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一道白光閃過,狐狸姐姐從黑蓮花閃現出來,一口就咬住了想要跑的虛幻影子,空中一陣扭曲,傳來了陣陣嗚嗚聲。

“他們竟然去了古河村!”

太婆停止作法之後說道:“這樣更好。”

狐狸姐姐在空中吞噬那個黑色的虛幻影子,隨後回到了黑蓮花裏。

我趕緊走到竹子牀上,看着一身疲憊虛弱的楚菡,她衝我搖搖頭,已經恢復到了正常色。

我有些迷惑的看着婆婆,不迷惑不行,她怎麼知道我有黑蓮花!

我剛要詢問,婆婆卻率先在走了出去“走吧,也該做個了結了!”

沒辦法,只好扶着楚菡跟在後面。

而在另外一邊全面封禁的古河村,一片黑壓壓的雲朵壓蓋着天空,昏暗而又陰冷。

正在行走間的黑衣老人突然張口吐了一口鮮血,樣子無比的痛苦。

“有人破解了楚菡身上的催死符!”

白衣老人立馬反應過來,伸手扶着了黑衣老人“你怎麼樣?”

“不要緊!”

黑衣老人面露痛苦之色“能破解這個催死符的人道行一定很深。”

此時,天空越來越黑,前面幾位資深玄門高手,謹慎的朝古河村移動,絲毫沒有注意身後越來越遠的黑白兩位老人。

“這裏還是和40年前一樣詭異!”

白衣老人索性站住身形,嗅着腥臭的空氣說道:“確實是鬼道修行的好去處,師傅當年沒看錯,若不是阿古諾伊他們阻攔,怕這裏早就是我們鬼道一脈的衍生地。”

“我記得那具無頭黑屍是誰了!”

黑衣老人擦去嘴角的一絲鮮血“記不記得,40年前師傅命令我們燒死的那個人。”

“嗯,應該是他!”

白衣老人召喚出了自己的厲鬼圍繞在身旁“想必這人被龍箕子帶回了古河村煉化成了飛屍。”而後嘴角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這又能怎樣,在數十名高手的圍攻下,阿古諾伊和龍箕子還不是葬身這個誓死都要守護的地方,齊雲山脈陰氣匯聚,藏寶無數,就算是前面那些道貌岸

然的正人君子怕也是經不起誘惑,如若不是爲了一己之私,傻b纔會冒死進入這死人村。”

“就在這裏吧!”

黑衣老人指着前面流淌的斷頭河“這裏位置極陰,死人很多,收集陰靈極爲方便,等午夜送來活人鮮血,我們的乾屍怕是已經達到了臨近屍王的境界,我開壇作法,你爲我掠陣!”隨後開始佈置起來。

白衣老人則是站在他右面四十五度角的位置,一切就緒兩人召喚出了那個佝僂的老頭,此時他似乎睡着了,如同木頭般站站在那裏,身上散發着黑色的冷氣。

城裏。

我和楚菡跟着太婆返回到了壽衣店,我看了下手錶,晚上十一點鐘,再過一個小時也就進入了午夜。

“你或許很想知道一切。”

太婆突然開口說道。

把我和楚菡着實嚇了一跳,我們兩人坐在壽衣店小板凳上緊挨着,肌膚相挨間,傳來一絲暖意,但,此時誰也無從想這些兒女情長。

太婆嘆口氣繼續述說起來“知道麼?我在此等候了整整43年。”

“我知道你叫龍空,也知道你的一切,本以爲這些事兒會跟着我進入土裏,沒想到真如阿古諾伊所言,你會來找我。”太婆看着我,眼睛裏多了一份久違的慈愛“古河村突變的起因,並不單單是因爲你的爺爺和婆婆,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爲我,而我卻是因爲弟弟被人無端害死,並下了血咒,這纔有我請你爺爺出山相助的一幕。”

“昨晚上我跟你說的那家便利店老闆,便是我弟弟,爲了尋找仇人報仇 我不惜把我親弟弟煉化成了血屍,在你爺爺的幫組下,我們合力一起殺向了古河村,但,並非如我們所想,對方太過於強大,竟然來了十多位玄門老道和鬼道老祖,我們敵不過,還差點喪命,那些人在亂墳崗擺下道場,汲取那些陰靈,並且進一步打探齊雲山脈的祕密。”

“而後,你爺爺請來了一個人,那便是他的師姐,玄門江湖中被稱爲鬼殺手的阿古諾伊,那時的阿古諾伊已經名滿天下,她來了之後,憑一己之力破解了古河村亂墳崗的封印,與那些玄門、鬼道高手殺的

是昏天暗地,從天黑殺到天明,像什麼鬼王,鬼將,屍王等等高級的物種都出現了,那一戰可謂是驚心動魄,血雨腥風,也是我第一次見到趕屍一脈這樣的厲害,最讓人害怕的是阿古諾伊的蛇蠱,伏毒百里,寸草不生。最終那些人被殺的擇路而逃,自此換來的卻是古河村的繁榮生機。”

我和楚菡就像是聽着一段離奇的故事,楚菡還是忍不住問了起來“婆婆,爲什麼那些人要殺死你的弟弟?”其實這也是我想問的,一個人並不會無端被人殺死。

“因爲他知道關於齊雲山的祕密。”太婆開口說道,至於什麼祕密她並沒說,我想或許是齊雲山那座古壇廟吧。

“從那以後,你的爺爺便在古河村住了下來,而阿古諾伊在此之後卻消失不見,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裏,那些玄門、鬼道、茅山等等居心不良的人也沒再踏進古河村。”

“但平靜的生活沒有持續多久,時隔多年他們還是來了,也就是你十歲那年,消失很久的阿古諾伊也回來了,小規模的鬥法時有發生,不過他們那些人的目的卻是要殺死你的爺爺和婆婆,從而進入齊雲山腹地,獲取更大的自身利益。”

“他們究竟想要的得到什麼?”我追問道。

“極陰的厲鬼怨魂、陰靈和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陰氣!”太婆情緒波動很大“爲了等候仇人,我在這裏苦苦四十三年,浪費了青春,辜負了你的爺爺,我們從小指腹爲婚,原本可以結婚生子。可,這一切就像是腹水東流,或許是我太過固執,不找到仇人就不回古河村。一個月前,我收到你婆婆的血書,告知我他們命不久矣,讓我在城裏守着,要讓那些最後進入古河村的人,有去無回,讓那裏變成名副其實的死人村!”

我的心裏起伏很大,知道了古河村的始末,擡起眼看着壽衣店櫃檯上那位三十多歲的婦女,太婆像是看竄了我一樣:“她是我收養的孤兒。”

“那些人不會善罷甘休,都是些帶着僞善面具的餓狼!”太婆站了起來“山村,死屍,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最終結果,他們一個也別想活着離開,走吧,讓我們見證他們死亡的時刻。”

(本章完) 我也跟着站起了身,心裏卻沉重無比,爺爺的話在耳邊響起:一場死亡便是一個開端!

仇恨在心裏滋長,我知道,一個新的征途要開始了!

“他來了!”

櫃檯上的婦女擡起頭對我們說道。

大街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一身黑衣,手裏拎着幾隻咕咕直叫的雞和一口大箱子。

“是他!”

我和楚菡不約而同的開口說道。

這是那個憨厚的司機,他朝壽衣店看了一眼,腳步加快,快速的走向了路邊停靠的出租車。

“跟上他!”

太婆說了一聲,就率先踏步追了出去“龍空,一會兒見到一黑一白兩個老頭,不要客氣,直接殺!”

“你在這裏等我!”

我對楚菡說道:“你現在去了,我顧不上你。”緊追兩步跟上太婆,這個和爺爺青梅竹馬的老婦人。

楚菡倔強的脾氣又上來了,擡腳就跟上了我們。

“回去!”太婆沒有回頭厲聲說道。

楚菡嚇得猛然一驚,在這時,出租車一陣轟鳴跑了起來。

“追!”

太婆舉着柺杖雙手捏着幾張神符祭起,嘴裏唸叨:“天地無極,玄心正法,玄心奧妙,萬里追蹤!”

她聲音落下,一陣陰風大起,席捲着我們朝前跑去,我就像是被人抓着,回頭一看,倒吸一口涼氣,只見抓着我的是一雙黑色乾癟的手,而我的側面則是一個白色身影。

太婆和一雙黃紙鞋在前面帶着路。

看到這裏,我算是一切都明白了,殯儀館裏佈下的氣場,出現的紙條,醫院裏的一切詭異都在太婆監控之中,山村,死屍也在給我透露着返回古河村的信息,這麼一想一切都釋然了,還是有一點我不明白,爲什麼要我再次返回古河村。

我們就像是被一團黑氣包裹着,急速向前。

前面那輛出租車開的異常的快,方向直接指向了古河村。

二十分鐘之後,我門跟着這兩出租車慢慢的靠近了村子的山路,這裏的特警封鎖線全部解除了,可見,古河村一定又發生了什麼事兒,或者說正在發生



出租車直接開進了山路,進入山路不久,我感到異常的壓抑,這裏似乎籠罩着死亡的氣息。

開了一段路,車子無法繼續行駛,司機停下車,下來之後,迅速拿起後備箱裏的東西,扛着那口箱子健步如飛。

太婆驅散了包裹我們的黑氣,她看了眼快速奔跑的司機“活死人,居然還跑這麼快!”而後抓着我追了上去。

聽到太婆的話,我知道,這位司機已經死了,害死他的是那些金錢,或許是因爲貪婪,再或者因爲生活。

再次踏進古河村,我的心還是異常的沉重,不免想起了爺爺,看着眼前這個蒼老的太婆,我似乎看到了爺爺的影子。

“這是去,斷頭河的方向!”

太婆儘管老了,但,跑起來還是非常的迅速。

熟悉了黑暗之後,我也辨別出了方向,此處正是去斷頭河的方向!

“龍空,一會兒你把黑蓮花祭起,讓狐狸吸收這裏的百寒之氣。”太婆開口說道,再次加快了速度。

靠近斷頭河的時候,我和太婆忽然聽到河水翻滾,她大吃一驚“有人在這裏汲取陰靈!”突然她就停了下來。

我也跟着停下,心裏有些不解,眼看司機就要消失在我的視野裏。

太婆拉着我來到了斷頭河邊緣,這裏陰風刺骨,河水不停的翻滾,能看到很多虛幻的陰靈掙扎這朝前面涌去。

太婆從口袋裏拿出了一些冥錢和幾張黃紙,動作熟練的撕了幾個紙人,隨後念動咒語,進了河水裏。

只見翻滾的河水在我們這裏停止了,這裏就像是有一堵牆,一樣阻隔了它們,但不大一會兒,河水再次翻滾,那些紙人和冥錢開始朝前涌動。

“龍空,快祭起黑蓮花,讓狐狸吸食這裏的陰靈!”婆婆情緒有些激動起來“如若看到手拿利器的陰兵和鬼差,收回黑蓮花快速跑。”她帶着黑屍和那個白影順着河水朝前跑去。

我來不及多想祭起了黑蓮花,狐狸姐姐從裏面跑了出去,跳進了河水裏,開始對着那些陰靈一個勁兒的吸食,這些陰靈都傻傻的呆在原地不反抗,就像是被人迷魂了一樣。

看着狐狸姐姐猙

獰張大嘴的樣子,我忽然有些緊張和害怕,突然,我感覺到揹包裏藍光大盛,血晶棺在我沒有拿出的情況下飛了出來,並且棺蓋慢慢開啓,那些陰靈就像是受到了召喚一樣也快速涌進了血晶棺裏。

“姐姐,這裏很多陰靈,你吸食這邊,我去後面攔截他們!”狐狸姐姐恢復到原樣,衝血晶棺說了這句話,就踩踏着翻滾的河水朝後面跑去。

陰靈過河,必有陰兵!

我看着跑遠的狐狸姐姐心裏不免擔心起來。

太婆的話,從前面不遠處傳來“招魂陰靈,就不怕遭天譴雷罰?陰兵壓境,你們就等着死無葬身之地,不過,還是由我;來送你們一程吧!”

“你是誰?竟然阻攔陰靈過河!”

黑白老人看到滾動河水裏浮現的黃紙人和冥錢,還有圍在他們身邊的白影和黑屍,一陣大怒:“早猜到是你了,還是我們送你吧。”

他們召喚出自己的厲鬼,跟太婆戰在了一起。

太婆柺杖一揮,黑屍和白影糾纏着白衣老人,而她和黃紙鞋則是圍攻黑衣老人:“我等我你們四十三年,你們必須死!”

“誰死還不一定!”

白衣老人憤恨的回了一句側眼看了看在翻滾河水裏時而起伏的黑屍,以及那個憨厚的司機,鮮血染紅了那片河水區域,嘴角出現意思淺笑,不過等他看到河水後面時,臉色大變,他竟然看到了一口泛着藍光的東西在吸食陰靈!

“你這裏扛着,我去前面看看!”

白衣老人丟下一句話,把戰圈不斷朝我這邊趕過來,聲音無比憤怒:“竟然攔截吸食我們召喚的陰靈,去死!”手裏一張張驅鬼符扔進了滾動的河水裏。

他這是要把這些陰靈消失於無形!

我早就做好了,手搖鈴一揮,神符沾水祭起,一陣風過,阻擋了白衣老人的驅鬼符。

白衣老人冷喝一聲“找死!”不過他被白影和黑屍纏着根本就脫不開身,我倒是能拿着神符攻擊他的厲鬼。

就在這時,後面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就像是有大隊人馬趕來,我回頭一看,翻滾的河水裏狐狸姐姐擇路拼命跑了過來“陰兵壓境,快跑!”

(本章完) 河道兩邊分別出現了帶着尖尖白帽、身穿白衣,手拿索命鎖的陰差,還有手拿兵器的渾身黑色盔甲的陰兵,隊伍整齊速度很快的朝我們這邊趕過來。

我來不及多想,收起血晶棺和黑蓮花,狐狸姐姐刷的一下就進入了黑蓮花裏“還看什麼,快跑!”

我拔腿就跑起來,白衣老人看到那陣勢也是一個勁兒的往後跑,無頭黑屍、白影,以及白衣老人召喚出來的厲鬼,全都不聽指揮朝前方逃去。

這些陰兵的速度異常的快,沒多久就到了我的身後,已經能感受到濃烈的陰風!

和太婆廝打在一起的黑衣老人此時也都停了下來,各自往後看了眼,太婆就趕緊躍身過來“龍空,快跑,陰兵過道,魂飛魄散!”過來抓着我朝古河村方向跑了起來,剛過橋面,太婆回身就撒了一些冥錢,並且把外套扔進了河水裏,對我大喊:“龍空,把你外套扔水裏!”

我現在絲毫不敢大意,太婆說了之後,我就把外套扔了過去。

緊跟着,一些陰兵從我們面前走過去,朝我和太婆這地方看了一眼,而後去追河水裏的衣服。

太婆長長舒口氣“用衣借命,弄不好就會把命搭進去。”

我和婆婆返回斷頭橋上,此時河水已經恢復了平靜,我看着遠去的陰兵有些不解的問道:“婆婆,陰兵就這麼難對付?”

“能和他們對着幹的人,不多,幾乎是死路一條。”太婆渾濁的眼睛裏泛着亮光“古河村,怕是去不了。”

我扭頭看了看古河村方向,漆黑一片,風中似乎還夾帶着一絲淒厲的聲音。

就在我和太婆站在橋上望的時候,只見黑白老人手裏不斷撒着黃紙人,安然無恙的從陰兵與鬼差的中間竄了過來。

“他們這是用了什麼祕術?”我開口詢問道。“雕蟲小技!”-太婆鄙視的說了一聲,揮手讓我離開。

此時,黑白兩位老人離我們很近了“哼,你以爲還能走的掉?“他們話音落下,我和婆婆就被人從後面卡着脖子甩了出去,剛落在地面上,一道黑影閃過,我再次被甩飛了起來,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我都

沒看清來人,就被打了兩下,身子一陣扭曲的疼痛。

太婆倒是一個翻身就站了起來,並且召喚出了黑屍和白影,和眼前的黑影纏繞在一起。

我這次纔算是看清楚,是那個黑瘦的佝僂老頭,不過現在他的樣子和猙獰,嘴角長出長長的獠牙不說,身子還奇硬無比,太婆的黑屍打在他的身上就像是擊打鐵器一般,發出了“砰砰”的聲音。

不用多想,這老頭一定變異了!

看到這一幕,黑白老頭幾乎有些雀躍的笑出了聲“成功了,我們煉製了屍王!”

“龍空,快走,這東西極難對付!”

太婆驚叫而出“我怕堅持不了多久!”

幾個回合下來,無頭黑屍身上已經是千瘡百孔,就連那白影也是虛弱了很多,那雙黃紙鞋已經殘破不堪!

屍王的實力確實不一般,在屍類等級劃分中,屍王雖爲一方王者,但也只是處於中上水平,在他之上還有屍妖、屍魔、屍皇、屍帝、屍尊!

在他之下便是殭屍、毛屍、遊屍、血屍,飛屍,伏屍,而這個無頭便是血屍。

實力相差太大,無頭黑屍碰上屍王簡直就會被虐菜!

我忍着胸口的劇痛站起來,還沒動身,黑白兩位老人就到了我跟前“年輕人,想走?”

“陰氣這麼重,非常適合煉製!”

黑衣老人冷笑看着我。

竟然在打我的注意。

這兩個老頭果真和馮青師徒一樣卑鄙無恥,白衣老人已經伸手去抓我肩膀上的包袱,他可是看到了陰兵過來時,我收回血晶棺和黑蓮花的情景,想必就是在打它們的注意!

我直接轉身就跑,黑衣老人直接在背後給了我一掌“找死!”

“噗。”

我重力不穩直接栽倒在地面上,並且再次吐出一口鮮血,背後像是着了火一樣,火辣辣的疼。

“這血咒最適合你不過了!”

黑衣老人直接卡着我的脖子將我拽起來,目瞪着我“你若死了,我們便是真正的趕屍人,其實我早就應該猜到你就是龍箕子的後人!”

“對一個孩子

下血咒,你們會遭報應的。”

太婆儘管現在力不從心,但還是對黑白兩位老人大喝“卑鄙無恥!”

我被這個黑衣老人卡着脖子要喘不過氣來,背後一陣陣發熱,像是徹底燃燒了起來。

“呸”

我照着黑衣老人的臉啜了一口,就在這時狐狸姐姐竄了出來,一口咬向了他的脖子。

不過最終還是被黑衣老人躲了過去,他手一鬆我就捂着脖子跳出很遠。

黑白兩位老人召喚出了各自的厲鬼,把狐狸姐姐圍住了,他們臉上異常的興奮“狐妖,我說馮青那混蛋怎麼拼命也不交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