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凡有點心虛,不過既然已經坑了這隻貓娘一次,也無所謂再坑她一次了,雖然他的內心之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罪惡感。

「哦。「伊利亞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緊接著,她忽然抬起頭,然後俯身過去。

看著貓娘在沙發上用爬的姿勢靠近自己,臉越來越近,甚至能聞到她身上的體香,陸凡吞了吞口水,他還沒反應過來——

「啾~」

伊利亞在陸凡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此時陸凡的大腦瞬間當機。

如果硬要用一副畫面來形容陸凡現在的心情的話,那就是火山爆發,不亞於乞力馬扎羅噴發的那種。

「啊啊啊啊啊啊!「他內心之中在瘋狂吶喊著。

伊利亞略帶濕潤的柔軟嘴唇的觸感,還有那櫻桃小嘴噴出的絲絲熱氣,在他的臉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觸覺記憶。

卧槽,什麼情況?!

作為一個剛從中二病畢業的青年,雖然說起來有點可憐,但是陸凡從小到大被同齡異性親還是第一次。

陸凡這邊陷入完全懵逼的狀態,伊利亞則一臉淡定地歪著腦袋,貓耳慢慢悠悠地轉著,表情波瀾不驚,彷彿剛才那個親吻動作是別人發出的。

「你為什麼反應這麼大,你不是說那是一個普通的表示友好的禮儀嗎?」

陸凡冷汗:卧槽,感情搞了半天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啊!

他只得抓緊提醒道:「你聽我說,這些雖然都是表示友好的動作,但也不是隨便對一個人都能做的啊。」

他想了想,以後伊利亞見到一個人,為了表示友好就親上去,那恐怕是不太妙啊。

伊利亞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然後小腮幫子鼓起來:「哼,什麼嘛,你一開始和我說實話不就好了么,這麼不坦率。」

「真的是非常抱歉啊,我沒想到你這麼有實驗精神。「

……

再之後,陸凡幫伊利亞收拾完桌子,對方就對陸凡下了逐客令。

陸凡看著伊利亞家的公寓大鐵門鏗鏘一聲關上,才鬆了口氣。

乖乖,今天晚上也太刺激了,這小妮子還真是難對付。

不過就在這時,他忽然想起來,好像之前在火鍋店,伊利亞目睹小蘿莉親自己臉,還罵了自己一句禽獸。

這麼說來,她應該知道,這個動作不是單純的表達友好吧?那她為什麼今天晚上還要再問自己一次呢?

想來想去,陸凡也得不到明確的分析結論,最終他放棄了思考。

女孩子的心思大概就是這麼難猜吧…… 周三放學后,陸凡出現在了東海一中電教中心五樓的監控室——他現在已經變聰明了,知道什麼時候能恰好在佐倉優子發狂結束之後才來到這裡。

陸凡簡單地和佐倉優子說了一下上周六拍賣賬號的情況,以及周日在火鍋店遇到絕對零度的事情。

「原來電視上那個火鍋店大新聞是你搞出來的啊,我還真是不能小瞧你了啊,鮮肉。」佐倉優子用一臉神秘的表情看向陸凡。

「喂喂喂,你就不要笑話我了吧。「陸凡有點頭大。

「好吧,說正事。」佐倉優子正色道,「聽你的描述,那件絕對零度裝備似乎是一件了不得的東西,看那直插雲霄的大冰柱就知道了。沒想到鐵龍科技公司竟然有這麼高的技術實力。不過我多少能猜出來一些,有鈴木亮在其中作梗。」

因為這個靠冰凍來攻擊敵人的武器,她曾經在鈴木亮實驗室的電腦中偶然瞥見過。

「沒想到他還真的把這玩意兒做出來了,看來我之前低估他的技術實力了。」佐倉優子嘆了口氣。

陸凡一揚眉毛:「這玩意兒有這麼厲害?我還以為他是偷你的心血成果呢。」

「這倒是真的冤枉他了。」佐倉優子搖搖頭,「鈴木亮雖然一直在覬覦我的【真實之淚】,但他本身也是一個名校畢業的優秀科學家,還是有那麼兩把刷子的。

比如這一套製冷裝備的罐體,所使用的能源壓縮技術,可以作為一些動力引擎儲備能源的關鍵技術。哎,不過可惜啊,我和他的立場現在是敵對的,沒辦法和他要到這個技術訣竅。

不然如果把這種技術用在我的實驗室開發的武器上,我能鼓搗出一堆有趣的玩意兒呢。」

陸凡一聽,能源壓縮?這說法怎麼有點熟悉呢?

想了一會兒,他一拍腦門:擊敗絕對零度后,他得到了一枚科技晶元組A,好像就是能源壓縮技術?

「你等一會兒,我去給你拿個東西來。」

陸凡說了一句,沒等佐倉優子反應過來,就跑出了監控室,進了五樓走廊的洗手間。

關上洗手間的門之後,他用意識點選了系統視野右下角的【背包】圖標,然後找到【科技晶元組A-能源壓縮】,點了一下。

下面出現幾個菜單:【取出】、【刪除】、【查看】

陸凡又用意念點選了一下【取出】,這時候視野彈出一條提示:請將雙手朝上伸開。

他照辦之後,只見自己的雙手上方出現了一道亮光,然後一塊煙盒大的物件就落到了陸凡手中。

陸凡看了一眼這個金屬物件,裡面有一個USB3.0介面,外表是一個套著殼子的半透明鋼化玻璃,玻璃表面還泛著熒光,在玻璃裡面是一些集成電路板、二極體之類的小玩意兒。

這小盒子整體非常有科技感,絕對不像是這個星球的科技水平能做出來的東西。

陸凡看了一會兒,也沒看到什麼門道,就走回了監控室。

看到陸凡回來,佐倉優子開口道:「你剛才到哪裡去了?」

「哦,這不重要,你看一看這個吧。」

陸凡說著,就把那個小盒子丟到了佐倉優子手上。

佐倉優子之前也沒見過這種東西,一陣狐疑地端詳了一陣,然後轉頭問道:「這是啥?」

「不知道,似乎是移動硬碟之類的東西?」陸凡聳聳肩,「我從凌度的身上意外得到的。」

佐倉優子一陣嘀咕,她略帶狐疑地把這個小盒子插到自己電腦的USB介面之中。

電腦屏幕中顯示出了一些圖案,這些圖案由各種奇形怪狀的線條組成,看起來像是一些設計圖紙和數據列表,然後下面還有一些子菜單。

「這……這個是?」

佐倉優子臉上映出了屏幕中的淡藍色光芒,完全被屏幕中的內容吸引。此時她也顧不上陸凡了,自顧自地搬過來一個小椅子坐到電腦前,手指啪嗒啪嗒地敲打著鍵盤。

隨著時間的流失,佐倉優子的眼神逐漸凝重起來,然後慢慢地又充滿了興奮。

「這正是有關能源壓縮和動力引擎的核心數據,這裡面的數據,有一些我在鈴木亮的電腦上見過,但還有一些我完全沒見過。」

佐倉優子對陸凡興奮地說著,然後轉過頭再次仔細端詳著這枚晶元。

「這個小盒子不但有儲存數據的功能,裡面還有一些輔助數據運算的硬體設備,這些硬體設備的運算能力遠比我的這個頂配電腦還要強。

雖然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有了這個,說不定我的武器開發的能源引擎技術能夠實現質的飛躍!」

陸凡就這樣有點發愣地看著佐倉優子笑得像個孩子一樣,他在心中有所感觸,優子平時一副病嬌少女的模樣,掛著黑眼圈不苟言笑的,一副高冷學霸的派頭。沒想到笑起來也挺可愛的嘛。

佐倉優子樂了一會兒,然後離開座位一個小跑衝到陸凡跟前,一雙小手緊緊抓住陸凡的衣服,興奮地說道:「鮮肉,這個能不能借給我一段時間?」

對方的可愛波波頭的髮絲,散發出一陣好聞的清香,飄進陸凡的鼻孔。

「太……太近了啊……」

陸凡吞了吞口水,乾咳了一聲:「嘛,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佐倉優子堅定地看著陸凡,「你儘管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滿足你。」

「把你交給我。」陸凡看向佐倉優子的眼睛,目光炯炯地說道。

「嚯?」佐倉優子先是一愣,隨後用一種難以名狀的眼神看向陸凡。

空氣頓時陷入一陣沉默。

這種眼神陸凡並不陌生,以前他見到還是「夜叉王」狀態的佐倉優子時,就曾經見過這種眼神。

陸凡心想,完了,自己這脫口而出的話,看樣子造成大誤會了。他清了清嗓子,剛想開口解釋,沒想到卻忽然被佐倉優子一推。

他腳后剛好有一個小工具箱,一個不注意,就被工具箱絆了一下。

撲通一聲輕響,陸凡頓時仰頭摔倒在地。

看到陸凡倒地,佐倉優子用一臉病嬌而深邃的眼神,繼續看著陸凡。陸凡對這種眼神有點熟悉,他以前看過的動物世界里,獅子面對獵物的眼神,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昏暗的監控室,對視的兩個人,氣氛忽然曖昧起來。

佐倉優子忽然撩開了自己的白大褂下擺,露出一雙曲線勻稱的黑絲美腿。她美腿輕抬,然後大拇指一勾,把兩隻腳上的小皮鞋脫掉。

借著微弱的照明燈,陸凡能看出,優子的半透明黑絲里包裹的美腳,一隻只小巧腳趾勻稱地排列著。

在這之上,是隔著黑絲中透著白皙皮膚的小腿,想必摸起來應該是彈性十足。

脫掉自己的皮鞋之後,佐倉優子就這樣站著,抬起一隻美腳,慢慢摩挲起陸凡的小腿,然後逐漸向上靠近陸凡的膝蓋……

雖然隔著衣服的布料,但是陸然仍然能感到一股吹彈可破的柔軟感。

「我會滿足你的,鮮肉~」 陸凡臉色一白,卧槽這是什麼情況,島國的妹子都這麼開放的么!

趁著優子的黑絲美腳還沒移動到自己大腿時候,他趕緊說道:「快、快住手!哦不,住腳!不然這本小說就要到這裡完結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他一骨碌爬起身來,同優子拉開一段距離,輕輕擺手道:「你誤會了,我不是說要和你做什麼奇怪的交易,我的意思是說,想要聘請你成為萬事科技公司的首席科學家。」

「嚯?是這樣啊。」優子有點興味索然。

陸凡點頭如搗蒜。

「噗,我和你開個玩笑啦。」優子嬌笑了一聲,然後重新穿上了小皮鞋。

「你平時都是這麼和男生開玩笑的么?」

「不,這也看人。」優子舔了舔嘴唇。

陸凡覺得氣氛又要不對勁了,趕緊乾咳一聲,和優子解釋道:「我之後如果得到類似這樣的晶元組,都會送給你,而條件則是你加入萬事屋社團旗下的萬事科技公司,擔任首席科學家。估計以後會有很多地方需要你的幫忙。

甚至包括之後的東海一中學園祭,你看,我們班不是要搞一個女鬼咖啡廳嘛,肯定是需要各種高科技道具,如果你能幫忙做一些,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陸凡猜測,這科技晶元組作為系統的打怪獎勵,應該不會只出現這一次,後面不是還有個什麼ABC之類的字母嘛,那應該是說,這晶元組是一個套裝。

優子抄著手,點頭道:「這倒是沒有什麼問題,咱們本來不就計劃這麼做的么,不過……你的公司在哪裡呢?」

陸凡一拍腦門:對啊,我的公司呢,現在錢也有了,公司是不是就能運轉了?」

然後他在視野中打開了系統的經營界面看了一眼,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系統又一次彈出來一個提示框:請輸入營業執照代碼。

陸凡這時候才想起來,這公司要正常運轉,還TM要先去搞定營業執照。

「你放心,我再去搞定一件事情就好,總之今天就先這樣了,你等我好消息吧。」他沖優子擺擺手,就要出監控室。他總覺得再待下去,自己就要喪失什麼重要的東西……

「誒你等等!」優子這時候像忽然想起來什麼似的,趕緊叫住陸凡,把陸凡嚇了一跳。

她猶豫了一會兒,問道:「對了,之前你說的那副畫中的少女,就是那個提醒你來這裡救我的虛擬小女孩,最近還出現了嘛?」

陸凡回憶了一下,搖了搖頭:「這兩天班上的學園祭活動還在正常準備,所以我們經常用那塊偽裝成畫的顯示屏排練,但是那個虛擬少女好像再也沒有出現。」

優子眼神漸漸黯淡,說道:「好吧,如果再有她的線索,請你一定要告訴我。」

陸凡一陣嘀咕,好像優子很在意那個虛擬少女?

不過想想也對,畢竟對方現在這麼安全,還是多虧了當時那個虛擬少女及時提醒。別說優子了,他本人對這位虛擬少女也是充滿了好奇心。

不過,自從上次出現在高二(1)班的教室里,把班上的同學嚇了一跳之後,好像這傢伙確實再也沒有出現過。

托她的福,這幾天班上的同學排練女鬼咖啡廳的時候,一個個都提心弔膽的,尤其是楚雄這胖子,簡直像是得了帕金森,拿杯子的手還動不動就抖。

……

周四下午三點放學后,陸凡和陶雪然一塊去商會機構辦營業執照。

本來陸凡是想自己一個人去的,畢竟在他看來,這實在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但是陶雪然聽說之後硬是要堅決跟著去。

陸凡一想,自己在這個世界,確實對商業這方面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如果有陶雪然跟著的話,還能給自己隨時科普,不至於落人笑話,便也就答應了。

東海一中上完課就是下午三點了,為了能趕上商會下班關門之前辦完手續,陶雪然打了電話,叫來了自己的管家,開著車送他們倆人去商會。

現在,陸凡就和陶雪然倆人坐在一輛勞斯萊斯上,向著商會疾馳而去。

陸凡在車後座上正襟危坐,觀察著勞斯萊斯車內的各種豪華裝飾。乖乖,這就是千萬級別的車啊,和自己家老爹開的經濟型私家車果然不是一個檔次的。

今天的陶雪然,和以前校園JK美少女風格的穿著截然不同,她臉上畫著精緻的淡妝,穿著素色的連衣裙和白色高跟鞋,映襯出婀娜多姿的身段。手上還挎著一個看起來就價格不菲的包包,十足的白富美派頭。

哪怕是坐在車後座上,陶雪然也很自然地挽著陸凡的胳膊。起初,陸凡有點不習慣,悄悄提醒她,前面有司機看著呢。

陶雪然卻毫不在意,她的意思很堅定:青梅竹馬做這些事情不是很正常的么。

陸凡吞了吞口水,現在他挽著校服袖子,胳膊露了出來,被陶雪然抱著胳膊,一陣柔軟的觸感時斷時續地傳來。

乖乖,陶雪然身上這衣服,看起來應該是某個時裝大牌的夏季新品,簡直是薄如輕紗。每當陸凡的胳膊不經意間地碰到陶雪然的大白兔,不但有噗喲噗喲的觸感反饋,甚至還能感受到她的體溫。

這姑娘,最近沒留意,是不是又發育了?這尺寸和觸感,明顯比上一次她抱自己胳膊的時候,還要大,還要有彈性。

而且,正因為這件連衣裙薄如輕紗,所以陸凡現在根本就知道視線朝哪兒放。比如,如果盯著陶雪然那虛掩在薄紗下的大腿看,他怕一個不小心把視線朝上抬高一點,就看到什麼禁區。

想到這裡,陸凡不禁有點口感舌燥起來,乾咳了一聲。

「你怎麼了?」陶雪然抬頭問了一句,秀美的長發從她那傾城的俏臉上慵懶地滑落,更添嫵媚。

「哦,沒什麼,有點口渴了。」陸凡心虛地搪塞道。

陶雪然聽后,向前微微探了一下身子,從車內的小冰櫃里優雅地拿出一瓶紅酒和兩隻水晶高腳杯。

「大小姐,您還是未成年人,老爺特別囑託過的,最好不要飲酒哦。」 邪王的至尊毒后 駕駛員的位置上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陸凡聽著這聲音,猜測這司機應該四五十歲的樣子。雖然音量不大,但是中氣十足,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他不由得感嘆,陶家不愧是能在東海市和群龍集團的黃家平分秋色的大家族,連一個開車的司機看起來都不像是簡單的人物。

「哎呀,裴叔,這個酒度數很低的,你就偶爾讓我放縱一次嘛,不要告訴爸爸,好不好?」陶雪然撒著嬌。

聽到陶雪然撒嬌,陸凡略感意外。陶雪然在他印象中,屬於那種很矜持的淑女類型,今天在車裡,和外界隔絕開,他發現陶雪然作為一個女孩子,又是另一種味道了。

駕駛座上的男人無奈地搖搖頭,嘆了口氣,算是妥協了。

陶雪然開心地倒了兩杯紅酒,然後遞給陸凡一杯。

「Cheers!」

然後,這倆人在後座上一邊飲著紅酒,一邊聊起了營業執照的事情。

從陶雪然的話中,陸凡得知,和他穿越之前的地球不同,在這裡,營業執照並不是由官府部門直接頒發的,而是由類似同業公會的【東海市商會】頒發。只不過,這個商會需要接受華夏國官府的監督。

公司成立之後的一些手續,像每年的年審、稅務核對之類的事情,也都由商會和官府部門共同完成,聽這意思,陸凡覺得商會在商界的權力還是蠻大的。

「雪然你可真厲害,懂這麼多,要不是和你今天一塊來,恐怕我就丟人了哈哈哈。」陸凡摸著腦袋,開始沒話找話。

被陸凡這麼一誇,陶雪然俏臉微紅,低頭沉默不語。

司機這時候開口道:「誒,陸小少爺何必謙虛,小小年紀就籌備成立自己的公司創業,您也是少年英才啊。我記得上次見到您,您還只有八歲呢。轉眼間,就出落成瀟洒有為的青年才俊了,哈哈哈!」

陸凡一聽他這麼說,就再次看了一眼駕駛席上的男人:稜角分明的臉龐、一雙如鷹眼般銳利的眼睛……

在他的記憶庫中,確實對這個男子的長相有點印象,應該是長年跟隨在陶雪然身邊的隨身保鏢和管家。

看到陸凡愣住了,這男子又開口笑道:「哦呵呵,請恕我無禮僭越了,我是大小姐的管家兼保鏢,裴鈺。」

「哪裡哪裡,裴先生,您好。」陸凡點頭道。雖然是一個開車的司機,但是陸凡知道,這個裴鈺在陶家的地位應該是不低。畢竟是陶青松獨生女的侍衛,如果不是特別信任的人,陶青松怎麼可能會把這種重任交給他。

裴鈺瞥了一眼後視鏡,看著陸凡。實際上關於這個陸凡的傳聞,他也從陶雪然的口中道聽途說了一些,一開始他有點不信,畢竟他對陸凡小時候的印象一般,覺得也就是那種尋常人家的男孩子。

沒想到進了高二之後,陸凡好像是突然覺醒了一般。

別的不說,就說上次世龍娛樂城那晚上,正是裴鈺開車帶著陶雪然停在娛樂城附近。事後從電視上目睹了世龍娛樂城的慘狀后,他心裡也是暗暗吃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