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導演,這戲我沒法拍了!你這都找的什麼演員啊?

會不會演戲啊?台詞這種基本功底都不會嗎?」

被鹿一凡這麼一搞,五十嵐火氣馬上上來了。

直接把眼罩一摘,摔在地上,怒吼了起來。

諾蘭長嘆了一口氣,走了過來。

他是極其討厭五十嵐的。

可他惹不起!

人家是荒木影業的人,這部劇的總投資就是荒木影業的。

沒了荒木影業的支持,戲拍不完,皇族那邊可是要殺頭的!

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所以一向在乎自己名譽的諾蘭,為了小命也不得不向資方低頭。

權衡片刻之後,諾蘭苦著臉道:

「凡,你今天是怎麼了?平時這幾句台詞根本難不住你的啊?」

鹿一凡抬頭:「導演,是他先數數的。反正都是要後期配音,我全程說拼音也不過分吧?」

「而且,你看我表演有出任何紕漏嗎?」

「這……」

諾蘭被說的啞口無言。

最無奈的就是雖然鹿一凡說著拼音,人家演的還是劇本里的戲!

「凡,你就多擔待一些吧……他……哎,你也知道五十嵐是個什麼貨色。」

諾蘭苦著臉道。

「攏共八句台詞,這都記不住,還當什麼演員?

吃翔都不配吃熱乎的!」

鹿一凡不屑的道,聲音還故意特別大,讓五十嵐聽見了。

看著鹿一凡那一副吊吊的樣子,五十嵐也是氣的不行。

他是誰?

和之國的大明星!

推特粉絲都快上千萬的當紅炸子雞!

就算是和之國知名的老演員,也從來沒這麼掃過自己的面子!

如今這個時代,可不是論資排輩的時代了。

那是誰有背景,誰有金主爸爸撐腰,誰就牛逼!

五十嵐直接不樂意了,脫了衣服往地上一摔,罵道:

「你算什麼東西? 寵婚撩人:霍少我們領證吧 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誰?

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這戲我不演了,你們一個個的也都別想繼續拍了!」

說完。

五十嵐直接往保姆車上一坐,左手手機,右手點煙,罷演了。

諾蘭長嘆一聲,走到鹿一凡的面前道:「凡,真的很抱歉,我知道這次不是你做錯了。

下堂妃不愁嫁 但是得拜託你去和五十嵐道個歉。」

「憑什麼?」鹿一凡道。

「人家是資方,我們沒辦法啊!舊時代或許我們還有資格跟資方爸爸叫板。

但是這個時代,誰敢跟金主叫板啊!」

蘇珊同樣過來勸說道。

「凡,你就去勸勸吧。不勸好他,咱們劇組的資金不到位,回頭皇族問罪下來,你倒是沒事,拍完拍屁股走人了。

我們可是要掉腦袋的!」

癡情總裁獨寵保鏢妻 諾蘭哀求道。

「凡,你就去低頭認個錯吧。

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去認錯,不丟人的。」

蘇珊也說道。

傑克在一旁卻是幸災樂禍了起來。

該!!!

誰讓你那天讓老子出糗的?

「讓我認錯?行啊!」

鹿一凡站起來,對著五十嵐大聲喊道:

「五十嵐,我給你最後十秒鐘,向我認錯道歉!

否則,這戲我也不演了!」

五十嵐都氣樂了。

你腦殘吧?

我還向你認錯道歉?

反過來了吧?

「你就是給老子一天,你看看老子能給你個弱智道歉嗎?」

五十嵐不屑的道。

這個叫鹿一凡的傢伙,恐怕還沒搞清楚狀況吧!

連諾蘭自己都不放在眼裡,你算個什麼玩意啊?

「哎喲,凡,你怎麼能……哎……」

諾蘭也沒轍了,嘆了口氣,甩手扭頭走了。

這爛攤子,誰愛收拾誰收拾去吧!

他夾在中間兩頭難做人,算是窩囊透了!

「凡,你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整個劇組的人的性命都掌握在荒木影業的手裡。

你倒好,拒不道歉,還招惹人家!

你是有職業精神,有節操了,我們呢?

我們難道就不知道什麼是職業精神嗎?」

傑克趁機怒罵道。

「傑克,你別說他了,本來就不是人家的錯。」

蘇珊嘆了口氣道:「回頭去問問導演該如何解決吧。」

歸根結底,其實還是五十嵐一個人的錯。

這個劇組裡,誰都沒有錯,包括鹿一凡。

「蘇珊,你放心吧,待會兒他就會哭著喊著跪著來求我原諒了。

咱們劇組不會有事情的。」

鹿一凡道。

「噗……」

傑克如同看白痴一樣看著鹿一凡:「你這人說笑話也不用說這麼冷的笑話吧?

還哭著喊著跪著求你?

你怎麼不說他喊你親爸爸呢?」

「如果待會兒他求我了,怎麼辦?」

鹿一凡道。

「行啊,待會兒五十嵐怎麼對你,我就怎麼對你。」

傑克不屑的道。

甚至心裡還有一絲小期待。

五十嵐能怎麼對鹿一凡?

還不是像對兒子一樣對待他嗎?

那自己一會兒也可以像對待兒子一樣對待鹿一凡了。

鹿一凡點點頭。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那頭,荒木櫻子看到了鹿一凡的號碼,慌忙的按下了接聽鍵:

「主人,您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難道是想我了?

荒木櫻子心中有一絲期待。

「你培養的好手下啊!」

鹿一凡冷哼道。

荒木櫻子一聽,頓時全身大汗淋漓。

這是嚇得!

主人這語氣不對勁啊!

完全是質問的語氣!

「主人……櫻子做錯什麼了嗎?請主人點明!」

哪怕是在電話那頭,荒木櫻子也忍不住跪在了地上。

自己這個主人,只要一怒,那絕對是血流千里!

當初鹿一凡屠掉荒木家,幹掉須佐能的時候,荒木櫻子可是就在旁邊看著的。

這位絕對是個惹不起的爺!

「你手下的荒木影業來了一個叫五十嵐的大爺跟我演對手戲。

晾了我一天,我也不說什麼了。

對台詞還跟我在那數數玩!現在還要我過去向他道歉。

嘖嘖嘖,荒木影業好厲害啊,你荒木櫻子調教出來的手下也好厲害啊!」

鹿一凡冷笑道。

「什麼?!」

荒木櫻子一聽,氣的嬌軀都在顫抖。

這位可是她都得規規矩矩跪著叫主人的大人物!

惹這位爺一個不開心,荒木家都得玩完!

自己也肯定會死!

區區一個戲子,居然敢讓自己主人去道歉?

這簡直是反天了啊!!!

「主人,請您稍等,我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給你一分鐘,解決這件事。」

電話一掛斷。

荒木櫻子立刻聯繫了荒木影業的CEO。

把荒木影業的CEO罵了一個狗血淋頭。

「告訴五十嵐,今天如果得不到主人的諒解,以後別說當明星了。

奶爸的修真人生 直接給我海葬了這個混蛋!!!八嘎!!!」

半分鐘后。

還在玩遊戲的五十嵐突然接到了荒木影業CEO的視頻來電。

他趕忙關掉了遊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看上去諂媚一些。

荒木影業的CEO可是掌控整個和之國娛樂資源的頂級大佬。

一言就能定他生死。

他可得罪不起!

「老闆,您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五十嵐,我¥%#¥%……」

劈頭蓋臉的一頓痛罵!

罵的五十嵐都懵逼了。

「老闆……我……我怎麼了?」

五十嵐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今天是不是得罪了一個叫鹿一凡的?」

「啊?他跟我演對手戲,還羞辱我。不過,他就是個死跑龍套的,我得罪他應該沒什麼事兒吧?」

「死跑龍套的?呵呵,好一個死跑龍套的!

你知不知道你口中這個死跑龍套的,就是荒木家主荒木櫻子的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