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天賜不愧跟龍天正一脈相承,這個老謀深算,真的是讓秦穆然想要罵人,卻是又不知道罵什麼好。

「我…我想哭!」

秦穆然臉色委屈地說道。

「別哭!哭,可不是你東皇的一貫作風啊!你當年的威名赫赫,可是讓我都關注了!」

龍天賜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心裡已經有數了,秦穆然果然如老道士所想,答應了!

「你們龍之守護還關注我?不就是為了選拔嗎?」秦穆然白了龍天賜一眼道。

「不是!炎黃特種部隊雖然已經是夏國最為頂尖的了,但是他們也僅僅是針對平凡人,而我們龍之守護要面對的各國的異能者,這一次你也見到了,若是這些異能者出動,憑炎黃的實力能夠攔的下來嗎?」

龍天賜看著秦穆然問道。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龍天賜這麼說不是看不起炎黃特種部隊的人,要知道,能夠見炎黃特種部隊的人都是一個就能撐起一個軍區的精英人才,可即便是這樣,也不可能是龍之守護的對手,開什麼玩笑,人家能夠輕而易舉的躲子彈,你能夠?

術業有專攻,大家對付的方向不一樣而已。

「不能!」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我聽天正說,你身上有一塊紫金龍紋令?」龍天賜看著秦穆然問道。

「嗯!」

秦穆然點了點頭。

「今天我再送你一塊!」

說著,龍天賜便是如同變戲法一般地手中出現了另外一枚紫金龍紋令。

「你怎麼會有!」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另外一塊不是在龍女的手上嗎?

「呵呵!龍女是天正的乾女兒,我這個大伯問她要,她會不給我嗎?」

龍天賜微微一笑。

「當初建國的時候便是規定好了,龍之守護不干預朝政,我們不能幫你直接成為炎黃特種部隊的隊長,但是幫你拿到一塊龍紋令還是可以的,至於能不能從李家那小子的手中奪取到最後一塊,名正言順的接手炎黃特種部隊,報仇雪恨,就要看你了!」

龍天賜認真地說道。

「李浩然,必死!」

秦穆然目光堅定地說道。

「呵呵!你也不用給自己那麼大壓力,他現在不過才剛剛觸碰到宗師之境的門檻,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你真正的壓力,在他背後的李家!」

龍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我知道,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他們那麼容易的坑害了,李家,他們的罪證已經足夠萬劫不復了!」

秦穆然一雙眼睛綻放光芒,半年了,秦穆然回到夏國已經半年了,是時候,該去一下京城見一見那些故人了!

「嗯!明天我們就離開了,至於這把傳承之劍能不能保住,就靠你自己的,不過,看在老道士的面子上,我暫時可以替你存著!」

龍天賜想了想道。

「謝謝老老龍,你的意思,我知道了!」

秦穆然點了點頭,感謝地說道。

「你不用謝我,今天我剛收到消息,你殺死鍾飛和天虛魔子的事情不知道誰傳出去了,還有布國的那群人更是不遺餘力地將亞瑟王的傳承之劍在你手上的事情告訴了圓桌騎士的其他人,而你,也因為斬殺了這幾個人,要登上天驕榜了!」

龍天賜看著秦穆然這樣子,臉上憋著笑說道。

「天驕榜?卧槽?我這麼低調,怎麼會有人知道是我殺的!是你們說的?」秦穆然瞪大了眼睛,盯著身後的歐陽嘯和上官飛燕問道。

「不是我們,我們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歐陽嘯搖了搖頭,至於上官飛燕則是直接理都不遠理他。

「那一定是那群臭小子!媽的!一定回去之後,使勁地吹牛逼了!說我是他們的大哥,殺了誰誰誰!丫的,這一次可害慘我了,還真的是個神助攻,天驕榜,那玩意兒有什麼意思!」

秦穆然一想到有這個可能,腸子都特么悔青了,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怎麼臨走前就忘記了提醒他們別亂說呢,現在好了,天驕榜更新了榜單,以後豈不是哥也火了?

哥這麼低調的人,豈不是要被煩死了?

「那個,老老龍,能不能動用龍之守護的力量,把我從天驕榜上給下了?」秦穆然嬉笑著看著龍天賜問道。

「不能,龍之守護雖然代表著朝廷,但是古武界跟朝廷是一樣的,他們也有著自己的管理制度,天驕榜就歸他們管理,哪怕是我們也沒有辦法改變他們的意志,所以你在天驕榜上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了!」

沙舞九天 龍天賜幸災樂禍地看著他說道。

「卧槽?我不想做網紅啊!」

秦穆然很是無奈地說道。

他曾經聽董宇豪說過,天驕榜上的人可都是想要踩著上一名來晉陞的,自己幹掉了那個什麼腎虛魔子,按照他之前的那個排名,好像還挺靠前的,這樣豈不是有一群人會找自己來挑戰,那以後還怎麼夜總會坐台,躺著賺錢?

光是大家就足夠他煩死了,而且打架就打架吧,實力厲害點就算了,當鍛煉身體了,那些一拳就打飛打敗的,還有什麼意思啊!

「天驕榜上像你這麼年輕就登上的,不多,小夥子,加油吧,前途無量!」

龍天賜拍了拍秦穆然的肩膀,轉身拿起傳承之劍,便是離開,向著裡面走了過去,其實一路上,哪怕是龍天賜都忍不住想要笑。

果然,一物降一物,老道士的計策真的是太厲害了!這坑徒弟坑的,猝不及防啊!

「天啊!殺了我吧!」

秦穆然在內心瘋狂的咆哮,這一刻,他真的是後悔死了,怎麼自己就來到玉龍雪山,怎麼自己就要跟著曲天馳來雲省呢!

要是直接回中海的話,說不定現在他已經摟著陸傾城在為愛鼓掌了!

「明天!我一定要回中海了!這個地方妨礙我啊!」

秦穆然喃喃自語,整個人都鬱悶到了極致。

可是,他鬱悶了,在其他人的眼裡,尤其是上官飛燕的眼裡別提多麼的開心了。

活該,誰讓他這麼的討厭,總算是糟了一回報應了! 今晚,是慶功宴,眾多龍之守護的人坐在一起,喝著酒,聊著天,不過因為一些事,秦穆然完全沒有心情了,喝了幾杯后,便是回到了房間里。

回到房間,秦穆然仔細地端詳了下破曉刀的刀鞘,這一次,能夠蘊藏《元龍訣》下部分的定然不是凡品,而且還必須要《元龍訣》的古武心法催動才會顯示出來,這簡直是神乎其神啊!

「先打個電話給天馳,問問他什麼打算。」

想到這裡,秦穆然拿起了手機,撥打了出去。

重生之王爺請娶我 電話很快便是被接通了。

「喂,老大,你事情搞定了?」

曲天馳之前也不是沒有給秦穆然打過電話,不過身在玉龍雪山裡面,信號都被屏蔽了,所以他也沒有接收到,現在秦穆然出來了,給他打電話,自然是猜到了。

「嗯!老曲,孤兒院的事情怎麼樣了?」

秦穆然擔心徐富康在他面前的時候答應,然後背地裡玩另外一套,於是問道。

「老大,你放心吧!孤兒院在這幾天都已經搬走了,在另外一處開了個,設施什麼的都很齊全,那老小子沒想到還真的是說到做到了!」

曲天馳不得不佩服秦穆然,在西方地下世界,他就是能力通天的冥王,回到了夏國,卻依舊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做到了就好!不過天馳,我明天打算回中海了,你什麼打算?」秦穆然問道。

「老大你明天就要回中海了?這麼早?」

蘆笙舞的傳承 曲天馳也沒有想到秦穆然要回中海,有些驚訝地問道。

「嗯!這邊的事情都已經結束了,這麼久了,我擔心傾城有什麼問題。」秦穆然隨便找了個理由道。

「呵呵!老大,什麼叫嫂子有問題,是你想嫂子想要和她為愛鼓掌了吧!你不用找這些理由,咱們都是男人,我懂!而且你是不知道,這個男人啊,一在外面做了壞事,回到家以後對老婆那叫一個體貼入微,這叫心裡的自救彌補知道不!

不就是那晚找了個妞啪了下嘛,有什麼大不了的,咱們冥王還能慫了?還能怕老婆了?」

曲天馳頓時有聲有色地說道。

「你要是再說,信不信我走之前,先來好好看看你!」

秦穆然面露微笑,言語中儘是威脅地說道。

美味滿堂:我在古代賣海鮮 「不用!不用!老大你可是個大忙人,沒必要這麼舟車勞頓的!而且你忙了這麼幾天也累了!我就不打擾你了!等我在春城再待上幾天,就去中海找你!」

說完,不等秦穆然說話,他便是掛了電話。

「這傢伙!」

秦穆然看著已經被掛掉的電話,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將手機放到一旁,秦穆然便是雙腿盤起,壓在屁股下面,閉上眼睛,體內開始運轉完整版的《元龍訣》。

「玄者,自然之始祖,而萬殊之大宗也。眇眛乎其深也,故稱微焉。綿邈乎其遠也,故稱妙焉。

其高則冠蓋乎九霄,其曠則籠罩乎八隅。光乎日月,迅乎電馳。或倏爍而景逝,或飄滭而星流,或滉漾於淵澄,或雰霏而雲浮。因兆類而為有,託潛寂而為無……」

一段晦澀難懂的經文在秦穆然的腦海里響起,不過要說起來,這經文也是神奇,竟然自主順著秦穆然的經脈開始運行起來,秦穆然在不知不覺之中,竟然入定了!

丹田之中的勁氣運行一個周天,在《元龍訣》心法的指引下,秦穆然就這麼坐下來修鍊。

一夜,很快便是過去,當秦穆然睜開眼睛的時候,太陽已經從東方升起。

「呼!」

長舒一口氣,體內的濁氣被吐納而出,秦穆然也是起身,活動了下筋骨。

一整晚的修鍊,讓秦穆然精神抖擻,而對於之前修鍊過程之中的一些問題,也得到了及時的補救,可以說,秦穆然此時的基礎是十分雄厚的!

「差不多了,該走了!」

秦穆然將破曉刀拆下來,連帶著刀鞘一起放在了冥王殿的那個鐵箱子裡面,隨後洗漱好了后,便是打了個車,訂了最快的機票,向著機場而去。

坐上飛機,秦穆然便是閉上了眼睛,等待著飛機降臨中海的那一刻。

與此同時,經過一夜的發酵,秦穆然這個名字徹底的在古武界火了!

就在早上,天驕榜的榜單進行了更新,而秦穆然這個名字卻是有如異軍突起一般,直接從明不見經傳,赫然來到了天驕榜第十的位置,將原本排在第十的飛天狼廖飛天給擠出了前十。

不過相比於廖飛天這個釘子戶一般的第十名被擠出前十,人們更多在乎的是秦穆然到底是誰!

為什麼一下子就能夠佔據前十的寶座。

絕情前夫復仇妻 而天驕榜的官方回答也很是模稜兩口,理由就是秦穆然秒殺了惡名昭著的天虛魔子!

要知道,天虛魔子雖然排名不是太靠前,但是他那一手的毒物實在是讓人太煩了,哪怕是作為第十的飛天狼廖飛天也不是沒有追殺過天虛魔子,可每次都是被那些防不勝防的毒物弄的頭痛不已。

可是秦穆然呢?秒殺了天虛魔子,戰力高下立斷!

不過,這些都是其次,最為關鍵的是,秦穆然才暗勁初期,而且最為恐怖的是,他修鍊古武不足半年!

修鍊半年,天驕榜是不是傻,這都信?不過暗勁初期,排在第十?尼瑪逗我呢?誰不知道天驕榜前二十最少都在暗勁中期啊!

因此,大部分的人都覺得秦穆然絕對是踩了狗的排泄物,走了狗排泄物運。

「不行!我要去挑戰他!竟然被一個暗勁初期給擠下去了!真的是太丟人了!」飛天狼廖飛天在知道自己被擠下天驕榜前十后,頓時就不樂意了,當即氣呼呼地想要去挑戰,找回場子。

「我說飛天狼,你去什麼,人家都已經走了,不過我聽說他在中海,你倒是可以去找找他!」飛天狼的身邊一個人說道。

「你撒比還是我撒比?中海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廖飛天給了那人一個大大的白眼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沒聽說這一次這個秦穆然和董宇豪這幾個傢伙走的挺近的,你說,要是董宇豪他們去中海,難道不找秦穆然?知道董宇豪在哪裡,不就等於知道了秦穆然?」

不得不說,那人的腦子還是很靈光的,當即便是想到了辦法。

「好主意!就讓這個秦穆然嘚瑟一段時間,等在中海找到了他,我要他好看!」廖飛天也覺得此話在理,當即點了點頭。

不過,對於廖飛天的密謀,秦穆然不得而知,此時的他已經抵達了中海機場。 輕狂被國師帶到一處京郊的宅院禁錮後,國師在從下屬處得到關於燕王妃詳細死情後,交代好下屬看好輕狂便陰寒着臉離開。

如此大好良機,輕狂怎會錯過任何一個逃走的機會。

“來人。”被關在屋子裏的輕狂朝門外怒聲大吼。

門外的葉落,隨風兩人聽到屋內宛如潑婦般的嗓門,對視一眼,皆是從彼此的眼中迸射出濃濃的不耐之色,尤其還是這女人還膽敢那般無禮對待他們主上,這就更加讓兩人倍感不滿。

不爽歸不爽,但終究還是不敢忤逆了主上臨走之前的交代而怠慢於屋內之人,只得臭着臉,寒聲不耐詢問。

“請問年姑娘有何吩咐?”

“回答得這麼不情不願的,怎麼,老孃使喚不動你們?”房門吱嘎一聲從裏面被打開,輕狂那張滿是質問怒容的臉,驚得兩人臉上掛着的不耐之色頓時剎那間被凍住,想起主上臨行前那陰滲滲的目光與交代,嚇得兩人心臟頓時一顫。

正當兩人短暫怔楞之時,輕狂猛的出手,兩人反應極快,剛險險的避開輕狂那足以打死一頭牛的拳頭,下一瞬,兩人只覺頸脖處好似被蚊子叮了一下。

看着眼前那滿臉狡詐得逞的笑臉,頓感不妙,兩人默契十足,葉落負責繼續同輕狂交戰,而隨風開口便要呼叫院外的救兵,“快,快來……”

‘人’字還未說完,隨風長大的嘴,便好似被死了魔法盯住了一般,已然不受任何控制的僵住。

葉落也咚一聲,摔倒在地。

輕狂瀟灑的拍拍雙手,衝兩人做了一個勝利的挑釁鬼臉,雙腳輕點,便已經飛出了院落。

倒在地上本該被麻痹至少半個小時的兩人,在輕狂前腳剛離開幾分鐘,便分別各自利索的起身。

“果然不出主上所料,這女人還真是狡詐如狐。”葉落呲牙咧嘴的摸了摸麻痹之感還未全部消退的頸脖處,低聲的點評着。

隨風目光望向輕狂早已消失的屋頂,慵懶而輕蔑,鄙夷不解道,“那又如何?就她那點小心思,在咱們主上面前,還是不夠看的……真是不知道,主上爲何獨獨對這樣一個粗俗至極的乾癟黃毛丫頭如此大費周章?”

聞言。

葉落那清雋的冷酷面容上,也染上了濃濃的不解。

跟隨主上身邊快二十年。

主上的身邊,不僅女人沒有一個,就連他們一干下屬早先暗中偷偷猜測主上不愛女人,而是有着獨特愛好,有着斷袖之癖的揣測,誰知道過來這麼些年,男人,女人,硬是一個都從未在主上身邊出現過,那清心寡慾的到讓衆人不僅暗暗議論嘀咕,是否真的假戲真做,脫離凡塵俗世,出家去了。

“行了,主上的心思,你我還是別猜了,趕緊辦正事要緊,要是跟丟了主上的女人,小心主上回來揭了你我的皮。”葉落揉了揉頸脖處,看向隨風提醒着。

隨風聞言臉上慵懶的神情頓時一斂,同葉落對視一眼後,便雙雙飛身出了院子,尋着輕狂身上遺留下的特殊百里香香味尋去……

半個時辰後。

輕狂搖身一變,變裝成丐幫中的一員。

一頭亂七八糟的頭髮,膚色暗沉粗糙,五官平凡得過目即忘,渾身上下,找不出一絲任何出彩的地方,同之前的面貌,更是麼有任何的相似。

官道上。

輕狂搖搖晃晃,一副虛弱至極的模樣,朝着京城相反的方向走去。

忽然。

迎面走來的馬匹之上,那一抹紅豔的熟悉身影,驚得輕狂瞳孔一縮,隨之做出一副惶恐的害怕模樣趕緊低頭避開與之對視。

雖然輕狂掩飾的極好,可是,卻還是被馬匹之上的燕傾城撲捉到了方纔眼中的異樣之色。

“你,給本郡主滾過來。”燕傾城坐在馬匹之上,手握馬鞭,凶神惡煞的指向輕狂所在的方向。

此時此刻。

就算輕狂想要裝傻,可無奈這管道之上,除了她和對面馬匹之上的燕傾城那一方的人,就在也沒有別的路人了,京城裏發生瞭如此大的事情,大軍到處搜查,雖說皇帝下令了可進不可出的命令,但誓問一般平頭老百姓,誰人又膽敢在這個節骨眼上,前去京城呢!

燕傾城見輕狂半響沒有動靜,心中懷疑更甚。

“敬酒不吃吃罰酒,去,把那小乞丐給本郡主帶過來。”燕傾城陰寒着臉,目光一瞬不瞬的緊盯着前方的輕狂,衝身旁的護衛命令道。

輕狂心一沉。

做遲鈍恐懼狀,慢悠悠的擡起頭,當看到燕傾城的那駭人的陰寒審視目光後,連連後退,一副想逃,又不敢逃的驚恐模樣,“你,你想要幹什麼?”

護衛一把捏住輕狂的小胳膊,拽拉着,便把輕狂脫向燕傾城的前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