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率破7,這已經是神劇的範疇了。

同時,對於《琅琊榜》這部劇的影評同樣精彩絕倫。

這麼說吧,你可以數一下,《琅琊榜》里每一個人物單獨的拎出來那都是可以自成一個篇幅的。

每一個配角都是有著自己的血肉。

就拿紀王來說,看著他不理朝政,只沉迷於風花雪月,但是他卻可以說稱得上《琅琊榜》中的大智若愚之人。

紀王爺的戲份不多但都舉足輕重,紀王坐實了何文新殺人的事實,斬斷了譽王的臂膀;紀王又目睹夏冬帶走衛崢,使梁帝對懸鏡司心生懷疑。梁帝想另立靖王為太子,也有紀王的功勞,譽王起兵造反,紀王奮不顧身保護眾人。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祁王的遺腹子庭生就是當年紀王爺救的。

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紀王和梁帝的一場戲,梁帝詢問紀王立靖王為太子如何的時候,紀王的反應堪稱教科書般的裝傻了。

尤其是梅長蘇替靖王謝他救庭生的時候,紀王的一句:「這個就更不用謝了……本來都是一家人,誰跟誰不是骨肉呢?」

一句話讓這個人物也是直接活了過來。

百花齊放。

諸多影評中,除了梅長蘇、霓凰、靖王、蒙大統領、飛流、譽王、太子等主角之外,像配角裡邊,夏江、言候、謝玉等,就連戲份不重的高公公和紀王也都是被大家挖倔討論了出來。

我了個乖乖!

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琅琊榜》除了細節上讓人驚訝無比之外,在劇情與演員這一塊,那也真的是讓人覺得無可挑剔。

本來,因為春晚這一塊的原因,所以極海傳媒和林塵這邊都是覺得還是低調一下,可是《琅琊榜》的熱度完完全全的就是剎不住了。

既然這樣,那就隨他去吧。

林塵的在微.博上寫道:「斯人一騎北疆去,世上再無梅長蘇,再見!」

這條微.博配圖的赫然是最後梅長蘇率領大軍奔向戰場,照片里梅長蘇依舊是那個金陵城裡最耀眼的少帥林殊。

滴!

關注著林塵微.博的白雨涵看見林塵的這條微.博也是有點鼻子酸酸的,這條微.博恐怕也證明了《琅琊榜》是真的結束了。

所以,白雨涵罕見的沒有罵林塵,相反則是寫道:「琅琊榜首已無名,人間再無梅長蘇。」

「一捲風雲琅琊榜,囊盡天下奇英才,再見!」

「遍識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再見!」

「白衣出江左,金陵出少帥,再見。」

「未以此身謝家國,蒙冤玉碎含恨亡,赤焰冤案十三載,白衣梅郎燃血洗冤屈,再見!」

……

一時之間,不知為何當林塵發出那條微.博之後,眾人彷彿是少了漫罵,或者是不忍破壞《琅琊榜》大結局的這種氣氛,這個時候觀眾們送出了自己的祝福。

別了,《琅琊榜》!

別了,梅長蘇!

……

有時候一部電視劇或許並沒有那麼多解讀,但是往往解讀的人多了就成經典了。

《琅琊榜》同樣如此,有些人物或許僅僅只是點綴,可是腦洞大開的讀者卻是能夠分析的淋漓盡致。

甚至很多人覺得《琅琊榜》第二部完全可以拍攝一部前傳,主要就是講蕭景禹的。

其實關於這部劇的創作故事,《琅琊榜》的原著作者海宴姐姐也曾經說過,這部劇最先誕生的就是那位從來沒有正面出場的皇長子,也就是蕭景禹。

風華灼灼,充滿了責任感,有著蓬勃的青春和熱烈的理想,雖然因為過於天真和樂觀而失敗,但世人卻永遠不會因為他們的失敗而降低對他們的尊敬。

恰恰有了蕭景禹這個角色,十三年前的那群人海宴姐姐也是圍繞著蕭景禹而設定出來的。

不管怎麼說,《琅琊榜》這部電視劇算是創造了電視劇熒屏的一個記錄。

在這個時空,同樣如此,收視率破7勢必要被載入今年的電視劇大事記了。

好在,雖然網上林塵比較火爆,不過高鐵上邊倒是沒有人認出來林塵,畢竟他不是明星,暫時林塵還是比較享受這種狀態。

網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網下,無人認的出來。

不過林塵的這種狀態見到林曉后算是被打破了。

「哥,你一會要頂住。」

林曉騎著電動車帶著林塵說道:「現在咱村裡的人都在等著你呢。」

「等我幹嘛?」

林塵有點不解。

「你現在是咱們村的大明星了,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所以大家都想來找你合影呢。」

林曉一句話讓林塵也是略顯蛋疼:「我這麼有名了?」

「哥,你以為呢?」

說到這裡林曉也是有點惱怒:「你是不知道,我已經被無數的人拉著拍照了。」

別看林曉僅僅只是在芒果台參加了《超星》欄目的選秀,但是她在同學群里也算是出名了。

這大小也是個明星了不是?

在朋友圈裡發個照片也可以裝逼下不是?

對此,林曉雖然略顯苦惱但是她還是沒有辦法去拒絕,於是只能夠答應了下來。

這還是林曉並沒有多少村裡的人找呢,林塵就不一樣了。

《偽裝者》大家都看過啊。

《琅琊榜》最近村裡不少的人也在看。

這他媽的導演竟然是他們村的?

這種感覺讓林塵村裡的人瞬間覺得很牛逼有木有?

尤其是目前家家戶戶村通網,大家一搜索林塵更是給嚇了一跳。

俺了個二舅姥爺啊,原來林家的小子這麼厲害啊。

純情寶貝:賴定冷天王 林塵的村本來就不大,一共只有500來戶,好傢夥,這下全村知道了。

不單如此,隔壁村也都知道了。

「你最近在看《琅琊榜》啊,告訴你啊,這導演林塵是我們村的。」

「沒錯,小時候我還摸過他小JJ呢,真沒想到這老林家的小子這麼有出息啊。」

「哈哈,林塵是我們村的,我們小時候還一塊偷過西瓜呢。」

……

如今林塵村裡去趕集或者到鎮上買東西聊天的時候總喜歡說上這麼幾句,就跟『我有朋友很牛逼』一個道理。

眨眼,林塵在幾個村子里也是出名了。

不僅僅林塵村裡,隔壁幾個村裡也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林塵過年回來那就必須過來一塊找林塵合張影。

朋友圈裝個逼足夠了!

聽著林曉絮絮叨叨林塵也是有點無語,他現在在想是不是回頭把林家都接到市裡,再不濟過年直接出去旅行度假去。

反正現在春晚也沒有任何看頭了,年味也沒有了,只要一家整整齊齊的,比什麼都強。

不過估計林塵的父母和也肯定不想出去。

故土難離啊。

一路上,說了幾句這件事情之後,林曉就開始說起了《琅琊榜》。

顯然,這部劇林曉也一直都在追著呢,大結局把林曉也給虐哭了。

林塵不僅僅自己想問,她也是替其它同學和朋友問一句:「哥,梅長蘇真的死了嗎?」

「死了。」

林塵輕輕點頭:「這也是梅長蘇最好的歸宿,用林殊的方式過完最後的三個月。」

「那會不會拍攝第二部呢?」

「再說吧,而且就是拍攝第二部也跟原班人馬沒有什麼關係啊。」

「啊,這樣啊。」

林曉顯然有點失望,她是非常喜歡《琅琊榜》和梅長蘇的,如今聽得這個絕望的消息她顧不得傷心難過,一到家就趕緊的給自己的同學群彙報一下。

大家都絕望一下,這樣就平衡多了。

「爹,娘,俺哥回來了。」

邊發消息,林曉也是邊大聲喊著。

「塵塵回來了。」

林塵的父母也是從屋裡走了出來,而且旁邊還有一人,不是別人,正是林峰。

「哈哈,塵塵,你來了,剛剛我和你爹還念叨你呢,對了,有財在家呢,晚上你倆喝點?」

林峰臉上掛著笑容說道。

「哦,看情況吧。」

林塵輕輕點頭,況且他也並不想和林有財喝酒,他照顧父母妹妹、爺爺是因為原主人的記憶在,這也是他應該盡的責任。

至於其它人,與他何干?

「進屋聊,進屋聊。」

林天龍這時在一旁忙出聲說道。

西屋是林塵的房間,林塵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和林峰可聊的,於是微微搖頭說道:「爹,你們聊,我去屋裡了。」

「塵塵,你叔我找你有點事。」

林峰這個時候黝黑滿是褶子的臉上擠出笑容嘿嘿的說道:「你也知道有財結婚家裡也是幾乎砸鍋賣鐵了,這兩年也沒有緩過來勁,現在兒媳婦說想去鄲市買房,所以想借你一點錢。」

「哦?多少?」

「20萬就行。」

「噗!」

林塵望著面前看起來老實巴交的林峰眼裡露出的市儈和狡猾之色也是樂了,這是想把他林塵當冤大頭了不成?

他可不是大衣哥。 鄲市目前的房價還是在一萬多左右,如果林峰想買地理位置不是太好的話,100平的房子首付20萬也足夠了.

也就是說林峰是打算家裡一毛錢不出,直接借林塵的家來買房.

開啥玩笑呢?

老話說的好,救急不救窮.

這一點林塵是深有體會,曾經魯迅先生說過這麼一句話,如果你想和哪位朋友絕交,那麼就借給他錢。

我們可以當好人,但是不能當爛好人。

尤其是對於一些賤人來說,你對他們的好只會讓他們理所應當。

林峰賤不賤林塵不方便評價,不管咋說也算長輩不是?

但這種張口就朝別人借20萬的人肯定心理很強大,既然他好意思張口,林塵自然也好意思拒絕。

「恩??」

林峰有點錯愕,在他看來林塵掙大錢了,聽兒子說林塵拍攝了這麼多電視劇和電影有可能都掙過億了。

重生好媳婦 過億是什麼概念?

林峰不懂,甚至對他來說百萬就是一個恐怖的數字了。

因此,林峰今天聽說林塵要回來也是早早的就在林家守著了,在他看來借林塵20萬那是一點毛病都沒有。

你都掙這麼大錢了,我身為你們的鄰居借你們20萬不很正常嗎?

這就是林峰心中的想法,所以他沒有想到林塵會拒絕自己。

一旁的林天龍也有點尷尬:「塵塵,你峰叔他……」

「爹,你憋說話。」

林塵微微搖頭,他自然知道這林天龍的性格,典型的不懂得拒絕別人。

也恰恰如此,林天龍吃過不少虧,這林峰前前後後借了林家快10萬塊了,兩年前林有財結婚的時候林天龍還拿了8萬呢。

老好人一個。

恐怕林峰也是吃准了林天龍的性格,這才敢來林家繼續借錢。

而且林塵可以猜到林天龍肯定剛剛口頭上答應了林峰了。

既然這樣,那麼還是讓自己這老子別坑聲了。

「峰叔,我其實還想著今年你能否還我們一點錢呢。」

林塵望著林峰說道:「畢竟我們今年也不富裕。」

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林峰明白自己再待著也沒有任何意思了,他又簡單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

「塵塵,你這是幹什麼?」

林天龍有點埋怨的說道:「都是鄉里鄉親,低頭不見抬頭見。這……」

「你趕緊閉嘴吧。」

張丹直接打斷了說道:「林峰借了我們多少錢了?他一直都是吃著你,簡直把你當傻子了,你還對他那麼好?還讓塵塵借他錢?我說你是不是覺得兒子的錢是大風刮來的呢?」

「娘,您說的對。」

林塵朝著林天龍說道:「爹,若是林峰只是需要應下急,他借多少我給他多少,可是他明擺著就是把我們當冤大頭,您好獃長點心。」

得罪鄉里鄉親確實不好,但如果因此被鄉里鄉親給坑那麼倒不如得罪罷了。

農村向來事情都是雞毛蒜皮的。

有人可以因為澆地的水帶差那麼幾節給打了起來,有時更可能因為各自挨著田地覺得吃虧打起來。

總之,這種事情很常見。

但是林塵這村裡因為不大,而且基本上都是認識,因此一般頂多吵架,很少有動手的,況且吵完后隔天就沒事了。

這不,當天晚上的時候林有財還來找林塵想一塊喝點酒。

「算了,我今年不喝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