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

那火燒火燎的感覺,陳成天怪叫一聲,頭猛的竄了起來,嘭的一聲磕在桌底,一聲慘叫,兩名誅神的兄弟,不由分說,一人拉著一條腿,直接擦著地面拉了上前!

陳成天真是嚇破了膽,見到葉浪之後,連滾帶爬的竄了起來「葉浪,葉大爺,爺爺,饒命啊,不關我的事,都是他們兩個指使我的,我什麼都不知情……」

張狂聽到陳成天如此話語,當即怒目瞪向陳成天,發出嗚嗚的聲音!

葉浪饒有興趣的看著張狂,微微一笑「張老大似乎有很多話要說,放開……」

守在張狂身邊的兄弟,急忙放開張狂,並且將張狂嘴裡的破布拿掉,張狂二話不說,直接撲倒了陳成天,大吼道「王八蛋,我殺了你,若不是你,我們怎麼會落得這部田地,你不是說葉浪死了么?那他嗎是誰?」

陳成天貴為一方集團董事長,平日里養尊處優,張狂身高馬大,哪裡是張狂的對手,當即便被一頓爆揍,葉浪揉了揉額頭!

楚歡上前,嘭的一腳踹在張狂的肩膀上,張狂頓時橫飛了出去,擦著地面滾了兩圈,張狂的小弟們見到自己的老大被如此對待,一個個低下頭,不忍再看,這場面未免有些太難看!

張狂倒是也配得上這個名字,噌的一聲竄了起來,沖著楚歡大吼道「你他么敢打我?找死!」

話落,張狂便向著楚歡衝去,誅神眾人作勢就要拿下,楚歡卻是大吼一聲「都閃開!」

眾人腳步一頓,並未查插手,楚歡不退反進,一個健步快速沖了上前,身形一彎,躲過張狂的一拳,狠狠的撞在了張狂的肚子上,張狂悶哼一聲,緊接著直接被楚歡抗了起來,狠狠的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橫摔!

「噗!」

楚歡這一擊雖然有留手,但也不是張狂能承受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躺在地上哀嚎不已,楚歡翻了翻白眼「煞筆,到現在還看不清形勢,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張狂拚命的搖著頭,他是開發區一方大佬,十數年不倒,何曾被人如此對待過,而反觀金面佛爺萬德方倒是顯得很安靜,一張臉布滿了蒼白,雖然不願意接受,卻似乎有些認命!

張狂艱難的扭過頭,看向葉浪「葉浪,我告訴你,你最好放了我,我的兄弟們就在門外,一旦我出了什麼問題,他們一定會衝進來,砍死你,還有我開發區的兄弟,能是你誅神比擬的么?你最好實相點……」

葉浪點了點頭,急忙道「張老大這話說的是何意?我本就沒想著怎麼著你啊?放張老大離開!」

眾人紛紛一愣,不懂葉浪的意思,葉浪淡淡道「開門!」

張狂也沒想到葉浪會這般爽快,頓時覺得腰也不疼了,腿也不抽筋了,噌的一聲竄了起來,興奮的向著大門處跑去!

「轟隆!」

誅神總部的三層大門打開,然而,張狂卻是滿臉絕望,左半邊還有著重生的興奮,右半邊卻是絕望的死灰,複雜的表情呈現在張狂的一張臉上,很是精彩!

因為,張狂入眼的全部都是誅神押著自己的人,張狂面色慘白,向後退卻,顫抖著身形,噗通一聲倒地,一步天堂,一步地獄,張狂徹底認清楚了掩飾,連跪帶爬,帶著哭腔「葉老大,你放過我,我在也不敢了,一姐,一姐,求求你,幫我向葉老大求求情,放過我,我願意做牛做馬,我就是一攤臭狗屎,我該死……」

江一一直看著桌上的生日蛋糕,聽到張狂的話語,終於回過神,面色淡然,好似未聽到張狂的話語,而是轉身看向葉浪「葉少,希望我沒有看錯你,因為我輸不起……」

話落,江一居然轉身離開,葉浪微微一愣,他本以為江一會為他們說情,然而,江一什麼都沒做,想起江一那句話,我只為你而來,讓葉浪眉頭緊皺,這女人有些妖,是敵是友還不知,得小心啊!

「送送一姐……」

龍一與龍龍的眼神也在看著葉浪,要不要趁著這個機會,將一姐拿下,一併收拾了開發區,而葉浪只是如此說了一句,龍一猶豫片刻,還是並未說什麼,點了點頭,跟上一姐!

忽然,江一腳步一頓,轉頭看向葉浪「葉少,待你入主開發區時,江一絕對不是你的絆腳石,我雖不願雪中送炭,卻願錦上添花,我在開發區等你……只要你進的來……」 葉浪微微一愣,不願雪中送炭,卻願錦上添花,這個女人是在暗示自己什麼?

「一姐慢走!」

葉浪急忙擺了擺手,一姐頭也未回,帶著自己的兩名手下快速離開,望著那款款而行的背影,葉浪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這個女人,不一般啊!

「葉少……」

這時,劉拓走到近前,輕聲附耳「葉少,警察局那邊來人……」

葉浪點了點頭,這麼大動靜,警察不到才怪,尤其是在白天,當下對著劉拓問道「能處理好么?」

劉拓露出一抹自信點了點頭,旋即轉身離開,身後十幾名兄弟急忙跟上!

葉浪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坐在一張椅子上,看向張狂與萬德方,搖了搖頭「張老大,萬老大,二位還有什麼想要說的么?」

張狂身形一顫,萬德方也是回過神,暮的一笑「沒想到啊,沒想到,我萬德方英明一世,卻糊塗一時,敗在了陳成天身上,哈哈……」

萬德方情緒很是不穩定,若正常開戰,他開發區勢力雄厚,怎會懼誅神?卻沒想到,自己把自己當成了禮物,直接送到人家誅神總部里,真是可笑!

葉浪努了努嘴,揚手一背,嘆息一聲「知己仇難遇,良朋非易逢,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噗通!」

萬德方面色一變,跌坐在地面上,望著葉浪的眼神充滿了絕望,嘴唇顫抖著「我只想問一句,葉老大,可否放我一條生路?」

「如果現在我們兩個的身份互換,你覺得你會怎麼做?」

葉浪微微一笑,好似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可落在張狂與萬德方心頭,可是句句誅心!

「葉老大,求求你,放過我,您就當我是一個屁,給放了好不好?求求你……」

張狂心態徹底崩了,不停的作揖磕頭,可嘆一方大佬,卻淪落到這種田地!

萬德方咬著牙,顫抖著,他知道,說什麼也是無用,認命般「葉老大,我認了,請你放過我的妻兒,有什麼事,沖我來,他們是無辜的……」

「兩位老大這是說什麼呢?」

突然,葉浪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兩人身前,兩人頓時嚇了一跳,葉浪蹲下身形,滿臉燦爛微笑的將兩人扶了起來,嘿嘿道「兩位老大真是愛說笑,咱們這都是一家人,幹什麼呢這是,別鬧昂,乖!」

一步天堂一步地獄,這讓現場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什麼情況?

哈利波特之眠龍勿擾 兩人滿臉錯楞的被葉浪攙扶著站起了身形,猛吞了一下口水,不明白葉浪這是什麼意思!

眾人也是疑惑不已的看著葉浪,之前的葉浪還冰凍三尺,如今卻熱情似火,牽著萬德方與張狂的手,就像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這個噓唏溫暖啊!

「葉葉葉……」

張狂目瞪口呆的看著葉浪,結結巴巴的葉了半天也沒說出個一二三,葉浪好笑的看著張狂,急忙擺手「張老大別這麼說,不然我總以為你管我叫爺爺了!」

葉浪本事一句玩笑話,然而,張狂卻激動的喊道「葉老大,葉大哥,爺爺,只要你放了我,別說叫爺爺,管你叫祖宗都行!」

葉浪哈哈一笑,擺了擺手「張老大嚴重了,什麼放不放的,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不僅僅張狂與萬德方懵圈了,就連誅神自己人都懵了,萬德方眉頭緊皺,糾結半響才開口道「葉老大,你到底什麼意思……」

葉浪微微一笑,急忙道「這都不叫事,行了,你們把開發區的朋友都放開,都是自己人,幹什麼呢?放開,萬老大,張老大,咱們這邊坐著說!」

旋即,萬德方與張狂迷迷糊糊的被葉浪拉到座位上,誅神眾人也將開發區的人放開,然而,卻有意而為的將開發區的人圍了起來,若開發區的人敢妄動的情況下,誅神眾人絕對能在第一時間解決掉開發區的人!

葉浪,萬德方,張狂,三人坐在一處圓桌上,然而,唰的一聲,誅神的二三十號人瞬間圍了上來,里三層,外三層,張狂與萬德方頓時一陣哆嗦!

葉浪一瞪眼「幹什麼呢?喝個茶需要這麼多人看著么?一個個沒事做?還不給萬老大跟張老大倒茶?」

「唰!」

眾人瞬間分散,兩名兄弟急忙快速上前,給萬德方與張狂倒茶!

「萬老大,張老大,照顧不周,請多多包涵,請喝茶!」

葉浪微微一笑,輕輕擺手,對著二人說道,二人滿臉糾結的看著葉浪,又看了看周圍的一圈人,實在是喝不下去,這種時候還能喝茶,這得需要什麼心態!

葉浪面部表情微微一頓,聲音不大,卻聽出了一絲寒意,對著兩人問道「是我們誅神的茶不好喝,還是兩位老大不願意給我這個面子?」

聽出了葉浪話中的韻味,周圍的誅神眾人,紛紛向前踏了一步,兩人頓時一陣哆嗦,急忙一飲而盡,將茶水喝了一個乾淨!

「味道怎麼樣?」

葉浪笑眯眯的身子向後倚靠,對著二人問道,二人頻頻點頭,至於茶的味道是什麼樣子,鬼才有心情品嘗,兩人現在是絕對的食之無味啊!

面對這種感覺,兩人實在是受不了,萬德方一咬牙「葉老大,您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給個痛快!」

張狂面色一變,急忙打斷萬德方「老萬,你這是什麼意思,葉老大不是說了么,咱們是一家人……」

「張狂你夠了,你別在自己騙自己了,你覺得葉浪能放過我們兩個么?」

萬德方倒是有些骨氣,起碼比張狂倒是骨氣足的很,對著張狂一陣大吼,張狂面色慘白,額頭流下一絲汗水,說了一句讓自己都不信的話「萬一呢……」

「哎,兩位老哥這時眼中了,張老大說的對,咱們是一家人,你說這種話話就見外了,好吧,那既然是一家人,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有話我就直說了,我是這個意思,我覺得二位老哥日理萬機,事情也多,我吧,又年輕,又有經歷,所以啊,我提議,這個開發區,咱哥幾個一同管理怎麼樣?」

兩人微微一愣,皆是疑惑不已,張狂直接問道「共同管理,這怎麼管理?」

萬德方眉頭一皺「你的意思是,你想進入開發區?」

「不不不……」

葉浪伸出手指搖搖頭「我的意思是,張老大跟萬老大的勢力,就併入誅神吧……「 張狂與萬德方聽聞此言同時愣住,葉浪卻笑容不淺,這語氣似乎是在商量,可張狂與萬德方卻沒有拒絕的勇氣!

張狂楞了楞,還是對著葉浪詢問道「葉老大,您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還不夠明顯?」

葉浪有些好笑,張狂不是沒聽明白自己的意思,應該是不甘心還是不死心?葉浪繼續道「那好,我就在解釋一遍,張老大的勢力,萬老大的勢力,同時併入誅神總部,但是對外宣稱,還是以張老大跟萬老大的名頭為主!兩位大佬覺得怎麼樣?」

「我覺得沒什麼問題!」

葉浪話音剛落,說話的居然是萬德方,毫不猶豫的對著葉浪回應道,張狂身形猛的一頓,低聲不滿的對著萬德方喝道「老萬,你瘋了么?」

旋即,張狂對著葉浪說道「葉老大,我跟萬老大商量一下,您稍等……」

「請便!」

葉浪微笑著點點頭,一副完全沒問題的樣子,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

「萬德方,你是不是瘋了?葉浪的意思很明顯,什麼共同合作,一家人,他的意思明顯是要吞併我們兩家,成就他誅神,說的好聽叫合併,你傻了你才會答應?」

張狂急赤白臉的對著萬德方說道,然而,張狂的意思,萬德方又如何感覺不到?

「瘋的不是我,瘋的是你?你覺得不答應的話,我們能從這活著出去?葉浪能答應放過我們兩個,作為條件,便是用我們去更好的統治開發區,然後在把我們剔除……」

顯然,萬德方看的要比張狂透徹,但是他還是沒有考慮太多就答應了,因為這是他們活命的代價!

張狂面色明顯一白,這才想起,現在自己是誅神的刀俎魚肉,人家想怎麼捏就怎麼捏,而不是在跟你商量,自己只有答應的權利,沒有拒絕的資格!

萬德方徑直走到葉浪身前,微微一笑,或許在萬德方眼中,金錢,名利,都不如命重要,有命陪著老婆孩子才是他現在該做的事情,此時的萬德方倒是有些坦然「葉老大,我有一個條件……」

龍一與龍龍眉頭一挑,我擦了,這兩比人真是給臉了,居然都敢要條件了,然而,葉浪的表情一如既往,沒有任何變化,兩人便也沒動靜,葉浪點了點頭「萬老大直說便是……」

「我想要活著……」

萬德方不假思索的說道「我只有這一個條件,我要活著……」

葉浪毫不猶豫的回答「以萬老大的身體素質,想必長命百歲不是什麼問題!」

「此話當真?」

「我以誅神擔保!當然,萬老大要把誅神當成家人,否則我還真不能保證什麼!」

葉浪微微一笑,像是對老朋友聊天一樣,萬德方深知就算葉浪不做什麼承諾,自己也沒有什麼選擇權,能讓葉浪說出這些話,萬德方心裡上還是多了一絲安全感,當即苦笑著搖搖頭「我沒有任何問題了,隨時聽后差遣!」

這時,葉浪偏頭看向一臉糾結的張狂「張老大,你那邊還有什麼問題么?」

張狂心裡發苦,也是跟著搖了搖頭,葉浪拍了拍手,站起身形「我就說嘛,都是自己人,大家都不必客氣了,楚歡,通知其他人,十分鐘以後開會,那個,龍一,龍龍,帶上萬老大跟張老大,我們一起開一個內部會議……」

「是!」

三人同時應了一聲,與此同時,龍一與龍龍分別站在張狂與萬德方身後,萬德方與張狂心裡五味雜陳,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沒有絲毫的辦法!

帶上張狂與萬德方開會,無非就是怕他們起什麼心思,倒是為了穩妥,卻不知,開發區的人早已各個認命,老大都完犢子了,他們還爭什麼?一個個如霜打了的茄子,垂頭喪氣,再加上周圍都是誅神的人馬,對於開發區的人來說,場面一度尷尬到極點!

誅神會議室!

齊天神記 葉浪坐在主坐,楚歡,太子,余天,左右落座,而張狂與萬德方則是被龍魂六隊七人夾在中央,當真是生不起一點反抗的心思,這都是什麼人啊?

居然還有一條胳膊的,還有那個女人,也太漂亮了,跟他們在一塊就感覺美女與野獸的既視感,尤其是那個兩米多的大漢,就跟一座小山似得,萬德方與張狂見到龍三,有一種喘不過來氣的壓力,殊不知,龍魂六隊?哪個是正常人?哪個又不恐怖?

除了劉拓在解決善後的事情,其他人已經全部到齊!

「好了,大家都安靜了一下,認識一下我們的新朋友,張狂,張哥,萬德方,萬哥……」

葉浪介紹的很熱情,兩人也是急忙賠笑,然而,迎來的卻是一陣白眼,若不是葉浪在此坐鎮,怕是兩人早就沒命了!

眾人不明白,葉少為什麼還留著兩人的命,這兩個可是想要殺葉浪,佔領誅神,對於這種人,宰了便是!

「行了行了,言歸正傳,誅神入主開發區,誰準備走一趟?」

葉浪擺擺手,對著眾人說道,眾人紛紛應聲,一個個激動興奮不已,老城早已到了飽和度,開發區是一個新地圖,這對於誅神的熱血青年來說,在合適不過!

葉浪面帶微笑的看著大家,旋即緩聲說道「好,都去,楚歡坐鎮老城,其他的人全部進駐開發區……」

「好……」

「爽……」

「卧槽,憑啥啊葉少,為啥我不能去?」

楚歡頓時急了,噌的一聲竄起來,大喊三個字,不答應,葉浪努了努嘴「我陪你留在老城……」

「葉少,你三思啊……」

楚歡急的抓耳撓腮,急慌慌的說道,葉浪點了點頭,楚歡這才稍安,緊接著便聽葉浪說道「就這麼定了……」

「噗通!」

楚歡一個踉蹌,顫抖著身形,無語問蒼天!

「砰砰砰……」

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葉浪微微一愣,說道「進!」

劉拓三步並作兩步,急忙走了進來「葉少,出了點問題,一個姓蕭的女警官……」

葉浪嘴角一抽,一種不祥的預感,急忙道「不會是蕭露吧?」 眾人微微一愣,葉浪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什麼事干不出來?還能有什麼人光提名字就能讓他忌憚?

葉浪不禁想起蕭露,那風風火火,一言不合就拔槍的樣子,頓時一陣頭大,她怎麼來了!

「額!」

就連劉拓都楞在了原地,思索片刻,點了點頭,旋即肯定道「沒錯,葉少,你認識?」

葉浪點了點頭,旋即搖了搖頭,雙眼一瞪「我認識你個頭,連這點事都辦不了,劉拓啊劉拓,你真是越來越回去了!」

劉拓頓時有點委屈,將頭低下,急忙道「葉少,我再去處理,給我一些時間!」

「行了,我去吧!」

葉浪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對著眾人擺了擺手「入駐開發區時,以龍魂為主,就這樣,散會!」

「是!」

眾人紛紛站起身形,點頭應道,葉浪快步離開,龍魂,楚歡,兩人急忙跟上,其他人不禁默契一笑,龍魂跟上明顯是要跟葉少討論細節,而楚歡跟上在顯然易見,這是要申訴!

「少主,萬德方跟張狂在於什麼地位?什麼方式?」

葉浪在前,龍魂與楚歡在後,龍魂對著葉浪問道!

葉浪看了一眼龍魂,有些好笑「人面獸心,土雞瓦狗,杯弓蛇影,農夫與蛇,你覺得他們兩個要存在什麼地位?什麼方式?你莫要忘記,前一刻的他們還要吃掉誅神!」

龍魂點了點頭,他自然清楚這兩個王八蛋的所作所為,關鍵是不知曉葉浪的態度,聽到葉浪此話,龍魂便隨口問道「少主,其實我有點不明白,你為何要留下這兩個烏龜王八蛋!」

轉彎穿過走廊,葉浪點了一根煙,深吸一口,吐出一縷青煙「開發區有萬德方,張狂,江一,三大勢力,這麼多年都能相安無事?相傳之前更是四大勢力,一夜之間,能讓一個超級勢力消失的無影無蹤,你不覺得有點邪性?」

而且葉浪想起江一臨走之前給自己放下的話,越想越覺得開發區,或許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所以少主的意思是,我們把張狂跟萬德方推出去?作為我們的代言人?」

龍魂身為龍魂六隊的隊長,反應也是不慢,急忙對著葉浪回應道!

「代言人,不過就是傀儡而已,你這次帶隊,一定要用最快的時間,在開發區站穩腳跟,掌控開發區的力量,沒問題吧?」

這件事,只有交給龍魂,葉浪才放心,龍魂點了點頭,想了想,還是說道「不過葉少,我們都去了誰保護你!」

葉浪一陣翻白眼「我還需要人保護?」

葉浪本以為龍魂會說不,然而,見到龍魂那一臉嚴肅的表情,葉浪也是無語了,最後咬死了,留下龍兒保護葉浪,這才勉強應了下來!

葉浪揉了揉額頭,旋即想起一席白衣的龍兒,傾國傾城的臉頰,那完美的女神的颯爽英姿,嗯,賞心悅目起來也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