:“是的,我媳婦也是我師妹穆晚秋,還有我閨女龍悅,本來我要一個人來,不過陳大師說請吃妖狼肉,我就帶着一家人來了,準備打土豪。”

“哈哈哈哈,龍哥要是一個人來,我還會小看你呢,有好東西不告訴家人,自己一個人享受,那多不好。”陳浩笑道,隨後看向婦女道:“嫂子好。”

“早聽老龍多次說起陳道友,初次拜訪,有什麼冒昧的地方,請多多見諒。”中年婦女穆晚秋稽首一禮,含笑說道。

陳浩道:“這有什麼冒昧,我和老龍的關係,兩次出生入死,鐵哥們啊,好了,我先帶你們去三水觀,熟門熟路了,以後可以常來。”

等龍大師一家三口上了車,陳浩就駕車迴轉。

一邊開車,陳浩一邊對坐在副駕駛座的龍大師道:“龍哥,這次來,要是不忙的話,一定要多住幾日啊。”

龍大師笑道:“估計難,五天後,我有個隨隊的工作,需要提前做些準備。”

陳浩好奇道:“隨隊?”

龍大師點頭:“是一位熟人介紹的,一個考古隊發現了一個宋代古墓的線索,準備去調查,那地方在貴州,你也知道,那邊有鬼鄉之稱,怕有危險,我推脫不過,只能接手。”

陳浩道:“這事兒也能麻煩你?估計報酬不高吧?”

龍大師搖頭道:“倒是不計較這點報酬,主要是我們這些混跡世俗的修士,只能隨應潮流,結交四方,否則就算有本事,也無人知曉,如何生活。我那熟人和我也有好些年合作了,拜託的事情,不好拒絕。”

陳浩恍然。

這就是真修士和世俗大師的區別。

一入世俗,身不由己,想修行得道,那是千難萬難,哪有身無牽掛的修行之人這樣無拘無束,一心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