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家別墅地下室三層。

陰暗的地下室內,傳來程虎撕心裂肺的痛苦叫聲。

“張小凡,我要殺了你,哈哈哈,爲了陳紅,爲了我死去的兄弟們,我要報仇,我不會放過你……”

程虎雙手雙腳都被綁住,斷臂之上,此刻已經連接了一條粗壯的銀色手臂,旁邊穿着白大褂的醫生扶了扶眼鏡,道:“已經爲你安裝好了液態機械手臂,到時候,哪怕沒有精神力,你的手臂也能達到驚人的起重機力量。另外,你的身體已經被我注入了生化病毒,肌肉力量在未來兩個月中會達到鋼鐵的硬度。”

醫生緩緩的解釋着,而在室外,於老拄着柺杖看着玻璃內的情況,朝身邊一個年輕人說道:“你確定要參加麼?”

年輕人微笑道:“老於,和我說話不要把我當成年輕人看待。”

“呵呵,習慣了,厲青山,你鑽入了自己弟子的身體內,真是夠絕啊。”於老說道。

“我培養他,並且把唐龍送入二四班,爲的就是讓他變強,只有變強了,我鑽入他的身體才能輕鬆一點,只是可惜,這具身體我還是不滿意。”擁有了唐龍身體的厲青山淡淡說道。

“你想要的是張小凡身體?”

“不錯,只可惜,那傢伙不好對付。”

“說吧,今天你突然找到我這裏,有什麼事?”於老笑眯眯說道。

“我也要參加這一次的公路賽。”厲青山說道。

何處是安身 “哦?”於老眉頭一皺,說道:“目的呢?”

“我在修煉一門功法,但是需要大量的靈石,贏了這次比賽,我就能通過冥幣購買了。”厲青山說道。

“哈哈,原來你是打的這個主意。”於老當即說道:“我可以通過我的一些關係讓你加入比賽,但是,我要你幫忙殺了張小凡。”

“怎麼,你怕程虎殺不了張小凡?”厲青山說道。

“此次比賽,將有上萬人蔘加,意外太多了,再說了,我不單單要你殺了張小凡,而且我要你把張小凡的魂魄帶過來,我要張小凡受盡折磨。”於老狠辣的說道。

“放心吧,這種對我來說太簡單了。”厲青山自傲說道。

“厲青山,但是我不明白,此次的比賽將會對參賽人員注射神經病毒,抑制精神力的發展,到時候,所有人都不可能使用精神力,你拿什麼去贏張小凡?”於老好奇的問道。

“哈哈,我沒有精神力,那張小凡也沒有精神力,老於,你應該說的是,他拿什麼贏我。”

“哼,我知道你手段多,但是別忘記了你師父是怎麼死的,別到時候陰溝裏翻船,把自己搭進去了。”於老冷哼說道。

鑽石假婚 “哼,不用你操心。”

這兩人說話間,裏面的程虎眼中發出噬人的紅光,而旁邊的白衣醫生臉上也露出了猙獰之色,實驗,開始了……

一個星期後。

“據鷹美堅媒體報道,以阿加斯特林爲圓心的四周城市和城鎮連續出現生化病毒事件,被病毒感染的人出現狂暴瘋狂的症狀,當地政府和醫院對這種病毒束手無策,目前,當地政府已經宣佈,當地已經進入緊急狀態,所有市民不能離開自己所在城市,等政府通知……”

施小杰家的汽配廠中,張小凡在看着這條新聞,有些驚訝的說道:“最近鷹美堅的新聞科真是多啊,好像好幾個城市都爆發病毒了,但是這種病毒到底是讓人變成怎樣的?”

施小杰走過來說道:“聽網上小道消息,爆發病毒的地方都被隔離了,原因是被感染之後,人會變得衝動,易怒,動不動就砍人,目前連怎麼感染的都不知道,因爲那些給病人檢查的醫生都已被感染了。”

張小凡聽了驚訝不已,這時候施小杰老爸走了過來,點頭道:“小夥子,你這車引擎裝好了,武器裝備也焊接在你指定的位置了,過來看一下吧。”

張小凡和施小杰走了過去,施小杰老爸笑呵呵說道:“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奇怪,學校居然還給你們車讓你們組織演戲。”

爲了不引起施小杰老爸懷疑,張小凡故意是這車是拍戲用的。

等走過去之後,施小杰和張小凡直接驚呆了,眼前的車子實在是太霸道了,前後安裝了兩個高射炮,車子兩旁多裝了兩根噴火裝置,後面排氣管道也加粗,馬力更加強勁,後備箱還多放了一個備胎。

“真是奇怪,你們讓我這樣改裝,能上路嗎?”施小杰老爸嘀咕說道。

施小杰推着他爸出去說道:“這個你就別管啦,我們先試試車。”

施小杰老爸一走,張小凡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引擎蓋,這裏猶如鋸齒一般的大口朝上張開這,張小凡從揹包中取出一截斷臂這是醫院裏面弄來的,隨後扔了下去。

頓時,鋸齒大口開始上下活動,猶如一個巨大的鐵嘴,在開始咀嚼,而隨着鐵嘴的咀嚼,車子燈光亮了起來,張小凡坐了上去,啓動車輛,gps自動打開。

“果然是輛好車,以後就叫你烈火戰車吧!”

說話間,按動了噴火鍵,大火從兩旁噴出,但是瞬間,車內的能量槽便接觸到了紅點,顯示能量消耗完畢。 “我擦,果然夠猛的。”施小杰驚訝的喊道。

剛剛他站在外面,眼睜睜的看着戰車噴出的火焰將兩旁的大鐵塊瞬間融化。

張小凡卻是從車中走了出來,無奈說道:“這一招太耗能量了,已經沒能量了。”

“要不我出去殺個人進來?”施小杰坦然說道。

“算了,這樣太殘忍了,我們先開回基地吧,慢慢商量。”張小凡說着,又倒了點血進引擎,隨即載着施小杰駛了出去。

這期間,張小凡幾乎每日都熟悉着自己的車子,他發現,若是加入屍體的話,能量最弱,十格的能量槽只能滿五格。

而拎着活人進入鐵嘴的話,汽車能量能全部加滿。

每一次噴火,十格能量槽能瞬間使用三分之一的量,也就是說,十格能量槽只能使用三次噴火裝置,然後就必須加入血肉。

當然,引擎扔入靈石的話也能轉化成動力,一具活人屍體相當於十塊靈石,也就是說一格能量槽等於一塊靈石,消耗還是比較大的。

幾天下來,張小凡已經掌握了不少的車技,與此同時,整個二四帝國的人也捐獻了不少靈石,存放於張小凡的後備箱。

這個後備箱還是挺大的,足足存放了三百塊左右的靈石,還空餘不少空間,張小凡扔了不少食物,就連後面的座位上,也堆滿了食物。

時間一天天過去,終於到了開始啓程的時候了,這一天,張小凡站在操場上,面對衆多的二四帝國成員,說道:“我走的這段日子大家要好好工作,千萬不要惹事,不要讓我失望。”

“老大,你過去一定要小心。”

“對啊,一定要回來。”

林柔和蘇倩倩,郭影等人一臉擔憂,不過張小凡給了她們一個肯定的眼神。

猛鬼先生走了出來,說道:“準備好了嗎?”

“好了,麻煩前輩了。”張小凡說道。

“嗯,好,傳送開始!目的地,鷹美堅合衆國!”

張小凡坐到了車裏,只覺得白光一閃,下一個,耳邊傳來了刺耳的搖滾聲。

“先生們女士們,今天死亡公路賽即將開始,你們……準備好了嗎?”一個穿着嘻哈服飾,頭上插着黑色羽毛打扮的黑人主持人拿着麥克風,大笑喊道:“讓我們迎接……我們的賽車手們吧!”

“轟!”

巨型廣場上,火光沖天,無數的觀衆們拿着啤酒歡快鼓舞,這些人全都划着濃妝,根本不像是平常人,一個個瘋狂大笑,或者暴力的揮拳示威。

張小凡終於睜開了眼睛,入目的,都是外國人,看了看頭頂上的地址,鷹美堅合衆國阿加斯特林市!

張小凡嘴角一勾,暗暗道:“沒想到比賽的地點是鷹美堅合衆國爆發病毒的區域內,怪不得都是外國人呢。”

張小凡望着周圍穿着性感,一個個有些病態的外國金髮美女身上,隨即下了車,鎖了車門,這時候才發現附近已經停滿了車輛了,這些車都經過了瘋狂的改裝,有些短小精幹,一看馬力十足;有些前後左右裝滿了密集的槍管;也有些前方處裝了類似於坦克的大炮,讓張小凡懷疑這是怎麼裝上去的。

此刻人羣之中,已經擠滿了車手,張小凡停了車之後,也走了過去,前方處的人都圍了起來,似乎是在打鬥。

“還有兩個小時開始死亡賽車,現在我們來點開胃菜,有請我們的角鬥士,麥克大力士,來挑戰各位機車手!”

黑人主持人大笑着喊道。

頓時,一個鐵籠子搖了下來,一個獨眼大力士走了出來,他面色猙獰的吼道:“哪位機車手想要和我一戰?哈哈哈……”

沒有人上去,和張小凡一樣的機車手們都不是笨蛋,無緣無故的,他們纔不會上去,不過,就在這時,獨眼大力士突然拉了一個大胖墩上來,冷笑道:“我不認識你,你應該就是機車手,來戰。”

“嘟嘟嘟……”

主持人吹着大喇叭,大笑道:“勝利者,將得到金髮美女一人。”

突然,又一個鐵籠子被搖了下來,一個金髮美女大吼道:“你們這羣瘋子,馬上放了我,我是acpd,你們這是襲警。”

張小凡在這裏聽了挺長時間,覺得挺奇怪的,自己對英語不是很熟悉,但是這裏人的話他居然都能聽懂。

“看來,紅包羣讓自己英語也學會了啊。”

張小凡喃喃着,被獨眼大力士拎上去的大胖子似乎是個東亞人,他臉色不屑的說道:“膽敢冒犯我,哼,不知死活,看我尖刺攻擊!”

大胖子話音剛剛落下,便被獨眼大力士一拳打飛了出去,大胖子爬起來眼神驚懼的吼道:“怎麼回事?我……我的精神力呢?”

張小凡面色一凝,這時候他感覺脖子上一陣刺痛,下意識的摸了一下,這才驚訝發現,脖子上不知什麼時候被刺破了,陰涼陰冷的麻痹感傳來,他精神力完全不能夠使用了。

“怎麼回事,精神力說沒有就沒有。”張小凡心中一片冰涼,而此刻,失去了精神力的大胖子被獨眼大力士輕易舉起,大笑道:“垃圾一般的人,失敗者,死!”

他猛地將大胖子砸在牆上,頓時頭顱四分五裂!

“嘟嘟嘟……”

“我們的大力士贏了,獎品是大胖子的汽車一輛,好了,還有誰想要挑戰的,我們有美女相送!”主持人興奮的大叫着,但是此刻,失去精神力的機車手們等於沒了爪牙的貓咪,只能任人宰割,情況十分危急。

張小凡當即就要離開這裏,失去精神力的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是這些體格強壯的傢伙的對手的,因此他想馬上回到自己車內。

回頭頓時撞了一個大胸女生,女生面露憤怒的指着張小凡喊道:“亞洲垃圾,你竟敢撞我。”

“什麼,竟敢欺負我女朋友!”一個足足比張小凡高出一個頭的大漢怒喝一聲,揮拳就是朝張小凡面門砸來。

張小凡身體一閃,意外發現,精神力雖然沒了,但是服用過基因藥物過的他在速度方面擁有着優勢。

“小渣渣,有本事就不要躲,你信不信我把你砸成肉餅。”壯漢大罵喊道。 “小渣渣,有本事就不要躲,你信不信我把你砸成肉餅。”壯漢大罵喊道。

聽着對方的怒罵,張小凡冷冷說道:“我勸你不要衝動,否則我讓你好看。”

此言一出,全場震驚!

主持人大笑道:“女士們先生們罪犯們騙子們,這個亞洲小男生威脅我們的人,我們應該怎麼辦?”

“不服就幹,不服就幹,不服就幹!”

“乾死他,哦也!”

“你特麼的敢欺負我們的人,砸死他!”

不僅僅是男士,就是很多美女都興奮的爬到牆壁上,狠狠的舉着椅子砸向人羣,一個老太婆被直接砸倒,卻是馬上站起來舉起椅子興奮大叫。

張小凡揉了揉額頭,這些人顯然是被病毒感染了,這也太興奮了。

想到這裏,他回頭就是給之前那個金髮美女一拳,金髮美女捂着鼻子感覺到自己鼻子都被揍歪了,不過她可沒有哭鼻子,反而興奮的大叫:“斯坦森,削他!”

斯坦森就是她的男友,他抓起張小凡的衣襟,興奮道:“上場吧,我要向你挑戰!”

嘟嘟嘟……

主持人大笑道:“斯坦森對戰亞洲小男生,誰會贏呢,我賭斯坦森贏!”

“砰!”

張小凡被重重的摔在比賽臺上,只感覺自己的心胸都被砸碎了一般,疼痛難忍,艱難爬起來之後,斯坦森冷笑着也跟着上來,之前的獨眼大力士則是站在一旁,冷笑不語。

“斯坦森,撕碎他!”

“弄死他。”

“把他壓扁,哦也!”

場上衆人羣情激奮,張小凡目光冰冷的看着斯坦森,還沒說話,斯坦森便舉着拳頭砸了過來。

張小凡快速發動急速,身形迅速繞到了斯坦森的後面,隨即一拳砸在斯坦森腰上,最後反手便是抓住斯坦森的脖子,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張小凡發動基因藥物帶給他的急速,迅速後仰,又是向後一扔,斯坦森直接被扔掉了臺下。

“垃圾!”

張小凡怒吼道。

“喔喔喔,我們的亞洲小男生居然這麼厲害。”主持人微微一笑,說道:“既然如此,就讓我們的大力士對付小男生吧。”

獨眼大力士早就等候多時,主持人話音剛剛落下,他便怒吼着朝着張小凡撞來。

“砰!”

張小凡直接被撞飛,咳嗽幾下之後,目光陰冷的看着對付,這傢伙居然趁人之危。

在他們在戰鬥的時候,遠處酒桌上,一個戴着墨鏡的男子面色陰狠的看着張小凡,低吼道:“我要殺了他。”

一旁的厲青山抿了一口酒說:“程虎,不要急,現在這裏人多,等會賽場上,我們慢慢陪他玩。”

“喂,你們兩個亞洲垃圾,這裏是我們的位置,給我滾開。”五個黑人混混走了過來傲然的說道。

厲青山扭頭看了過去,神情微微一笑,說道:“車子正好需要加油了,程虎,交給你了。”

話剛剛說完,程虎的右臂突然變成銀色利刺,直接插入說話的黑人男子胸口,其餘一些夥伴面色大變,紛紛過來攻擊程虎,但是攻擊打在程虎身上的時候,就猶如打到了鋼板上面,疼的這些人齜牙咧嘴。

但是反觀程虎,居然什麼反應都沒有,他緩緩扭頭看來,露出森然的冷笑。

“砰砰砰……”

一通鐵拳下來,數人全部胸口被洞穿躺下,很多人注意到了這一幕,但是根本沒有人膽敢過來質問什麼,反而幾個服務員還小心翼翼的送來了飲料,讓程虎喝着。

場上!

張小凡速度達到了殘影的級別,瞬間經過大力士身後,一拳砸在大力士的背脊。

不得不說,大力士攻擊力雖然強大無比,但是遇到張小凡這種速度型的對手,則要弱上許多了,有時候根本就跟不上張小凡的節奏,只能是被動的跟隨着張小凡的節奏而防禦着。

時間一長,大塊頭的速度就跟不上了,幾次三番都被張小凡的重拳擊中。

雖然說張小凡現在精神力全無,但是前期由精神力改造過的身體素質畢竟擺在那裏,他的每一擊都擁有着強大的實力,至少普通人是絕對比不了的。

因此打鬥下來,獨眼大力士的速度越來越慢,尤其是到最後,張小凡每一次的攻擊都朝對方的太陽穴砸去,幾擊下來,獨眼大力士就被砸的頭腦發暈,最終緩緩倒下。

這一下子,全場完全沸騰了,這些暴力的人羣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將張小凡簇擁起來。

“這個一定是亞洲拳王,果然夠男人。”

“厲害,厲害,你是我的偶像。”一個金髮美女都要撲了上去。

所有人都興奮的大吼大叫,主持人隨即大笑宣佈:“沒想到,我們的亞洲小男生居然打敗了獨眼大力士,真是令我們大開眼界,好了,現在把我們的美女警察放下來,送給亞洲小男生。”

“喔喔喔!”

衆人羣情激奮,興奮的大吼大叫,很快鐵籠子被放下,金髮美女警察大喊道:“放了我,我的隊友馬上就要來救我了,會將你們繩之於法,等着吧。”

“哈哈哈,這傻妞以爲會有人來救她。”

“我看找死?”

衆人將張小凡和金髮美女圍了起來,金髮美女馬上就要逃跑,不過被人擋了回來。

“你現在已經屬於亞洲小男生的女人了,可不能逃跑哦。”主持人說着,對張小凡說道:“不知你叫……”

“張小凡。”

“嗯,張小凡先生,現在這位叫麥當娜的女士已經是你的女人了,敬請享用吧。” 穿越之相生不悔 主持人微笑道,對他們來說,強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你們這羣混蛋,我不是什麼商品,我不要和這個亞洲人走,放開我,我同事會將你們繩之於法,你們都……”

話還沒說完,一個瘦個女士直接一拳砸了過去,吼道:“廢話真多。”

快穿系統:漫漫重生路 “哈哈哈……”所有人都嘲笑起來。

主持人更是冷冷笑道:“張小凡先生,把你的商品帶走吧。”

“我不想要她,讓她滾吧。”張小凡沒有感情的說道。

“哦?沒想到張小凡先生不需要,那好吧,按照規定,沒有主人的商品是要被毀滅的,殺死她吧!”主持人大叫道。 “殺死她,殺死她……”

隨着主持人的話音落下,不少人看向麥當娜的眼神都已經變了,這些人變得嗜血,狂暴,以及殘忍!

麥當娜穿着警服,此刻已經絕望了,“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這個世界到底怎麼回事?”

“哈哈,這就是你不服從主人的代價,主人不想要你了,那就要死,啊哈哈……”

“不錯,有這麼厲害的主人,我都開心還來不及呢,你居然不需要,真是腦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