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應該有這青木鎮的地圖吧?」林逸高深莫測的笑道。

「哦,有,有,秦秘書,馬上把地圖拿出來!」陳龍飛焦急的呵斥道。

不一會兒,一張青木鎮的地圖便出現在了林逸的面前,簡單的查看了一翻之後,林逸指著地圖上的地形,做出了幾點要求,開挖一部分,建設一部分。

陳龍飛看著整張地圖,臉上浮現了濃濃的凝重之色,林逸的要求,就算是他什麼都不懂,也知道,這是為了青木鎮好,只是青木鎮實在太窮了,窮的他們根本拿不出這麼多的錢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陳龍飛看著林逸沉聲說道:「林將軍,您的要求我很贊同,可,可鎮上實在拿不出錢啊!」

「錢的事情我來解決!」林逸淡淡的笑道,青木鎮有多少錢他林逸不清楚,不過他林逸自己有多少錢,心裡倒是有些底,不要說只是幫助青木鎮小小的改造一下,便是把整個青木鎮重新裝修一下,也不是什麼難事兒啊!

「你來解決?呵呵,你可真是有夠囂張的啊!你能夠拿出多少錢?又知不知道按照你的改造需要多少錢?」

突然,一道冷漠的聲音驟然響起。

跪在地上,丟了魂魄一樣的劉奇志一聽,猛的抬頭看了過去,那黯淡無光的眸子,在這一刻就像是重新煥發了生機一般,盯著對方激動的大叫道:「表舅,表舅,您終於來了啊?」

「嗯。」

閆明宇淡淡的嗯了一聲,看不出悲喜。

可陳龍飛卻是一臉的慌張,急忙起身看著閆明宇恭敬的解釋道:「這位是林將軍,身份已經驗證過了。」

「哼!林將軍?他有什麼資格干擾我們的工作?」閆明宇再度冷冷的質問道。

林逸一聽,樂呵了,有些詫異的看向了閆明宇,按照華夏人的風格,就算是彼此不認識,也不至於一上來就這麼憤怒啊!

「混賬,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質問我家主人?」

血佛眼睛一瞪,宛如佛門的怒目金剛一般,上前盯著閆明宇冷冷的呵斥道,那恐怖的聲音,簡直有如驚雷一般驟然炸響,直接把在場不少人都嚇的一抖。

閆明宇就更加的不堪,直接被血佛的咆哮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血佛畢竟天命之境的強者,他不怒到罷了,如今一怒,那天命之境的浩瀚天威,簡直恐怖到了極點,豈是區區一個凡人能夠擋住的?

在眾人無比惶恐,震驚之下,林逸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直接撥通了陳天行的電話,淡淡的說道:「我在青木鎮,這裡改造需要一點資金。」

「好的,一分鐘,一百五十億夠嗎?」

陳天行恭敬的問道。

「一百五十億?」

林逸眉頭皺了一下,看向了陳龍飛淡淡的問道:「一百五十億,夠了嗎?」

「什麼?一百五十億?」

陳龍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他在這青木鎮工作了接近五年,整個鎮上五年所有的收入加起來,也沒有一百五十億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直接問他一百五十億夠不夠,這簡直讓他有種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 「一百五十億?這,這怎麼可能,哼!我就不信你真的有這麼大的本事!」

閆明宇傲慢的冷哼道,畢竟今年華夏內地富豪榜第一人也才不過一千多億的身價,可對方卻是家族企業,個人資產,能夠達到五百億已經非常不錯了,現在,林逸竟然敢隨便說自己拿出一百五十億,他如何能相信呢?

「嗡嗡,嗡嗡!」

閆明宇話音一落,陳龍飛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陳龍飛神情一怔,急忙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看了起來,一個陌生來電,這不禁讓他眉頭微微一皺,下意識的看向了林逸,他好歹也是青木鎮的一把手,他的電話一般人根本沒有機會得到,除非是林逸這樣手眼通天之人才有可能。

「接啊!看著我做什麼?」

林逸淡淡的笑道。

「是!」

陳龍飛訕訕一笑,便急忙接通了電話。

「您好,我是天行地產公司的,我們想要在青木鎮注資三十億可以嗎?」

「啊!天行地產公司?」

陳龍飛一聽,整個人眼睛一瞪,簡直就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震驚的尖叫了起來,天行地產公司,這些年在國內的發展可是非常兇猛的,公司主打的就是設計跟建築質量,樓上樓下之間的隔音效果堪稱是整個華夏最好的,可以說,住在那樣的房子里,幾乎不用擔心被樓上吵到。

而且在空間上的設計也非常完美,每一家都會有一個巨大的陽台,而且不會擋住別的家庭的陽光,買一間天行地產公司的房子,幾乎相當於花費了別墅價格的一半,卻購買了一棟屬於自己的別墅。

現在,天行地產公司,幾乎成為了華夏的一個標誌,但凡是他們到哪裡發展地產,都會極大的帶動當地的經濟水平,三十億的注資,足以讓青木鎮的經濟翻上數倍。

「陳先生,請問是少了嗎?這樣好了,我的許可權是五十億,我直接注資五十億,稍後我再跟董事會商量如何?」

電話中的男子,聲音有些焦急的問道。

「哦哦,不不,不少了,不少了,非常感謝您的對青木鎮的支持!」

陳龍飛激動的熱淚盈眶的說道,他在這裡工作了幾年,為的不正是招商引資嗎?卻沒想到,現在竟然有三十億的巨額資金注入,而且對方連條件都沒有談。

「那好,我現在馬上命令公司的人過去,希望咱們合作愉快!」

對方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嗡嗡,嗡嗡!」

陳龍飛的電話再度響起。

「難道還是某個大公司?」

閆明宇眉頭一皺,有些震驚的嘀咕道。

陳龍飛一看到那陌生的電話,也是一臉的激動,急忙接通了電話,「喂,您好,我是陳龍飛。」

「陳先生您好,我是義大利DJK的首席設計師,我想要在你們哪裡投資二十億,建造一個服裝加工廠可以嗎?你放心,我保證是零污染的。」

「什麼?二十億建廠?」

陳龍飛激動的就像是一個小孩子見到了自己心儀的玩具一般,忍不住尖叫了起來,二十億的工廠,那幾乎能夠解決他們鎮上百分之二十的就業問題啊!

可陳龍飛還來不及答應,他的電話竟然再度響了起來。

陳龍飛急忙接通了第二個電話。

「您好陳先生,我們是大地汽車組裝廠的,我希望可以在您哪裡,投資一個六十億的工廠。

「啊,好……」

陳龍飛話還沒說完,手機就像是遭受到了簡訊轟炸一般,一條條簡訊不斷的響起,一個個電話不斷的響起,清一色,全部都是來青木鎮投資建廠的。

有華中省一線品牌,有華夏的一線品牌,甚至如DJK這樣的國際品牌都有五六個。

看著自己不斷在閃爍的手機,陳龍飛感覺自己的好像一下子掉進了蜜罐里一樣,整個人興奮的簡直要跳起來了,他知道自己賭對了,林逸的恐怖簡直超出了他設想的一百倍。

可坐在地上的閆明宇,此時卻是瞪大了雙眼,一臉的絕望之色,他知道林逸有些來頭,卻沒想到竟然恐怖如斯,僅僅只是片刻的功夫,就讓青木鎮變成了枝頭上的鳳凰。

「他到底還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實力啊!」

閆明宇在心裡重重的嘆息了一聲,隨後咬著槽牙,一臉凄慘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是薛家的人?」

林逸看著閆明宇皺著眉頭沉聲問道,在他的仇人之中,喜歡這樣玩兒的,也只有那一個起死回生的薛傲了。

失魂落魄,宛如木偶一般的閆明宇緩緩轉過身看向了林逸,咧嘴,陰冷的嘲諷道:「你到是聰明,不過你放心,我保證你囂張不了多久了,我家少爺已經在崑崙虛內聯繫上了一個超級強者,你死定了,老子先去下面等著你!」

閆明宇說完,一頭扎進了那髒兮兮的水庫之中。

「閆明宇!」

陳龍飛焦急的喊道。

一片巨大的紅暈慢慢的在水面上散開,眾人神情皆是有些唏噓,雖然剛剛林逸看起來很兇殘,可畢竟沒有要任何人的性命,可現在卻不同了,真正有人死了,那種衝擊對於普通人來說還是非常巨大的。

「收拾殘局,按照我的要求發展,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給我打電話。」

林逸扔下了一張自己的名片,便朝著遠處走去,這次閆明宇的出現,也讓林逸意識到,這薛傲必須要除掉了,否則,等他進入崑崙虛的時候,怕是會有諸多的麻煩。

「血佛,你去崑崙虛,讓任長風跟曹定功調查一下薛傲的事情,另外,準備一下,我會在短時間內進入崑崙虛!」林逸看著跟在一旁的血佛,淡淡的說道,只是眸子深處卻有一片宛如江河一般可怕的殺機在涌動。

薛傲不死,林逸永遠都不可能安寧,這次閆明宇只是想要從中作梗,如果下一次來一個更加強大的人,而欺負的對象是他的家人,是他的女人,那又當如何呢?

既然已經成為了死敵,自然是死道友不死貧道了。

「是!」

血佛恭敬行禮,便轉身朝著山林之中狂奔而去。

一天之後,林逸重新回到了久違的總統套房內,陳天行跟顧夏瞳則像是兩名管家一般,站在他的面前,恭敬的彙報著最近各自手上的失誤,特別是顧夏瞳,在林逸放權之後,她的能力徹底展現了出來,整個化妝品公司的業績簡直可以說是恐怖。 從開始生產到現在,才不過區區數個月的功夫,可顧夏瞳卻已經把生意做到了十幾個國家去,公司的營業額也恐怖的翻到了七倍,這簡直恐怖到了極點,便是林逸親自上陣也未必能夠做的比這更好,而且顧夏瞳也一舉成為了整個華中省,乃是全國最傑出的女性沒有之一。

甚至還有華夏年輕一輩中,第一女強人的稱號,跟秦芸雨並稱為商界雙驕。

聽著兩人的報告,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容,對著陳天行擺了擺手,便起身朝著顧夏瞳走了過去。

陳天行見狀,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容,便恭敬轉身離開。

「夏瞳,你現在可是比之前更加漂亮了。」林逸白凈的大手,輕輕的落在顧夏瞳的肩膀上,淡淡的笑道。

「多謝林總誇獎!」

顧夏瞳後退一步,低眉垂眼,神情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呵呵,你妹的林總,老子對你的心,難道看不出來嗎?」林逸再度上前一步,緊緊的站在了顧夏瞳的面前,使得兩人幾乎是零距離的站在了一起,他甚至能夠清楚的聞到顧夏瞳身上那一股子淡淡的香味兒。

而顧夏瞳也同樣能夠清楚的聞到林逸身上那濃濃的男子漢氣息,一時間,氣氛不禁變得有些尷尬緊張了起來。

「夏瞳,我可能要走了,這一去,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而哪裡很危險,我怕自己沒有命回來了,所以……我想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林逸故作深沉,一往情深的盯著顧夏瞳認真的說道。

原本低眉垂眼,一臉緊張的顧夏瞳一聽,猛的抬頭,那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濃濃的擔憂之色,緊張的盯著林逸問道:「林總,你是要去哪裡?如果實在危險的話,夏瞳願意陪著你一起去。」

「你去只會多一具屍體而已,便是陳天行這樣的人去都沒有什麼用,最少也要十三太保級別的才有一絲生存的可能,不過十三太保已經被我放在京城,捍衛整個華夏的安全了,所以我這一去啊!死多生少哦。」

林逸長長的嘆氣說道,那神情,彷彿已經走上了斷頭台一般。

顧夏瞳那絕美的小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擔憂之色,隨後一咬槽牙,沉聲說道:「如果不是您的話,我現在怕也已經嫁做人婦了,而且我母親跟我的性命也都是您救的,如果您真的想的話,顧夏瞳沒有任何的怨言。」

顧夏瞳說完,便抬起那已經保養的如春蔥一般的小手扣開了自己的外套。

「哎,我的姑奶奶,我的意思是你現在有沒有喜歡我,我林逸若是想要妹子,這天下什麼樣的我要不到?我要的是你的心,是你心甘情願啊!」林逸一看頓時急眼了,急忙抬手阻止了顧夏瞳焦急的解釋道。

顧夏瞳聞言神情一怔,那絕美的臉蛋兒上微微浮現了一抹桃花一般的紅暈,隨後低頭小聲說道:「夏瞳對林總心中只有感激。」

「呼……好吧!」

林逸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整個人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無力的坐在了沙發上,任他家財萬貫,卻無法打動顧夏瞳,雖然有一點小小的失望,可更多的還是開心,如果真的這麼容易拿下顧夏瞳的話,那才是有鬼了吧!

「坐吧!陪我喝一杯,你放心,我林逸一定會成為你的男人,而且是讓你心甘情願的情況接受。」

林逸無奈的苦笑道。

「主人,不好了!」

顧夏瞳剛剛走到林逸的旁邊,準備坐下的時候,房門被人直接撞開,千葉子面色蒼白一臉焦急的沖了進來。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沉聲問道:「怎麼了?」

「娜美老祖被人偷襲了,現在身受重傷,已經躲了起來,她剛剛傳信過來,說縱觀整個天下,只有你一個人能夠救她,你看?」

千葉子撅著杏乾的小嘴,眼淚汪汪,盯著林逸委屈的問道。

林逸一聽,腦海里忍不住浮現出了他跟娜美在天坑中的一幕,眉頭也忍不住再度微微一皺,最難消受美人恩,娜美會說那樣的話,怕是一直都在島國悄悄的關注著他的一切,否則,如何這麼了解林逸呢?

「砰!」

千葉子見林逸竟然陷入了遲疑之中,那如象牙一般杏乾的鎂腿一軟,砰的一聲就跪在了奢華的地毯上,哀求道:「主人,千葉子求求您救救老祖,不管您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千葉子都可以幫您做到。」

林逸回過神兒,收斂思緒,看著杏干可愛的千葉子,淡淡的笑道:「你放心,我會去的,你可知道她藏在哪裡?」

千葉子聞言,頓時喜上眉梢,急忙抬頭看著林逸激動的說道:「老祖說了,她葬身的地方是一個讓她非常難以忘懷的地方,你一定知道在哪裡的。」

「難以忘懷的地方?」

林逸一聽,忍不住苦澀一笑,看著千葉子說道:「我知道了,你去讓陳天行給我準備飛機,我馬上過去。」

「多謝主人,千葉子需要同行嗎?」

千葉子一臉激動的問道。

「不需要了,你在家裡就行了,看好家,千萬不要讓我的老窩被人端了。」

林逸玩味一笑,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就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千葉子見狀起身邁開兩條杏乾的鎂腿就朝著外面走去。

顧夏瞳見狀那杏乾的小嘴,微微動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說話,端起了桌子上的紅酒便一飲而盡,「家裡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夏瞳會儘力打理好的,保重!」

顧夏瞳說完,便轉身走了出去,只是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在轉身的剎那,她竟然有種心痛的感覺。

「揚州瘦馬,不過尋常人家,什麼時候老子才能夠吃了你啊!」林逸看著顧夏瞳往杏干到極致的腰線,有些嚮往的吧唧著嘴巴說道,隨後便豁然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光憑藉拜神教,全球任何一個地方,他都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了,五分鐘的準備時間,對陳天行來說絕對是充足了。 七個小時后,在島國的機場,一架來自華夏的專屬飛機悄然降落。

原本在機場內打掃的地勤,在忙著工作的機場人員,此時都彷彿受到了莫名的招引,齊刷刷的朝著華夏那輛飛機湊了過去。

坐在飛機上的楚紅見狀,鮮紅如血的絕美唇角微微揚起一抹弧度,神情冷漠的拿起了自己的電話,撥通了林逸的手機。

正朝著天坑急速而去的林林逸聽著自己手機響起,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便拿起了電話,「怎麼樣?」

「主人果然是神算,此時在飛機周圍最少有五個人有問題。」楚紅坐在飛機上,眼神冷漠的盯著周圍緩緩湊過來的人群,冷笑道。

「呵呵,看來果然是有問題啊!竟然敢套路我,都該死啊!」林逸說完掛斷了電話,反正都是島國人,多死幾個他倒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畢竟娜美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島國人的祖宗,現在這群傢伙連自己的祖宗都敢利用,都要擊殺,林逸哪裡還需要給他們留面子呢?

楚紅嘴角上揚邪魅一笑,便收起了自己的手機,整個人就像是一股清風一般從飛機上沖了過去。

「那是什麼?」

有人看著天空上飛舞的紅色長袍驚呼道,隨後這些人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直接被放倒在了地上,而楚紅則是按照心中的感應,急匆匆的去找林逸了。

安靜的機場上多了幾具屍體。

而林逸此時也到了天坑前面,這裡依舊還是如世外桃源一般漂亮,讓人心曠神怡,茂密翠綠的植被,當初大戰時留下的痕迹也已經被一層層十分鮮嫩的苔蘚所覆蓋,這麼一處地方,如果不是來過,怕是沒有人會想到,娜美竟然會藏在這裡。

林逸見狀深吸了一口氣,便沒有任何遲疑的跳了下去,呼呼的寒風從耳邊刮過,不過數個呼吸,便宛如一片輕盈的葉子落在了天坑底部,正在黑漆漆山洞內療傷的娜美一聽到那細微的動靜,冷漠的鳳眸內頓時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機,那宛如象牙一般的手臂一把抓住了地上放著的一把陌刀便猛的扭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地方,甚至連身上的長袍都來不及去整理。

四目相對,氣氛一時間顯得有些尷尬。

林逸完全傻眼了,此時的娜美上面可以說全部都呈現在了空氣中,在那如白玉一般的脊背上,竟然還有一條猙獰的青龍紋身。

「瑪德,沒看出來,這小妞還挺社會啊?」

林逸皺著眉頭,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上一次,娜美兇殘的簡直就像是一頭母暴龍,以至於林逸根本沒有來得及仔細查看,倒是沒想到娜美竟然這麼兇殘,紋身,陌刀,這傢伙十足就是一副大姐大的派頭啊!

半晌后。

娜美放下了沉重的陌刀,肩膀一抖長袍覆體,緩緩站了起來,冷冰冰的說道:「你放心,這次你幫了我,我不會讓你白忙活的。」

「呵呵,你我夫妻之間還需要說的這麼客氣嗎?」

林逸走上前,看著娜美淡淡的笑道,對方可是島國的老祖宗,如果不是心裡真的有他林逸的存在,便是真的死了,怕也不會找他來,更不用說是在這麼一個讓兩人都難以忘懷的地方。

「你找死!」

娜美一聽,整個人頓時就像是被點燃了的鞭炮一般,瞬間就炸了,如鬼魅一般瞬息而至,到了林逸面前,清瘦的玉手,帶著一股淡淡的涼意,死死的抓住了林逸的脖子,猙獰的吼道:「你也敢說是我娜美的男人?」

「呵呵,我不是你的男人,誰是?」

林逸沒有絲毫的緊張擔憂,反而上前一步,使得兩人緊緊的貼在了一起,有力的猿臂順勢落在了娜美的柳腰上,一臉壞笑的盯著娜美冷冷的問道。

「嗖!」

一股細弱的聲音驟然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