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還有一項,就是最初送出去由楊帆接收的冷凍倉技術……的說明。

雖然之後楊帆似乎全忘記了她的所作所爲,但周霜霜這時候想起來,還是不由擦了把冷汗。

那時候的她……自以爲考慮的很周到,現在想想,真是傻大膽啊!

不過,不後悔就是了。

…………………

周霜霜說不後悔,確確實實是真心實意的。

尤其是機械肢項目的合作完成,每一天醒來,她都知道,距離機械肢面向大衆更接近一點,這種心情,就越發的明顯。

她憑藉機緣獲得的每一份成果,都能帶給人們一定程度的幫助。所以,在她有能力的情況下,她做到了每個時期她所能做到的一切,她不會後悔。

世間諸多便利,豈非都是這樣靠着一顆顆熱忱的心,和無私的努力來做到的?

安知她現在所享受到的各種不起眼的設施,又有多少人曾在背後嘔心瀝血的付出呢?

…………………

以上,大概就是她如今所有待展開或者正展開的事業了。

哦,不對,還有周爸的生意,雖說以後打算留給露露的,可她也得操心呢!

這麼想來,經管學着還是很有用的啊!

這麼捋來捋去,周霜霜發現,自己所學的,每一樣都有用啊!

怎麼都割捨不掉,這酸爽,簡直了……

啊啊啊!!!

她暴躁的抓抓頭。

下一刻,手機響了。

………………

“周先生。”

是軍方的人。

周霜霜看了看宿舍的其他人,坐直了身子。

“經過我們這段時間不間斷的測試,機械肢的正式人體裝載時間,安排在明早八點。”

“請問,您有時間來參觀嗎?” 因爲開元通寶,導致周霜霜經常去不能用手機的地方,也讓她硬生生從“手機是她半條命”的人,變成了如今不玩手機只愛學習的模範。

此刻在宿舍裏,手機早就不知放到哪裏了。聽見電話鈴聲,若非魯麗在旁邊問道:“霜霜,你怎麼不接電話?”

她根本就不記得,這是自己的手機鈴聲。

那一瞬間,她的感覺十分複雜。

……………

電話裏的聲音非常客氣,裏頭所蘊含的尊重,周霜霜是很明顯能聽出來的。

“周先生。”

關於這個稱呼,其實軍部的人也有些無奈——周霜霜年齡太小,目前還只是個學生,喊“周同學”吧,未免不夠敬意。

要改個別的稱呼呢,她又太低調,不接受一期一切榮譽……一沒職稱,二沒到年紀,偏偏所拿出的成果又是這樣的讓人矚目……

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沿用許多年前的叫法,尊稱“先生”了。

………………

周霜霜倒是不介意,此刻安靜的聽着電話裏的邀請。

這份邀請,不單單只是想請她去參觀一下,可能也是覺得她在旁邊,就像吃了顆定心丸一般吧。

機械肢就這樣直接安裝在人體之上,參數又被他們改動過,倘若真有什麼變故的話,她這位原發明者呆在那裏,還是比較讓人能放心的。

“明天早上……”

她扒了扒課表。

這才發現,明天就是聖誕節了。

白天的課程倒是不多,且都集中在下午,想起羣裏這幾天討論的關於聖誕活動和元旦晚會的事……雖然在她爲課程疲於奔命的時候,大家早就安排好了,但是關鍵時刻,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在臨時有什麼幺蛾子,趕鴨子上架呢!

畢竟,她武力值雖然高,可真的碰到這種集體的事,總不能靠拳頭吧。

保險起見,周霜霜覺得:自己最近這段時間,還是不要有閒下來的機會比較好。

豪門歡:司長的償債新娘 ……………………

這些念頭亂七八糟在腦子裏轉了一圈,電話那頭的人還在等着她的回答。

她立刻應聲同意:

“行。”

對方鬆了一口氣。

——搞研究的人,據說都有各種怪癖。周霜霜雖然看起來很是和氣,年齡也小,可單看她能拿出這樣大的成果,他們就絕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小覷。

此刻,連問詢都是帶着小心翼翼的。

如今她爽快答應,對方也立刻緊跟着說道:

“那麼,明天早上6點半,會有車在校門口接您,請問時間安排的可以嗎?”

6點半而已。

шшш ●тt kдn ●C 〇

周霜霜最近5點半就已經爬起來鍛鍊身體加趕功課了。

她毫不猶豫的應了下來。

……………………

第二天一大早,當週霜霜收起筆記,將經管的課程全部趕了過來時,時間不多不少,恰恰是6:20。

適應了兩天靈氣的舍友們此刻倒是沒有第一天那種打雞血的表現,可到底影響還是有的。

這會兒天光熹微,她們卻還是都已經醒了過來。趁着神志清醒,就都已經開始默背單詞了。

四六級什麼的,能快儘快考過,還是要儘快考的,她們都約好了的。

…………………

見周霜霜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出門,陸綿綿連忙扒在牀頭,可憐兮兮的問道:“霜霜,你這就又要出去鍛鍊了?”

她昨天可是拍戲拍的快到門禁了纔回來,跑了一整天,哪怕有靈氣支持,渾身也跟散了架似的,偏偏頭腦清醒,如今在揹着單詞,倒顯得多有精力似的。

可是要她爬起來陪着周霜霜……真的做不到啊嗚嗚嗚……

周霜霜倒是不知道她的心思,此刻點頭:“出去辦點事。”

糾纏 沒等陸綿綿再問,她忽然又想起什麼,扭頭問道:“綿綿,你今天還去片場嗎?或者說,跟那位導演還有交流的機會嗎?”

陸綿綿應道:“去呀,需要在片場呆着,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補拍的鏡頭。但是估計也就只需要今天一天了。”

“怎麼?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她眼鏡亮晶晶的,滿是期待。

“嗯。”

周霜霜點點頭:

“你跟導演溝通時,找機會問一問昨天被他叫來的那個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哎?”

陸綿綿一愣:昨天片場裏來了人嗎?

她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不過周霜霜考慮到她昨天太過興奮,也就沒有在意。

“嗯,你先打聽打聽。30多歲,臉上有一道刀疤,名叫陸鋒。”

陸綿綿立刻點頭。

……………………

車子已經等在校門外。

以周霜霜的速度,從宿舍樓走到校門,纔不過用了將近兩分鐘。

倒是候在車前的那名士兵看着她一路飛奔過來,停下腳步時卻臉不紅氣不喘,不由暗自嘀咕道——

都說搞科研的人身體孱弱,可他看這位過分年輕的周先生,搞不好體能還真不一般呢!

周霜霜的要求是儘可能低調,這輛軍車外頭倒是沒什麼明顯的標誌,再加上冬天早晨的6點半,人實在是不多……她環顧四周,也更加放心了。

這輛車的底盤比一般車子高出不少,她伸手扒在車門上,腳下一蹬,便輕巧的坐了上去。

旁邊想要伸手扶她一把的士兵看了看地面,想起臨來時領導吩咐的話,不由又默默坐回了駕駛座。

他看着年紀還小,可週霜霜知道,能在這種場合被派來接自己的,等級一定不會低。

更何況她着力強調了不要來太多人,在這種情況下,這名司機確實應該是不一般的。

…………………

“你知道今天帶我去要做什麼嗎?”

她主動開口問了這個問題,明顯可以看到司機握在方向盤的手掌猛地一緊!

“知道。”

他聲音洪亮,底氣十足,周霜霜不由被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封閉的車裏,扯着嗓子這麼大聲……

對方似乎是習慣了,此刻都沒察覺出這種異常來:

“我們都知道,您是機械肢的發明者。”

嗯?

周霜霜蹙了蹙眉頭。

對方敏銳的察覺到,立刻跟着說道:

“您放心。知道的,僅限於負責機械肢工作的人,並且,我們都是有保密條例的。”

周霜霜點了點頭。 其實周霜霜如今要求保密,倒不是刻意低調,純粹是爲了怕別人打擾自己的生活,而引來了過分關注。

畢竟,她身上有開元通寶這樣的東西,一旦吸引了太多目光,不管怎麼對它有信心,到底還是不好的。

只不過……

她低頭看了看掌心,忽然皺了皺眉,眉宇間閃過一抹疑惑——這次軍方這邊有關自己和機械肢的記憶,好像並沒有被開元通寶所消弭掉……難不成,它還是智能檢測的?

……………

看她低頭沉思,司機唯恐自己說了什麼引得對方不快,此刻也專心致志盯着前方,再不敢隨便開口了。

而周霜霜思緒一轉,想起在食堂時,那位保潔阿姨拿着抹布快速擦過桌面時手臂的張力弧度,趕緊又掏出筆記本來,將靈感重新記載。

可惜了,她學的還是不夠多……如今設計圖紙,暫時只會些最粗淺的電子繪圖,更艱深更考驗思維的建模,目前還處於一竅不通的階段。

說來說去,都是時間不夠的緣故!

閱微大學這麼好的學習聖地,她卻只能每天在寥寥幾個專業中疲於奔命……周霜霜煩躁的咬了一口中性筆頂端圓嘟嘟的小熊頭。

“卡擦。”

隨着一聲輕微的脆響在安靜的車廂裏迴盪時,她愕然擡起頭來。

對上她視線的,是後視鏡裏透出的,司機目瞪口呆的眼神——

周霜霜潔白的牙齒間還叼着那枚褐色的塑料小熊頭,實心的斷口處相當整齊,分明是被她一口咬斷的!

她僵硬在對方不可思議的眼神中,嘴一張,小熊頭隨即落下,在腳底彈動兩下後,就徹底沒了動靜。

…………………

周霜霜看了看少了裝飾頭的中性筆,再看了看前方的身影。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尤其是,還安靜了這麼久。

周霜霜猶豫一瞬間,強自挽尊:“那什麼……現在的東西,質量真差啊……”

司機在後視鏡裏看着她,好半天,嘴角才微微扯了扯。

“是啊,質量真差……”

…………………

後半段路程就相當簡單了。

司機不說話,只在內心瘋狂彈幕刷了一層又一層。

周霜霜自覺丟臉,但如今好歹也練出了一兩分的麪皮,於是短暫的羞窘後又重新拿出新筆,再一次計算了零件的各個參數,將摩爾中軸的內感應芯試着往內側偏移。

不然的話,新的構想中,摩爾中軸的遷移會變得非常困難。

…………………

當人專注在某一件事時,時間總是過得飛快。

周霜霜才測算出兩個數值,車子就已經搖搖晃晃的停了下來。

她擡起頭來,迎面便看到了站在崗亭中的士兵。

——面色黝黑,眼神專注,身子挺得跟標槍似的,闆闆正正。

一身低調的軍綠色,周霜霜注意到,他們裸露的手背和臉頰,都有凍傷的痕跡。

尤其是手背,關節處黑一塊紫一塊,是屢次凍傷疊加出來的痕跡。

這種痕跡,周霜霜只在那個原始世界,看到還未完全進化的那些人身上,關節處偶爾會出現。

其中一人,正在檢查他們的證件並覈對二人樣貌,周霜霜見狀,忙側過頭去,方便對方看清楚。

對方職責所在,她能多帶來一份便利,便也是好的。

畢竟,要低調,不宣傳不需多人接待的要求,也是她自己提出的。

………………

說實在的,在沒有這方面的身份說明下,任何人進入這個地方,都是要嚴加盤查的……因爲這件事,負責與她接洽的領導層之間,還開了個短會呢。

最終,還是負責圖紙溝通的那位自認爲對她最瞭解,這才一力安排了這場低調的接待之行。

他猜的對,周霜霜對這種接待方式沒有半分不滿,只不過這會兒看士兵拿着她的證件,對着她的臉來來回回看了好幾次了。

不應該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