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ωω ▪тт kān ▪c○

“六十八——”

報到第六十八位衆位士兵堅毅的臉龐再次流下了兩行濁淚,看着原本該報六十九號的楊偉靜靜的躺在地上。他是最後一位,在不幸的同時也是幸運的,因爲除了他餘下的十幾位兄弟連屍骨都找不到…

“啓稟,風將軍,一營共有隊員一百人實到——實到六十九人,報告完畢…”

風逸任是忍耐,在這報數的時候心還是忍不住酸了一下,一滴淚滑落他的臉龐。

風揚卸下手中長劍給躺在地上的楊偉以及那些死去的將士們可磕了個頭。

“是我風揚——對不起你們!”

衆人看着將軍跪了下去,也隨着流淚下跪,對着天邊的那抹晚霞跪了下去。

待衆人起身,風逸便走上前去,然後同楊偉一樣躺在地上,右手輕輕的搭上他的肩膀。

“偉子,這一路你小子總是最滑頭,總是埋怨我訓練太苦,現在嚐到苦頭了吧?讓你小子滑頭這是對你的教訓知道不?”


“偉子,到了那一邊可不能再調皮了,出了事只有你一個人人抗,兄弟都不再你身邊,吃喝拉撒自己悠着點,那**什麼的就別帶了,要是出了事沒人給你兜着,打架沒人跟你赴湯蹈火,你他嗎就是一個人你明白麼?讓你平時偷懶…”


“教官——”衆位一營的士兵頓時開始放聲大哭了起來,抱着風逸,眼神中說不出的悲傷。

風逸不顧他人拉着自己依舊搭着楊偉的肩膀像是敘家常一般一邊流淚一邊道:“偉子啊!你這一走,哥幾個還真捨不得,不過都是大老爺們,哥幾個不流淚…不流淚。”

風逸擦了擦眼淚繼續道:“你得惦記咱這哥幾個,我好歹是你的教官怎麼說也得有些面子,這些話太囉嗦有點說不出口,但若是不說,我怕以後就沒機會了。你別嫌哥囉嗦,知道不?”

“在那邊兒注意形象,別老玩神祕,別老委屈自己,要是夢到你瘦了,哥幾個揣死你!”

“踏踏實實呆着,收收你內臭脾氣,那邊兒不像咱這邊,出事兒沒人真幫你,要是煩了累了,給爺們託個好夢,兄弟永遠陪你嘮叨道天明”

“教官——”

“好了好了,不說了,說多了這小子還不耐煩。”風逸指着面容安詳的楊偉笑了一聲。

“來,弟兄們,拿出你們的氣勢給這小子看看,我們沒有哭,我們依舊是鐵血的男兒!”

“我們的軍歌叫什麼?”

“當兵的人!”

“好——”風逸神情莊重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楊偉。雙手慢慢的向上托起。

一道虛無之火開始在他身下燃燒。

“拿出你們的嗓子,拿出你們的熱血,送兄弟最後一程!”

“是!”

“腰膀子挺直了!”風逸本是說一營的弟兄,但此時卻是連身後的那些士兵都照着風逸的話做了起來。

“和楊偉一起,來,喊出我們的口號!”風逸臉色一變,大吼道:“戰場上誰給我們信心,兄弟!”

“戰場上誰給我們勇氣?”

“兄弟!”

“戰場上誰給我們力量?”

“兄弟!”

衆人的喊聲一聲比一聲高,就連整個戰神谷似乎都顫抖了一下。

“咱當兵的人有啥不一樣——”風逸一起頭衆人目視着漂浮在空中的楊偉,開始齊聲唱了起來。

歌聲洪亮至極,因爲這裏凝結的是一百顆忠勇的心!

“說不一樣,其實也一樣——”衆人唱着,但眼角還是不爭氣的流出了眼淚,有的甚至連嗓子都啞了還在繼續。

重生七零小撩妻:首長,借個種 他媽的,爲什麼要有戰爭!我恨透了他媽的生離死別!”風逸眼眶通紅道。

“敬禮!”

餘下的士兵開始對着楊偉敬禮,這是風逸曾近教導他們過得,屬於軍人的禮儀。


“轟——”

就在衆人對着楊偉敬禮時,風逸終於發動的楊偉身下的虛無之火。

一把火慢慢的灼燒着他的身體,最後化爲灰燼灑落了下來。

風逸急忙運氣玄氣將那骨灰全部裝入一個小壇中,對着劉盡道:“劉盡,這個任務就派你去完成了。”

說完風逸便吧骨灰盒遞給了劉盡。

“是,保證——保證完成任務…”劉盡有些哽咽道。

原本應該慶祝勝利的喜悅,但現在每一個人都沒有了這個心情,此次大戰龍炎雖勝,但也損失慘重。

若不是龍太子等人及時趕到,恐怕又是另外一番結局。

“傳令下去,慶功會明日再開,今日…將犧牲的那些兄弟的屍首火化了,帶回家鄉,並且體恤一定要豐厚,這些皆是我龍炎的忠勇將士。不可怠慢了他們。”那二王叔開口說話了,但似乎沒人覺得不妥,風揚點了點頭,發佈了命令。

“教官——”剩下的六十幾位士兵依舊筆直的站在風逸身前。

“你們都是好樣的,當然也要繼續好樣下去,知道麼?”風逸對着衆人露出一絲微笑。

“是!謹遵教官教誨。”衆人點了點頭,一種離別的愁緒在每個人的心頭蔓延。

“過了今日,我們便要說再見了,不管我們能否再見,請謹記,我們一起奮鬥過!”風逸笑了笑。

“別哭啊,擺脫了我這個魔鬼教官你們應該開心纔是。來,都笑笑,你們總不想讓我離開時看到的是你們一張張哭喪的臉吧?”風逸開了個玩笑,衆人勉強露出一絲笑意,隨後又被無比的悲傷給堙沒。

“你們現在都已成了單兵之王,我相信風將軍會給你們最好的安排,而你們所要做的就是保家衛國,光宗耀祖。”

“當然這些都只是鼓舞人心的屁話罷了,其實我心底的期許是希望你們能回家多陪陪家人…”

“教官——”

“從現在起,我已經不是你們的教官。”風逸糾正道。

“各位兄弟,保重!”風逸對着衆人一抱拳,從第一位將士開始擁抱起來。一直到第六十八位結束。

風逸轉過頭,留給他們一個無比偉岸的背影,將士們卻不知道風逸的眼中已經匯聚着淚珠,在衆位士兵不捨的眼神中,風逸的揹着他們向前走去,他邊走邊念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風逸的聲音不大,卻是宛如樂章一般擊打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就連那二王爺也不禁抹了把眼淚,風逸的身影越來越模糊了,一營的將士們開始對着他漸去漸遠的身影默默地敬了個軍禮。

這一晚,註定是疲憊的,連續多天的戰爭終於結束了,以勝利告終。

風逸相信明天將會是真正美好的一天,數萬的將士會露出笑臉,因爲他們活了下來。

不過風逸並不打算去那慶功會,因爲滄月武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他必須帶着二哥回滄月城。

至於大哥,風逸想他是不會走了,因爲千千郡主來了。

“睡吧——”風逸輕輕的撫摸着水靈兒的俏臉道。

“恩——”水靈兒乖巧的應了一聲, 地底活死人

這一夜風逸很乖,也睡得很好,不知道他有沒有夢道猥瑣的楊偉……

翌日清晨,探子便來報,說真陽的大軍昨夜已經連夜撤軍。

這個消息雖然在意料之中但每一個將士還是高興了一把。

慶功宴開了整整一天,就在衆人玩得歡樂的時候,風逸水靈兒四人卻是已經回到了玄門渡的河邊,與之同行的還有風揚千千郡主。

“大哥,你真的不和我們回去?爹可是很想你的!”風黎又勸了一句。

風揚笑道:“不是不想,你也知道這一戰皇上非常之看中,在你們幾個小子的幫助下成全了大哥我,我自然也得努力一些不是?”

“皇上在帝都召開了慶功酒八百里加急讓我去喝呢。”

“而且他還要接受王爺的冊封。”千千郡主調笑道。

樣子不比水靈兒差半分,只不過隨着時光的流逝她看起來更加的成熟。

“應該還有你們的婚事吧。”風逸笑道。

“不知道下一次我是不是要該口叫千千大嫂了,哈哈——”

“去!你小子,狗嘴裏吐不出象牙。”千千郡主臉色一紅。

“既然如此,那還請大哥多保重身體,有時間了便回家看看父親。”

“這是自然,咳咳——若是千千我兩婚事能成,我一定會帶她迴風家的。”

“這還差不多,那大哥我們走了,保重!”風逸風黎對着風逸一抱拳。

“二弟、三弟——”風揚一把將兩位弟弟抱住,看着他們已經長大成熟的面龐不由得有些感嘆,曾幾何時,三人還一起在後院捉魚,一轉眼,兩人的成就皆是不可限量。

“保重!”風揚說完便,拉着千千郡主轉身離開,他大概是不想讓兩個弟弟看到他眼中的淚水吧。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我們也走吧。”風逸捏了捏鼻子道。

“是啊——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帝少專寵:嬌妻,放肆撩 。”

“你又剽竊我的詩。”

“什麼剽竊,我只是應景而吟啊。”

四人說說笑笑慢慢的消失在了玄門渡,只留下一條清澈的小河,萬古流淌….

(本卷完) 微風輕拂着水面,路旁的幾棵老樹已經落了滿地的黃葉,秋已去,東又來。


空氣中的溫度開始慢慢的下降,江畔上似乎有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而此時的風家大院中,風逸拉着水靈兒的手,坐在一棵快要禿頭的老樹旁。

樹葉隨着秋風漫天飛舞,人影有些單調。

不知大哥和軍中的幾位兄弟可好?“風逸隨手抓了一片葉子嘆了口氣。

“想他們便去找唄。”水靈兒靠在風逸肩膀上道。

風逸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滄月武會明天就要正式開始了,據說羅天行會回來,你有什麼打算?”水靈兒面容中帶着一絲憂色問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就不信短短的時間內他便能突破到玄君大成。”風逸語氣中帶着自信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參加武會的人又何止千百,你怎麼知道能和他打一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