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翔見狀,舒了一口氣, 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告辭!”

拜託了這幾件事之後,再沒有了後顧之憂。他毅然決然的邁進虛空通道,進入神域八重天,七曜金霄,一片祥和,沒有紛爭的淨土…….. 這一次離開非常匆忙,就如同當初從下界來到太明赤霄一樣,匆匆來,又匆匆去,就連有着知遇之恩的姜道臨,他也沒有來得及說一聲道別的話。

心情有些低落,但值得慶幸的是,終於可以過上高枕無憂的日子,或許這樣的日子並不長遠,但哪怕只是三五月,他也非常滿足。

從虛空通道中走出之後,映入他眼簾的還是一座天門,那是到達七曜金霄的必經之路,而這裏也是檢測修道者是否心有貪念與邪惡思想。


這裏並非像新界天門那樣單調,這個地方除了宏偉巨大的天門之外,還有許多雕樑畫棟的建築物,美輪美奐十分瑰麗,讓人有種置身於仙境中的感覺。

龍翔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這裏的天地靈氣比起第九重天,又要濃郁精純不少,或許在往上的幾重天,稱之爲仙氣都不爲過。

天門前,聚集了很多修道者,他們都是爲了進入七曜金霄而來這裏接受檢測的人,可以看見,有不少守衛手持不知名的法寶在衆人的身上仔細勘測。

那神祕法器不時發出異響,同時也有許多修道者被打下九重天。

見到這一幕,龍翔總算知道那法寶到底有何用途,就是拿來檢測修道者己身有無貪念、邪惡慾望。

等到人羣稀疏了一些之後,他提了提氣,緩步走了過去。

“朋友,請耐心等候一下!”

也許是法器不夠使用,所以當即就有守衛走到龍翔面前說了一句。

這些守衛語氣平和,態度友善,從這就可以看出,這七曜今宵的祥和並非虛言。

武裝風暴 ,守衛們也不會客氣,或許是因爲他們在這樣一個沒有紛亂的地方生活太久,比較不喜歡這類人的緣故。

實際上,龍翔也並沒有等太久,約莫幾分鐘之後就有守衛手捧着法器走到了他的面前,報以微笑之後,便對他全身勘察起來。

見狀,他平復了一下心情,內心一片空靈,無慾無求,彷彿早已超凡脫俗,身不處六道輪迴之中,像是要融入這天、這地,猶如一粒塵埃,又如同一縷空氣,又似微風,別說邪念,就連一點雜念都沒有。

整個過程下來,他都處於一種神遊太虛的狀態,等到勘察結束之後,他才恢復清明。

“守衛大哥,我通過測試了嗎?”

他迫不及待的問道。

“恭喜你啊,你的人品已經通過了法器的認同,現在你可以進入七曜金霄了!”

守衛笑着說道,說完之後,他便是繼續朝着下一人走去。

“沒想到還挺順利的!”

龍翔淡淡笑着,闊步踏進天門之中,頓時就被一條虛空大裂縫給扯了進去。

穿梭了約莫有十多分鐘的時間,一個全新的世界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在他的四周,奇形怪狀的建築物比比皆是,繁華熱鬧的大街上響着各種吆喝、叫賣聲,這樣的場景不像是一個修道聖地,到有點兒像一座繁華的鬧市。

這裏的人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幸福、滿足的笑容,每個人都衣着華貴,混跡在人羣中根本就沒有高人一等的感覺。

“好一片淨土,若是有可能,我還真想在這樣一個地方紮根!”

望着那川流不息的人羣,龍翔煞是豔羨,但他知道,這個地方很快就會變天了,那羽化皇族已經將第七重天吞併,七曜金霄肯定也躲不過這場浩劫,只是不知道離這一天還有多遠。

感嘆的同時,他又不得不佩服羽化皇族的強大,要知道每一重天都有一位星君坐鎮,那可是聖君境的超級強者啊,唯獨只有大聖以及帝君境的強者才能夠壓制一頭,這羽化皇族竟然依靠一位重生的老祖就敢如此行事,這到底是膽大包天,還是盲目的自信?

難道天帝就任憑這樣一支實力雄厚的勢力發展嗎?他就不怕早晚有一天,九霄的掌控權落入他人之手?

還有老龍,這個野心勃勃的龍族強者,也一心想要主宰萬界,掌控天道,天帝就坐視不理?

龍翔實在想不明白,難道說高高在上的天帝也畏懼這兩股勢力不成?

“如今只是聽聞羽化皇族有所動作,老龍卻還是沒有一點兒消息,難道他想等到最後坐收漁翁之利嗎?還是說他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力壓羽化皇族?”

他絕對不敢懷疑老龍的實力,畢竟這傢伙曾是他座下第一戰將,全盛時期帝君境巔峯,恐怕羽化皇族的那位老祖也不是其對手,只不過老龍被鎮壓了無數年,雖然逃出來之後來到神域休養了數年,不知道是否已經恢復到了巔峯時期。

“不知道靈兒她怎麼樣了!”

想到這個女子,龍翔感嘆頗多,神凰仙人曾是他前世伴侶,自己轉世後,她也跟着轉世,雖然在今生又相遇了,但卻沒在一起度過多少日子就被老龍抓走,不明生死。

“或許從我一踏進神域起,老龍就已經在暗中密切關注我的動向了吧!”

“不管如何,如今最重要的還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爭取早點兒找到餘下的十兇後人。”

打定主意,他便是融進了人流中。

七曜金霄沒有沒有任何勢力區分,就連修仙門派也都是同爲一脈,在這裏根本不用擔心沒有落腳之地,只要你願意,每個角落每戶人家都會熱情款待。


當然,他不會選擇再選擇任何一個地方落腳,將開啓全新的流動模式,不然怎麼可能找到關於十兇後裔的下落呢?

累了困了,就隨便找間客棧住下,這樣的生活自由自在,豈不快哉?

但他並沒有馬上動身,而是先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將身上的兩百枚合氣丹煉化,將修爲提升到天武境七重之後才踏上了尋覓之旅。

………….

轉眼間,就已經在七曜金霄度過了快一個月的日子,這段時間以來,龍翔就像個無頭蒼蠅似的,四處奔波尋覓,但始終卻沒有得到關於十兇後裔的半點消息。

他不覺得是弒天在撒謊,如今沒有收穫,只能說十兇後裔並不是靠這種方法就能夠找到的,或許也需要一定的機緣才行。

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已經隱約感覺到八重天上空升起起了一股肅穆的味道,那是戰爭開始的前兆,或許羽化皇族已經開始染指這片淨土。

此間,可以看見不少七曜金霄的守衛浩浩蕩蕩朝着某個方向開去,每個人的臉上都掛着堅毅的神色,儘管其中夾雜着些許不情願。

這也正常,過了太久的平和日子,這突然就要開啓戰端,我想,沒有幾個人願意面對這樣打打殺殺的日子。

兩個月過去,硝煙的味道已經瀰漫了整片淨土,此刻,七曜金霄再不是兩個月之前那祥和的景象,現在隨處可見打殺的場面,羽化皇族還沒有出現,到先是調遣了不少嗜血之輩來破壞這處仙境。

對於這類人,生活在七曜金霄的修道者皆是痛恨不已,雖不願造成殺戮,但此時動起手來也絕不含糊。

“殺!”

“道友們,殺光這些侵略者,殺啊!”

“殺…殺…殺!!!”

喊殺聲震天,廣袤無邊的八重天,戰火紛飛,血流成河,短短的半個月過去之後,屍骨已是堆積如山,景象慘烈,七曜金霄已經完全沒有了最初的美好,此時更像是一片人間煉獄。

戰火起,身爲七曜金霄的主宰者,七曜星君自然不會無動於衷,雖不曾親自出馬,但也調遣了座下不少的超級強者,最次也都是聖武境,最強者,已經達到了聖皇之列。

此等強者一出,入侵者很快就遭到了打壓,死傷慘重,但也正是如此,才逼迫羽化皇族逐漸現身。

龍翔四處遊離,得知羽化皇族已經現身之後,甚是興奮。

他本就是爲戰而生的人,過了幾個月的安寧日子,他體內的戰血早已沸騰不安,他渴望殺戮,他渴求一場殊死搏鬥。

想什麼就來什麼,沒過多久,他便是在一出荒無人煙的地方發現了羽化皇族的身影。

那些人雍容華貴,女的身披鳳冠霞衣,男的無不是頭戴紫金冠,身披黃金戰袍,身上各處都盡顯帝王風範。

“這就是羽化皇族嗎?”

望着他們那一身瑰麗的打扮,龍翔喃喃自語道。

這一羣人約莫有十多個,皆是年輕男女,不像是羽化皇族的老一輩強者,想來修爲並不會恐怖得離譜。


“宰不了你們的老傢伙,殺了這些小傢伙,想必也能讓羽化皇族吐一升老血吧!”

龍翔這樣想着,欲先將這些所謂的天之驕子扼殺在搖籃中。

爲了保險起見,他並沒有急着現身,而是先選擇在暗中洞悉了這些人的真實修爲再做打算。

由於這些傢伙刻意將神元波動隱匿了起來,所以他不得不開啓真龍之眼。

“我以爲羽化皇族有多厲害,原來也並非高人一等,後代也不過如此嘛!”

當他探得那一羣人的真實修爲之後,不屑的冷笑了幾聲。

十多人當中大多數也都是天武境七八重的樣子,達到聖武境的強者只有兩個,而且也才聖武境兩重,這估計算是天賦最好的了。

這樣的貨色看起來不錯,其實他們生來起點就比較高,如果換做生在第九重天,估計修爲也就那樣兒。所以,實際上這羣人跟流雲學院的那些天才比起來,也並沒有多大的差別。

當下,他也是沒有打算再蟄伏下去,身形一閃,就急速掠了出去,猶如一道流光從衆人的眼前劃過………… 羽化皇族的年輕天才們談笑風生,根本沒有意識到致命的危險正悄然降臨。

“七曜金霄的景色果然美麗,這可不是咱們那六重天可以媲美的!”

說話者,是一位年輕男子,長相雖然英俊,卻透露着濃重的煞氣,讓人見了膽寒。


“金焱,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謙虛了?不過你說得倒是不錯,咱們太皇皓天除了仙氣濃郁之外,還真沒有什麼地方能夠比得了七曜金霄。”

另一位體型偏瘦的男子接話道。

他手搖一把摺扇,開合間,竟有凌厲的罡風迸射而出,邁步間,盡顯王者霸氣。

這精瘦男子正是兩位聖武境強者之一,名爲金剛烈,在羽化皇族當中有着顯赫的地位,這羣人當中,當屬他的身份最爲高貴,其餘人將他簇擁在中間,猶如衆星捧月。

然而,就在他們談笑間,突然一道流光從眼前劃過,待他們定睛看時,不知何時,前方已經佇立着一個人影在那兒。

我真是編劇 好快的速度!”

羽化皇族的天驕們皆是驚詫不已,就連兩位聖武境的年輕強者也都露出了驚容。

金剛烈暗自咂舌,他雖爲聖武境二重,但自認爲是難以達到這樣的速度。

“來者何人?”

那位名爲金焱的男子上前一步,大聲質問道。

龍翔冷笑着,轉過身來,一張年輕而又英俊的面孔頓時展現在衆人的眼前。

衆人見來人竟是如此年輕,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要你們命的人!”

龍翔冷聲說道,面無表情,寒若冰霜,頓時就讓空氣凝固了下來,衆人就如同掉進了冰窖似的,寒意刺骨。

不過羽化皇族的年輕強者也不是泛泛之輩,神元運轉間便是將那寒氣迅速逼迫出去。

“好大的口氣,你可知自己在跟誰說話嗎?”

金剛烈盛氣凌人,聖武境的氣勢釋放出來,頓時鎮壓全場。

他以爲僅憑自己的氣息就可以讓面前這個無名小子嚇破膽,然後匍匐在地上哀聲求饒,可惜,很快他就意識到自己的想法究竟有多麼無知。

龍翔站在原地,不動不搖,猶如一座擎天巨峯矗立在那兒,任憑金剛烈那恐怖的氣勢施加在自己身上,根本沒有一點兒感覺。

“不過如此!”

他冷哼一聲,旋即身軀猛震,頓時就將狂霸的氣勢反推了回去,撞在金剛烈一羣人身上,當即就將他們盡數重創。

如今,他已達到了天武境七重,就算不動用任何手段,也足以與天武境巔峯的強者媲美,氣勢就更不用說了,龍氣撐開,碾壓一切,就算是聖武境巔峯的強者也不敢跟他拼氣勢,否則就是自取其辱。

很顯然,金剛烈沒有料想到他有龍氣加身,所以才一照面就吃了這麼一個大虧。

“媽的,這傢伙境界不高,氣勢倒不弱!”

金剛烈從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惡狠狠的啐罵了一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