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嚏,啊嚏!”

正在606寢室胡亂翻着漫畫《機器貓》的何乃軒突然打了兩個噴嚏,怎麼了?怎麼好好打噴嚏了?

一旁二大爺似的躺在牀上翻着《七龍珠》的賈也擡頭問道:“感冒了?”

“錯,一想二罵三感冒,六哥打了兩個噴嚏,說明有人罵他!”

趴在上鋪的樑宇翻着手中的《數碼寶貝》插嘴說道。

“老六惹你家小敏敏不開心?這麼狠,都開始罵上了?”

老大鄭旭凱扔下手中的《阿衰正傳》,換了一本《葫蘆娃》嘿嘿的奸笑道。

何乃軒知道不能理會這幾個牲口,一理會那就沒完了,指不定怎麼死的呢!

“砰!”

滿嘴油膩,一手抓着一隻雞腿的江東語踹開寢室門走了進來,然後一個後踢腳關上門。

“讓讓,我昨天沒看完的《犬夜叉》呢?”


“老四,你要是敢將你油膩的爪子放到老五的書上,你絕逼會死的很慘!”

“靠,我嚇大的!”

這個時候二哥宋江濤關上筆記本電腦,一本正經的站了起來,環繞了一圈牲口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道:“你說說你們,成什麼樣子,人家別人在看什麼職場管理指南,厚黑學。你們再看看,你們看的什麼?《葫蘆娃》!《犬夜叉》!《足球小將》!”

“你以爲你真有七個兄弟啊,還都是葫蘆娃!” 我希望這是你想要的 :“犬夜叉!你還想變條狗,你倒是先叫兩句啊!”

“汪!汪!”

江東語很是配合的來了兩聲,頓時宋江濤越發的垂頭喪氣:“沒救了,徹底沒救了。”

“足球小將!國足那麼爛,看足球不如回家種紅薯,等有錢了,買一支球隊非要拿他個三連冠的亞冠。”

“靠!做夢呢!”

聽着宋江濤說夢話,賈也終於忍不住打擊了。這幾天,失戀的張飛恢復過來了,可這傢伙不知道哪根筋又搭錯了,愣是買了幾十本漫畫回來,一天一本,看的津津有味,不亦樂乎。

現在不在宿舍,看樣子又去搞漫畫了。


宿舍的人近墨者黑,連最愛研究日本愛情動作片的宋江濤都不看片了,愣是看起了漫畫。

連帶着9舍六層的一羣牲口們現在來606寢室不是來借帶色的片了,是來借漫畫了,真有意思。

“哎,你說孫悟空到底是中國的,還是日本的?”

賈也翻了個身子,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問道,樑宇哼了一聲說道:“那你說日本是哪的?”

“中國的啊!”

“那不結了!”

“不好意思,看書看的有點上腦了,忘記了這個基本常識。”

衆人:“……”

宋江濤晃悠到何乃軒面前捅了他一下說道:“你真相信有機器貓?未來不一定有時空機器。”

何乃軒想了一下,將書本合住,神祕兮兮的說道:“我有一個辦法知道未來有沒有時空穿梭機!”

“啥辦法?”衆人都來了興趣。

何乃軒一本正經的說道:“你找一個不容易腐爛的盒子還有紙條,在紙條上寫着:我的子孫,我是你們的祖先某某,如果你的時代發明出時空機器,那麼就穿越回2008年多會多會。如果沒有,請繼續將此盒子放好。”


“然後你將盒子藏好,當傳家寶傳下去,說不定你剛寫好,沒過幾秒鐘,你的子孫就坐時空穿梭機過來了呢。”

“啊!有道理誒!”

“……” “我靠,這哪來的?”

何乃軒下午覺得犯困就在606寢室補了一覺,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卻聞到一股肉香味道,準確的來說是這股肉香味道把他叫醒了。

睜開眼睛一看,我靠!何乃軒發現江東語還有賈也,宋江濤蘇峯四個人圍着一個電飯鍋,鍋裏似乎煮着肉湯,因爲一股濃郁的肉湯香味刺激他的鼻蕾。

蘇峯滿臉通紅的圍在正中央,用筷子攪動着,旁邊放着鹽,油,花椒等等一系列的東西。

而樑宇還有張飛兩個人也是忙活着搬着啤酒,鄭旭凱則站在門口似乎在放哨。

“幾個意思啊?”


何乃軒扔開枕頭旁邊的漫畫書,摘下耳朵裏邊的耳機,目瞪口呆的看着這幾個牲口。

蹲在地上的江東語夾起一塊目測不知道是啥玩意的肉塊在嘗着味道,聽到何乃軒說話,這貨扔下肉塊急忙揮手說道:“老何,快來,快來,這是老五在生物系研究生的實驗室偷的兔子。”

兔子都是生物系實驗室裏無菌培養做實驗的,隔一段時間就少一兩個沒有人會注意的,就算髮現,也以爲是遭黃鼠狼偷了。所以,這幾個傢伙一合計就動手了。何乃軒聽到江東語的解釋後才知道,張飛他們已經偷過一次了,上次只不過他不在。

“……”

何乃軒真的無語了,這羣牲口真的太能玩了,不過聞這味道確是不錯,真的很香,怪不得讓蘇峯圍在中間,這羣牲口都不會做飯。

這肉湯味道真的很香,還搬了兩箱啤酒,城裏人就是會玩。

麻溜的幾個人關上房門,開始喝酒,煮着兔肉火鍋,江東語這孫子就是陰險,打了個電話,孫瀟帶了一大包乾菜過來了,九個人開始圍着鍋不亦樂乎的吃了起來。

原來,孫瀟上次也過來了,怪不得這次剛一打電話就溜了過來,孫瀟進來之後直接打電話給自己手下人說今晚不用查606瞭然後就掛了電話,這樣一來就沒有學生會的人亂闖寢室了,這就是權利的好處,也是叫孫瀟的原因。

吃着火鍋喝着酒,這樣的生活太爽了,吃了一半,江東語就溜了下去,寒假他老子給他打電話了,說讓他不用回來了,讓他去勤工儉學,鍛鍊自己去。也就是說江東語這個寒假就不能回去了,寒假還要勤工儉學養活自己,因爲他老子已經將生活費停了,到了開學才能恢復過來。

你說這叫什麼事?

江東語找的活是人神共憤的活,他被自家老子擺了那麼一道之後,其實也多少知道是什麼意思,他很快就託學生會幾乎快要一手遮天的孫瀟打了電話,孫瀟和江東語不僅是一個籃球隊的,又因爲談得來,關係也不錯。

孫瀟答應幫江東語找工作,找了半天,孫瀟無奈的告訴江東語說因爲快要放假所以活不好找了,只有個人神共憤很傷人品的活你幹不幹?

江東語生活費都要停了,哪裏顧得上這些?他當時拍着胸脯說當時說掃女廁所我都幹,不干我就沒飯吃了。

孫瀟擺擺手告訴他那倒不是掃廁所,就是草地上清場的活。江東語立刻崩潰了,不可思議的叫道:我靠,你別告訴我就是那個提着手電筒亂轉的?孫瀟說恭喜你猜對了,可是沒有獎金!你要是不樂意的話就再幫你找找。江東語想了半天說道算了,時間不多,就這個活吧。

江東語花銷挺大的,畢竟還有一個媳婦張瑾,兩個人經常出去啪啪啪不需要花錢嗎?和張飛租的房子隔音效果差的要命,而且還特別冷。

媽呀!命苦啊!

江東語接下了這個活就給家裏的老子彙報,說吃飯沒問題了,可是泡妞的錢不夠?說大爺能不能發發善心接濟接濟,結果讓江東語差點噴血而出,鬱悶至極的是,他老頭子居然驚喜五分的說道:“小子你居然真找到活幹了?原本我還以爲你找不到,準備今天要給你郵錢了。找到了就做吧,錢不夠就暫時愛的泡了,腎虧了就不好了!正好多幹點時間體驗體驗。”

江東語:“……”

何乃軒知道這件事情後,很認真的對江東語說:你絕對不是你爸親生的。

就這樣江東語放寒假也只能在中大做清查草坪這份有前途的工作了,今天吃完兔肉火鍋,居然還要出來幹活,命苦啊!都是爲了錢,說多了都是淚,不能提了…

按理說這個時候已經是冬天,要是在草坪上幹啥的話也實在是冷了點,照理江東語的這份有前途的草坪清理工的工作應該是沒有什麼活幹了,可是根據晉原大學長久以來的經驗,說就是有人喜歡這個環境,而且這段時間最容易發生點什麼事,前幾天教導處突襲還真抓住幾個。

尤其幾個負責勤工儉學的輔導員說,現在的年輕人火氣大,像這種天氣還是可以抵禦的。

因此江東語還是得和幾個大三的老鳥們一起提着手電筒轉戰於晉原大學的各個草坪,只不過到了冬天了,時間提早了一個小時,本來十一點出動的現在是十點就出動了。

“注意啦,注意啦,六分鐘後就要進場啦,忙活完了的該撤退了,沒忙活完的抓緊時間,時間就是生命,時間不等人。”

大三的一個老鳥拿着手電有氣無力的喊着,一旁的江東語好奇的問道:“爲啥是六分鐘啊?”

老鳥不屑的回答:“六六大順唄。”

“去死!”

這個時候,江東語一般都用圍巾圍住半邊臉,給熟人,尤其是319寢室的孃家人看到的話這麼喊着還真是挺丟人的。不!不是挺丟人的,是丟人丟到家了。

“搞什麼?怎麼這麼早。”

在一教後面的草坪,一個鬱悶的聲音響起,兩個衣衫稍微有點凌亂的男女匆匆低着頭離開。

江東語身邊的一個老鳥“誒”了一聲,江東語立刻湊了上來問道“怎麼了學長?難道那個是你女朋友?”

“你丫的滾一邊去!”

“他沒女朋友,他女朋友是他的右手,要是出軌的話,只能是他的手握着別人的小弟。”

“靠!”

聽見另一個老鳥的解釋,江東語腦補了一下這個很是有意義的畫面,頓時打了個寒顫,不行!太可怕了!

老鳥沒有理會他們就說道:“這個禽獸看起來很是面熟啊,我有點印象,好像是前幾天就在廊園那邊的草坪上見過,幾天沒見,他旁邊的妹子倒是好像又換了一個啊。”


江東語歪着腦袋想了半天,沒想起來啊,一隻老鳥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這是第三天干活,別搞得你幹了多久似的。”頓時江東語恍然大悟的樣子。

這個時候另外幾個老鳥卻用帶點嫉妒的語氣對那個說話的大三老鳥說道:“又不是第一次做這個,你難道不知道每年總有幾個這樣的人好不好?”

“禽獸!”

“衣冠禽獸!”

“禽獸不如!”

“行了,別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回去了!”

……

江東語回到寢室樓下的時候,正哼着歌曲在下邊晃悠的時候,突然拐彎處跑出來一個人影,一不小心撞了他,頓時江東語發飆了:“瞎啊!”

人影可能是想要道歉的,可是看到聽到罵人聲,停下了急匆匆的步子看向江東語。

“我靠,又是你!”

兩個人看清楚對方面孔的時候,不約而同的叫出了聲音,原來人影正是郭靜。

郭靜似乎有急事朝着校門外跑去,她指着江東語齜牙咧嘴道:“今天老孃有事,饒你一命!”然後,轉身快去離開。

“怕你不是爺們!”

喝了酒的江東語絲毫不慫,轉身上了樓。 這座城市是這麼的大,這麼的擁擠,卻是又這麼的讓人感覺到燈紅酒綠,紙醉迷金!

走在路邊的何乃軒站立在這圍繞着自己的高樓大廈之中,心中稟然無比。如果他不重生的話,他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是不是如同匆匆忙忙從自己身邊擦肩而過的上班族一樣,爲了所謂的城市戶口,城市身份,房子車子而拼命的努力着?慢慢的會忘卻了觀望這路邊的風景,這豪華都市的另一面它該擁有都市之美。

喪失了生活的激情,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每天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只知道上班下班吃飯,週末想着去哪裏買東西?會怎麼樣休息?

突然有一天在睡夢中驚醒,感到無助的迷茫,拍着自己的臉頰自言自語:我活着爲了什麼?

活着爲了什麼?

活着爲了錢?爲了美女?爲了事業?爲了享受?還是……

可以說這些都有,但是人活着終究有一點,那就是好好活着。這一點很簡單也很通俗,好好活着是什麼意思?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即使是農民工,即使是乞丐,即使你是一個富二代,每個人的生活都可以有時間編織成一本名爲《回憶》的個人小說,它們的精彩不亞於一本點擊量超高的網絡小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