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聽見鐵衣的話,我和胖子趕緊圍攏過去,一向不愛說話的鐵疙瘩竟然能這樣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於是我和胖子也上前湊熱鬧的說道:“就是啊,大哥,這冰爪好像很專業的啊。”

nbsp;nbsp;nbsp;nbsp;這周大哥聽到我們的話,很是高興,說道:“你們也喜歡登山運動啊,我是咱們市業餘登山者協會的會長,你們要是喜歡登山運動的話,可以參加我們的協會。”說話間,這週會長倒是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名片。

nbsp;nbsp;nbsp;nbsp;看見這名片,我便知道鐵衣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這樣說,看了這傢伙還真是找對人了。看見這名片上寫着,周雲山,季霖市業餘登山者協會會長。

nbsp;nbsp;nbsp;nbsp;於是我便接着問道:“周大哥,你這要購買冰爪,是要攀登雪山吧。”周雲山,看着我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這是準備登長白山用的,你也知道咱們這長白山常年積雪,許多地方都是終年不化的冰岩,沒有這冰爪的話,那想要登山可就是癡人說夢了啊。

nbsp;nbsp;nbsp;nbsp;聽着周雲山的話,我立刻想到,這傢伙,我們要需要的裝備很明顯這個專家最懂了。於是,我便示意胖子,做出我們三個都是炙熱的熱愛着登山運動,一定會加入本市的業餘登山者協會的。

nbsp;nbsp;nbsp;nbsp;聽到我們的話,這周雲山頓時高興起來。周雲山看着我們說道:“你們這是來選購登山用具的吧?我倒是可以給你們點建議。”

nbsp;nbsp;nbsp;nbsp;一聽這話,我們頓時激動起來,我聞到這周雲山身上有一股子菸草味,趕緊掏出一盒煙來遞給周雲山,這周雲山看見我們如此熱情,情緒高漲的表示,他今天就是我們的導購。

nbsp;nbsp;nbsp;nbsp;於是我就問道:“周解,這裝備完全沒有問題啊,還有就是這白雲山下有個雲尾村,村子裏有好多的登山高手,要是手頭方便的話,可以去找他們當導遊,我們上次攀登的時候這導遊叫汪子,這小夥不錯。”

nbsp;nbsp;nbsp;nbsp;對於周雲山將的話,鐵衣都用手機錄製下來了,算是我們的培訓教材了,這走的匆忙,對於如何登山這種事情還真是沒有研究過,不過好在遇到了這登山大拿周雲山,我們也算是長了知識,開了眼界。

nbsp;nbsp;nbsp;nbsp;在周雲山的幫助下,這裝備的選擇就輕鬆了許多,這傢伙專業就是專業,要是按照那個李姐的說法,估計我這銀行卡刷爆了倒是小事,這特麼就相當於整個店買了下來,這揹負的重量,別說爬山了,就是平地也走不動。

nbsp;nbsp;nbsp;nbsp;不過人家這在商言商的也說不出個啥問題,總之,辛虧遇到了這個周雲山。這傢伙確實是個登山迷,這嘴裏,稀里嘩啦的說了一大堆我外國名字,我愣是一個都沒記下來,似乎走路的 「少主,我們還是天亮再走吧!」風家大長老說道。

「沒錯,逍遙,我們就算不休息,也要洗個澡換身衣服才行,你舅舅我可是千年都沒有換過衣服了!」方世楽看著風逍遙說道。

「好,那我們就休息下再走,幾位長老,這位是我舅舅方世楽,我娘親的哥哥,也是在千年前……」風逍遙看著幾位長老解釋道。

「見過方公子!」大長老等人看了看方世楽客氣的說道。

「幾位長老喊我世楽就可以了!」方世楽看著幾人說道。

「好,好,兩位快點去休息吧!」大長老聞言說道。

於是風逍遙和方世楽轉身,回到了房間,大長老立即吩咐客棧的夥計,送熱水進去……

獸王城外

墨九狸和雲夏出了城之後,直接進入了城外的魔獸森林,然後找了個沒人的地方,直接回到了空間,墨九狸換洗了衣服后,來到了墨麟和小籃的身邊……

看到小籃和墨麟正在聊天,看到墨九狸過來,小籃急忙化為人形撲到墨九狸的懷裡,抱著墨九狸哽咽的說道:「娘親,爹爹要走了,我捨不得他……」

墨九狸拍了拍小籃的背,然後看向對方也化為人形的黑衣男子,墨麟的容貌也是十分俊美的,跟小籃有著七分的相似……

「前輩,你現在就要離開嗎?」墨九狸牽著小籃的手,走到墨麟面前說道。

「嗯,我能教他的,都已經教給了他,其餘就靠他自己努力修鍊了!我的族人還不知道是生是死,我身為麒麟族的王,我不能不管他們,我必須回去找他們才行……」墨麟眼神惆悵的說道。

「前輩,麒麟族是在神界嗎?」墨九狸看著墨麟問道。

「神界應該也有麒麟族,卻很少,麒麟族真正存在的地方,並非神界!」墨麟看著墨九狸和小籃說道。

「難道神界之上還有別的地方?」墨九狸驚訝的問道。

「你們可能覺得修鍊到成神,就已經是頂級了,其實成神不過是修鍊的入門,等到你領悟到神印,就會對神界有所了解!而等到你的神印修鍊到十級,就會知道神界之外的事情了!我現在就是告訴你們,你們也未必明白,就算你們現在知道了,也是無法到達的,有些事情有些地方,要想了解和前往,只能等到你們的實力突破,自然而然就懂了,自然也就能去了!即便是神界,也是目前你們需要努力才能去的地方……」墨麟看著墨九狸說道。

「九狸,我走了!小籃就交給你了,謝謝你一直以來對他的照顧,未來還是希望你能保護好他,等我找到族人,就會回來找你們的!」墨麟看著墨九狸真摯的說道。

「前輩放心吧,我不會讓小籃受傷的!」墨九狸說道。

「小籃,你自身就擁有神印,爹離開之後,你也要好好修鍊,爭取早日讓神印蘇醒,提升實力好好保護九狸知道嗎?」墨麟又看著小籃叮囑道。 就這樣這剩下的六個人在空空詭異的古堡當中一遍一遍的喊着那個叫做吉米的傢伙的名字,但是過了很久之後,一點回應都沒有,就像是完全沒有這個人一般,就像是吉米從來就未曾跟着他們一起來到這裏一樣,當衆人的呼喊聲停止之後,空間裏靜謐的沒有一點聲響,就像是眼前的世界突然按下了靜音鍵一樣。

我從每個人誇張的表情可以看得出,直到現在,他們才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個吉米不僅僅是找不到的事情,而是這個傢伙真的失蹤了,就這樣悄無聲息的不見了。因爲對於這個叫做吉米的傢伙一直都沒有注意,所以我纔沒有發現這小子究竟是在什麼時候不見的,究竟真的是躲在某個角落裏準備開玩笑還是真的被那個詭異的傢伙抓到了,這短暫的時間之內,別說畫面當中的幾個人就是我都分不清楚。

這個時候,突然房間裏又傳出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接着就是密密麻麻的蝙蝠撲面而來,衆人驚呼着拍打着,嘶吼着嚎叫着,好不容易這一陣黑夜的風從衆人的頭頂劃過之後,過了好一會,畫面裏的人才敢起身,用手電打量四周,看來這幾個人的情緒現在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了。

隨着一聲驚呼之後,衆人也跟着嚎叫起來。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件頓時令我毛骨悚然的事情,那就是剛剛畫面裏還是六個人,可是現在我發現,這隨着在剛剛的那一羣突然出現的蝙蝠之後,現在畫面裏的人一件只剩下五個了,二小時的那個就是那個叫做luck的女孩。

我明明看見她剛剛還在我的視線範圍盒子內,可是就是和眨眼的功夫,竟然都說沒就沒有了,剛剛因爲那些突如其來的蝙蝠,雖然我已經小心翼翼的集中全部精力了,但是還是沒有看見這個叫做的luck究竟去了何處,如果說第一個消失的人不見,在場的人還能解釋爲逃跑或者開玩笑之類的,但是這緊接着的第二個也也是說沒就沒有了,這一下剩下的幾個人算是炸開了鍋,一個個哭泣哽咽悔不當初。

我早說了,這種事情,真是自己作死,明明一個個都是穿的光鮮亮麗的孩子,非要大半夜的到這鬼地方來找罪受,真不知道他們腦子裏在想着什麼東西,難道見到這些東西真的很好玩啊?

我早已監管了這些陰間之物,但依舊是每次看到之後,都是難受萬分,恨不得再也不見,但是這些人明明能夠遠離這些困擾,卻非要自尋煩惱。我也不知道我是該責怪這些人還是怎麼着。

再說了,本來去這些地方的話,哪怕找個差不多點的懂得道行的人去也算,但是很明顯這幾個年輕人完全是抱着好奇獵奇的心態去的,在面對這些突發狀況的時候,很銘心啊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真不知道這些人是哪裏來的膽氣,在這大半夜的跑到這荒郊野外的古堡中尋找鬼物。

我長嘆一口氣,接着看着周沫記憶裏的讀心畫面,此刻我的心態是非常究竟的,一邊爲了這些人明明是自己找罪受自己作死的舉動而氣憤,一邊爲了那個詭異的身影而緊張,這種感覺非常複雜。當我心中有些說不出的感受,讓我十分難過。

我依舊看着畫面,這一次我是徹底的睜大了眼睛,想要看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好端端的人會這樣子說不見就不見了,好歹也應該留下點線索不是,至少我還是在畫面外看着,應該能看到些什麼的。這一次我是打定主意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在輕易的放過這畫面中的線索了。

畫面裏剩下的五個人圍在一起,一個個緊張的幾乎都說不出話來了,但是因爲卡在這半路上,也沒有辦法,於是依舊戰戰兢兢的向着剛剛他們跑出去的那個生物成列室走去,一邊哭泣的喊着那兩個失蹤的人的名字,一邊一步一諾的向着剛剛的位置跑去。

本來很短的距離,這些人愣是走了有小半個小時的樣子總算是到了那個陳列室內,這外面空間寬敞的成列室內都是一些動物生物,他們幾個都沒敢看就向着那個小白門走去,可是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看着畫面裏的地上竟然有很多水,我甚至聽到周沫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地上怎麼會有水啊,我們剛剛進來的時候好像地上都是乾乾的啊,而且這水怎麼會有一股藥水的味道啊,是福爾馬林,是福爾馬林?”

聽見周沫的話,我也是滿腦子的疑問,這裏好像不應該有這種情況啊,剛剛他們幾個進來的時候,我還特意的看了看地上有沒有什麼特殊,當時的地面本就是非常乾燥的,可是這水究竟是從哪裏來的啊?隨着他們幾個的手電筒向着房間內繼續照射進去。

這一看不要緊,我看到這個畫面之後頓時感覺頭皮發麻,身上的雞皮疙瘩頓時炸開了。當時我就聽見畫面裏一聲尖叫,應該是那個叫做欣欣的姑娘昏死過去了。我順着周沫的眼睛看過去,我竟然看見那個那兩個失蹤的人,此刻竟然就浸泡在那碩大的福爾馬林藥水瓶子當中。

而且這兩個人的表情都是極具猙獰,好像非常痛苦的樣子,看到這個畫面,我當時就出現了一陣子心悸,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可是我到現在都沒有搞明白,這兩個人剛剛明明是跟大隊伍在一起的,可是這轉眼的功夫怎麼就會被害死了,這害死之後還會出現在這藥水瓶子當中。

而且按照我目前的能力來說,我並沒有看到有什麼陰間之物出現過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就在我十分好奇納悶的時候,畫面裏的幾個人很明顯已經在崩潰了,我甚至能夠感覺到周沫的身體再劇烈的顫抖,因爲的眼前正在讀心的畫面此刻都已經在搖晃了,可見這個時候,也已經到了周沫的心理所能夠承受的極限了,看到這裏,我恨自己此刻只能站在畫面之外,而不是周沫的身邊。

我頓時向着如果我能夠在周沫的身邊就好了,不會他讓她經受這麼恐怖的事情。說到這裏,剩下的幾個人也是嚇的半死,剛剛開始的時候,那一個個豪邁的樣子,這個時候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在剩下的那三個男孩子看到這裏,咿咿呀呀的說着什麼我也聽不太懂。

但是我能夠看得出這三個男孩子的情緒此刻也已經完全崩潰了,照這個樣子,應該是想要直接逃跑,不管不顧這些人了,這個時候,其中的一個男孩子率先的向着門口跑去,伴着一聲聲歇斯底里的呼喊之後,很快就從我的視線裏消失不見了。

這個時候之剩下週沫,還有一個昏死過去的欣欣以及兩個外國男孩子還在我的畫面當中,也就是說,剛剛進門時候的七個人,在沒有過了多長時間之後,竟然只剩下了四個人。

那個捲髮的男孩子剛跑了沒有多久,我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呼喊,好像是經歷了什麼非常恐怖的事情一樣,這喊聲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縱然我這常常跟陰間之物打交道的陰差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也是感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光是聽這喊聲我就知道,那個男孩子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不然的話,是不會出現這種歇斯底里的呼喊的,果然沒過了多久,這聲音就消失了,整個空間又開始變得非常靜謐詭異,周沫攙扶着那個叫欣欣的女孩跟着那兩個男孩子也是向着門口走去。

我估計這個時候,剩下的人一件悔的腸子都青了,這地方一件不敢再停留了,看着他們向着門口走去的背影,我頓時又生出了一陣不好的預感,好像又要發生什麼事情了。 「爹,我知道了,我會的!」小籃看著墨麟說道。

「九狸,我聽小書說了你爹娘的事情,雖然不能確定,但是我如果能遇到他們,一定會幫你保護他們的!」墨麟看向墨九狸說道。

「謝謝前輩,前輩再陪小籃幾天,我準備些東西你帶上再走!」墨九狸看著墨麟說道。

墨麟想要拒絕,但是看著小籃的淚眼,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墨九狸跟小籃說了幾句話,然後回到了自己的煉丹房,煉製了一些魔獸服用的丹藥等等……

半個月後,墨九狸出關,把自己煉製好的東西,裝在空間戒指裡面,交給了墨麟說道:「前輩,裡面是我給你煉製的一些丹藥,都是獸族可以服用的,還有一些毒藥是用來防身的……」

「謝謝你九狸!」墨麟看著手裡的戒指感激的說道。

「別跟我客氣了!你是小籃的爹爹,也是我的家人……」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墨麟看著墨九狸,猶豫了下,走到墨九狸面前,抬手一道神識打入墨九狸的識海中,墨九狸幾乎是連拒絕都做不到,驚訝的看著墨麟:「前輩你……」

「你是他的主人,你安全他才會安全,這個可以在你遇到強敵時,保護你逃走!」墨麟收回手說道。

「爹爹走了,記住爹爹的話,一定要好好修鍊知道嗎?」墨麟看著小籃說道。

「爹爹,我知道了……」小籃十分難過的看著墨麟說道。

「好了,別哭了,爹爹走了。九狸,帶我出去吧……」墨麟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墨九狸點點頭,帶著墨麟和小籃出了空間。

墨麟深深的看了眼小籃,摸了摸他的頭,然後對著墨九狸點了點頭,直接縱身飛到空中,撕裂空間消失不見……

墨九狸望著墨麟離去的方向,有些出神,因為想到了墨湮當時離開,也是這般的情景……

「娘親,爹爹會死嗎?我好捨不得爹爹,嗚嗚嗚……」小籃撲到墨九狸的懷裡,哭著說道。

「小籃怎麼了?為什麼這麼說?」墨九狸回神驚訝的看著哭花臉的小籃問道。

「爹爹告訴我,要努力變強,如果他有事,我就是麒麟族下一任的王,要我千萬不能放棄修鍊,不然如果我死了,麒麟族就滅絕了!娘親,爹爹他會不會……」小籃難過的哭著道。

「小籃乖,不會的,你爹爹很強大一定不會有事的!而且,小籃要知道,我們也在不斷的努力變強,所以我們一定會找到他們的,找到小籃的爹爹,還有主人我的爹爹,知道了嗎?我們一起努力,一起修鍊,終有一天,我們會找到他們的……」墨九狸看著小籃安慰道。

「娘親,爹爹真的不會有事嗎?」小籃不確定的問道。

「不會的,只要小籃努力修鍊,我答應你,一定能找到他的!」墨九狸看著小籃認真的說道。

「娘親,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修鍊的,我一定要找到爹爹,幫他救出其餘的麒麟族的!」小籃看著墨九狸堅定的說道。 果然沒有跑出去多遠,在手電筒的照射下,我就看見地上有一灘血跡,按照這個行走的路線和方向,這裏應該就是剛剛那個捲毛男所跑過的方向,所以看到這地上的血跡,我就知道這血應該就是剛剛那個捲毛男所留下的,而且此刻的血水依舊在向着地勢底的地方流淌,說明這血都是剛剛纔喜歡的,由此,加上週末提前跟我說的結果,我就判定了那個捲毛男應該就是在這個時候遇害的。??.??t w .

轉眼之間,進門的七個人此刻已經死了三個,這裏究竟是什麼情況,我到現在都不明白,這也不像是有鬼物害人的感覺,究竟是什麼東西害死了這三個人,究竟這裏有什麼我到現在還沒有發現的祕密,究竟是誰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的腦海裏下意識的出現了那張臉,那種周沫現在的身體和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一切的一切都很可能是那個長相恐怖的侏儒所造成的。

當這剩下的四個人戰戰兢兢的回到成列室的時候,果不其然這三個人的屍體此刻全部都被浸泡在福爾馬林液體當中,一個個的表情,似乎在控訴在剛剛恐怖的經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纔會讓這原本同行的七個人在瞬間死亡近半,然而這個時候,我順着周沫的眼睛看着整個眼前漆黑的空間。

我看見了,真的看見了,就在一個黑色的角落中,我看見了那個詭異的侏儒在很猥瑣的笑着,好像在享受這個死亡的過程一般,看來肯定是這個傢伙在趁着慌亂中,將那個三個人殺死之後,置身於那個滿是福爾馬林液體的容器當中。

這個是,我看見那個傢伙嘴裏噙着一個古怪的東西,這個東西像是影視劇照中射出暗器的那種古早的玩意兒,只見這個傢伙對着場子中央的幾個人噗噗噗的吹了幾下,接下來,周沫的實現便開始模糊了,漸漸的整個眼睛都閉上了,我的眼睛在讀魂的時候,整個畫面都黑了下來。

眼前只是黑乎乎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什麼都看不見,看來這眼前的局勢標明,十有周沫他們幾個人是中了這個侏儒怪人的暗器,所以才被這東西射中之後,昏迷了過去。

然而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但是我知道這個時間,沒讀過一秒鐘對於我來說都是一場漫長的驕傲,我焦急的等待着眼前讀魂畫面亮起的瞬間,我焦急的等待着周沫的醒來,因爲我現在出去等待之外,我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幫不到,所以我只能的等待,我期待着周沫的快速醒來。

總之,我感覺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一般,周沫的眼前終於亮了,隨着周沫漸漸從模糊到清晰的眼睛,我看清楚了,終於看清楚了,這個時候的周沫已經被這個傢伙捆綁了起來當然還有七大的三個人,同樣也是被這個侏儒怪人捆綁掉在空中。我聽到周沫痛苦的呼吸,感覺整個人都快要癲狂了,很想找個人打一架的感覺,我恨不得直接鑽進畫面當中,將那個變態的侏儒千刀萬剮。

我感受這自己沉重的呼吸,我壓抑着自己漸漸點燃的憤怒,我想要怒吼,想要吶喊,可是我卻什麼都不能做,因爲我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因爲我明白現在的身份,我什麼都不能做,我只能看着,我只能努力的從眼前這殘酷的畫面中旬尋找那蛛絲馬跡的線索。

這種感覺無疑是十分痛苦和煎熬的,我聽到這加個人在用不同的語言向着那個變態的傢伙求解,但是這個傢伙竟然說出了我能懂得的語言,只聽見這個傢伙喊着:“哈哈哈哈哈,我終於得等到你們了,我賴藥兒終於等待到你們出現了,今天我終於湊夠了一百個人,哦不是一百另一個人,你們幾個,就會是我使用百屍換魂的祭品,我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成全了我,我恨透了我現在的容貌,我恨透了這個世界,我恨透了你們所有的人,我要報復,我要換魂,我要脫去這張臭皮囊,我要開始全新的生活。”

看着這個傢伙癲狂的狀態,眼前的四個人已經嚇的花都說不出來了,這個時候,這個變態手裏舉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一邊跳着一個詭異的舞蹈,一邊自我陶醉在其中,自言自語的用像是被火考過的嗓音哼唱着一首聽不出來是什麼鬼東西的調調,總之聽到之後,頓時讓我又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感覺說不出來,就是覺得心悸壓抑噁心。

這個時候,這個侏儒怪物看着被捆綁的嚴嚴實實像是糉子一樣的三個人問道:“你們當中誰的家境最好啊,誰的家裏最有錢啊趕緊說,我說我就在這裏把你們活活解剖了,不信你看那裏。”說到這裏的時候,這個傢伙用手一拉,他背後的那黑色的幕布頓時升騰了起來。

伴着一陣幽暗的燈珠的光芒,我看見了,這個鬼物的背後竟然是一個個聳立的玻璃容器所地基起來的一堵厚厚的玻璃牆,而這些強體力無一例外的都是浸泡着各種屍體,這其中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有女人,無疑李歪的是每個人的表情都極端的痛苦,這神情看起來非常恐怖,而離譜的是這些被浸泡在福爾馬林液體當中的人每個人都是睜着很大的眼睛,似乎是死不瞑目的樣子。而且,我在這些人的腹部,看見哪裏有一個攔腰切開的窗口,也就是說,這些人的內臟已經被這個傢伙掏空了,這些浸泡的都是一些皮囊死屍。當我想到這裏的時候,差點就吐出來了,這個傢伙看來還真是個變態,這傢伙的心理跟他的身體一樣的扭曲一樣的詭異,一樣的沒有一點人性。

這個時候,剩下的幾個人都默不作聲,一個個的低着頭,似乎在等待,等待這個侏儒怪物的恩赦免,等待着這個傢伙能夠網開一面的放過他們,看到這裏,我也是不知所措了,因爲這樣子是根本不可能的,這種變態的怪物,怎麼可能會放過這些人,怎麼可能會留下一條生路給他們,從這個傢伙此刻癲狂的神情來看,此刻這個侏儒怪物是處在非常興奮的狀態的,好像什麼東西什麼計劃順利完成的感覺。

這個時候,這個侏儒怪人賴藥兒看着周沫他們幾個,此刻依舊是被掛着而目不做聲,這個傢伙開始癲狂的笑了起來,瘋狂的說道,你們以爲我在開玩笑嘛。你們以爲我在跟你們廢話嗎,你們也像是那些人一樣看不起我對不對,你們看不起我對不對,我要殺死你們,我一定要殺死你們,快說,你們當中,誰是家境最好的那一個,你們快說誰的家裏最有錢。”

聽到這裏的時候,周沫他們幾個已經是默不作聲,但是我能感受到此刻周沫的恐懼,因爲周沫的實現一直是微微顫抖的,也就是說現在的周沫的身體都是在因爲害怕恐懼而發抖,想到這裏,想到我的周沫一個人面對着如此恐怖的畫面,我卻束手無策的時候,我非常的恨自己,可是我現在還是什麼都做不了,只能靜靜的等着,等着這個怪物下一步的舉動,等着這個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的結局。

我雖然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我雖然努力的在給自己做深呼吸,但是我還是感覺內心升騰出的那一股壓抑不住的憤怒,我想要撕裂這個怪物,我想要在此刻挺身而出保護我的周沫。

這個時候,這個叫做賴藥兒的怪物依舊不依不饒的看着他們,這個時候竟然再一次癲狂的笑了起來,說這他竟然將剛剛還在片福爾馬林液體裏的luck和另外兩個年輕男孩的身體從玻璃容器裏拖出來,掛在了周沫他們的面前。然後這個傢伙舉着一把手術刀,向着每一個人的面前走過。 「嗯,所以別再哭了,你是男子漢,不能總是哭知道嗎?」墨九狸看著小籃笑著說道。

「我知道了,娘親,我想回去修鍊了!」小籃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我送你回去!」墨九狸點點頭道,然後把小籃送回了空間,喚出了小鳳,帶著自己向著風華城飛去。

三個月後

風華城距離墨九狸之前的獸王城,相隔很遠,即便小鳳飛行的速度很快,中間加上休息的時間,墨九狸和小鳳也足足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才終於來到了風華城外……

墨九狸並沒有急著進城,而是在城外的地方,回到了空間,在空間休息了之後,才帶著雲夏一起出了空間,進入了風華城……

諸神大陸各大城池的好處就是,不需要進城的時候繳納什麼費用,墨九狸在進入風華城后,就感覺自己對風華城有些熟悉……

可是記憶中她對風華城和諸神大陸的印象十分的模糊,墨九狸帶著雲夏直接來到了諸神客棧,要了兩個房間之後,住了下來……

本來墨九狸第二天想跟雲夏出去轉轉的,卻被小書給喊道了空間裡面,墨九狸沒有辦法只能在自己的房間中布下了陣法,然後把雲夏留在外面,自己回到了空間裡面……

原來,是之前墨九狸在冥氣森林救下的那一抹殘破的靈魂似乎有些蘇醒的跡象,所以小書急忙喊墨九狸回去看看……

墨九狸回到空間來到葯田邊,發現那抹殘魂的氣息確實強了不少。墨九狸對著小書說道:「小書,我試著看看能不能把她的靈魂從藥材上取下來!」

「好的主人!」小書說道。

墨九狸之前是想用小金的火焰,把那株藥材溶了,直接放靈魂下來,但是對方的靈魂實在太過虛弱,恐怕小金的火焰一靠近,對方就會魂飛魄散了……

墨九狸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神識,輕輕扶著對方的靈魂,生怕太過用力傷害到她,一點點的將她從附身的藥材中提取出來,整個過程雖然很簡單,卻是極其的難以操作……

墨九狸整整用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時間,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濕了,這樣長時間的高度使用神識,即便是墨九狸也是十分難受的……

如果不是對摺抹魂魄,她有著一種特殊的情節在,她絕對不會這麼拼的,幾次她有些疲憊想放棄的時候,想到一旦放棄,下次可能又要等很久,也會更吃力時,還是忍了下來……

直到墨九狸實在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才終於把那抹靈魂完全從她附身的藥材上面,徹底的抽離出來……

將對方的靈魂抽離出來,墨九狸也是眼前一黑直接暈倒了……

小黑將對方的靈魂立即放到了墨九狸事先安排好的地方,然後又給墨九狸服下了靈泉乳和丹藥,才把墨九狸送回房間好好休息……

墨九狸醒來,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情了,醒來感覺還是有些疲憊的……

「主人,你怎麼樣? 佳期如夢 好點了嗎?」小書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個時候的我是十分緊張的,看這個傢伙的神態語氣和各種動作來看,很明顯是腦子受過刺激不正常,也就是說這個變態的傢伙應該是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了。 而這個時候,這個傢伙舉着一把明晃晃的手術刀就這樣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樣子,頓時讓我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我很怕這個變態傢伙去傷害周沫,那樣子的話,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眼前的這個狀況了。

可是還好,這個傢伙也只是舉着那把手術刀在他們幾個人的面前晃悠了一下,然後直徑轉過身去,對着掛在空中的那個叫做luck的女孩子的屍體的夫婦來了那麼一刀子。這個道口很大,幾乎是攔腰划過去的。

因爲luck死去的時間並不長,所以這一刀子下去之後,血水嘩啦啦的就流了下來,然後這個變態看着滿地的鮮血大笑起來,然後俯下身子用舌頭舔了舔地上的鮮血,之後又起身用手順着傷口塞進了那個叫做luck的女孩的身體,一把掏出了一堆鮮血淋漓的東西,肉乎乎的肉塊,塞進了嘴裏。

看到這裏,我差點就吐出來了,這特麼真是個禽獸啊,這是要吃人肉啊,且不說看到這活生生的畫面,光是想到這個字眼,我的胃裏就是排山倒海的感覺,更何況這個變態的侏儒就這樣在我的眼前將那剛剛從身體裏抽離出來的各種器官伴着還在低落的鮮血一把塞進自己嘴裏大朵快頤的咀嚼着,要不是現在我在周沫的記憶裏,我一定吐的到處都是。

我這七尺男兒經歷過各種鬼怪事情的陽世陰差此刻都成了這副模樣,更何況是這幾個普通人,所以沒有意外周沫他們再一次昏迷過去了,看見周沫漸漸閉上的眼睛,和我眼前漸漸變成黑色的畫面,我一次次的在心底低估,周沫,千萬不能睡着,千萬不能睡着,面對這麼一個變態,這要是睡着的話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可是這巨大的恐懼很快就擊垮了周沫的心理防線。

周沫昏死過去了,雖然我此刻嘴上說不要昏死過去,但是這其實是屬於站着說話不腰疼的感覺,這麼恐怖的畫面,且不說周沫,光是我的話我都感覺自己撐不住,也會昏死過去的。想想這畫面,不用說女孩子了,就是很生猛的男人估計也是完全不住的。

但是我現在的心情卻是非常忐忑的,我不知道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是這一次周沫的昏迷是很奇怪哦,竟然就在我剛剛開始尋思琢磨的時候,周沫的眼前又亮堂了,也就是我在周沫的記憶裏讀心的畫面此刻又出現了,難道周沫真的會這麼快就清醒過來嗎

可是不應該啊,在面對這麼恐怖的事情,周沫竟然在幾分鐘的時間就能緩過神來,就在我差異的時候,我又看見那個嘴裏塞着人肉肉塊的變態侏儒用僅存的一隻眼睛一個個的打量這周沫他們幾個,說道:“你們想要昏死過去,就看不到,聽不到,想不到了是不是,你們以爲真的有那麼簡單嗎我就是要你看看着,活生生的看着我是怎樣的吃掉你們的同伴的,我就是要你們看着,讓你們的膽量都碎掉,就像是這流淌在地上的血水一樣,害怕嗎哈哈哈哈哈哈。告訴你們,現在我在房間裏點燃的都是我用這些屍體的內臟煉製的醒屍油,看見這一盞燈光了嗎,這就是醒屍油燈,有這個油燈在的話,你們想要昏迷都是不可能的,你們知不知道啊,哈哈哈哈,你們不要想輕易的矇混過關。”

說到這裏的時候,這個變態又在那個男生的腹部劃過一道,同樣的動作,隨着一聲嘩啦的聲音,這血水噴薄而出,這個侏儒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個小子的身體構造有點不一樣,不小心劃過動脈了,這麼好的血,這麼美味的血,這麼漂亮的血竟然都浪費了。”說到這裏,這個變態侏儒竟然趴下身子,用舌頭舔着那滿地的鮮血,這樣子就好像是在品嚐這神祕世間美味似得,看到這這裏我再一次感覺胃口裏排山倒海的。

所以這一刻周沫他們幾個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面對這如此恐怖的畫面,身體的忍耐力估計已經到了極限,這心裏的防線估計也早已坍塌了,但是他們卻無法阻止,甚至連昏死都不可以,都是因爲這個傢伙點燃了那一盞燈,那一盞詭異的燈,就像是藥物一樣強制着周沫他們幾個必需眼睜睜的看着這血腥的畫面,我還看的出,這個醒屍油燈還有一個古怪的功能就是隻能讓人睜着眼睛,甚至連眨眼都不行。

所以周沫他們幾個此刻只能睜大眼睛看着,我甚至能看見周沫眼睛裏的淚水,可是隻能看着,如同我一眼只能看着,出去看着之外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的感受這痛苦,只能面對這如同煉獄一般的恐怖畫面。

這個時候,這個變態侏儒好像吃飽了似得,站起身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自言自語的說道:“真是太美味了,我就喜歡你們年輕人的血,這麼有活力,這麼有味道,真是臺不錯了。真是太享受了,美味的我都有些捨不得吃下去了。”說到這裏,這個變態侏儒直接將手伸進了那個男孩子的身體裏。

一把撤出了那個男孩子的心臟,舉着像是在看着一件藝術品一版,然後直接上去就是一口,伴着周沫他們的尖叫,我終於忍不住吐了出來,想到我的周沫,那麼美好的周沫,那麼陽光的周沫,那麼善良的周沫,竟然會看到如此變態的畫面,我恨不得直接將這個變態侏儒暴揍一頓。

可是我現在能做什麼我站在周沫他們的第二十世界之內我能做什麼此刻我出去眼睜睜的看着周沫在經歷這份痛苦之外我能做什麼我什麼都不能做,這道考驗我全部身心承受能力的題目,我始終找不到答案,我該怎麼辦,我能做些什麼

然而這個時候,這個變態竟然舉着那個男孩子的心臟一次走過了周沫他們每個人的面前,然後舉着那個被咬食了一塊的餐具的心臟說道:“你們看看,這心臟多美,多麼有活力,多麼陽光,這味道多麼迷人,你們要不要來一口啊,你們要不要吃啊,今天我高興,我要你們吃,我要你們吃啊哈哈哈哈”說到這裏的時候,這個變態侏儒竟然舉着那個男孩子的心臟,硬要塞進他們幾個人的嘴裏,我看見這個傢伙在周沫面前猙獰的嘴臉的時候,我趕緊到週末全身在顫抖的時候,我憤怒了,我下定決心不管這個傢伙在哪裏,我都要找到他,我要他爲周沫所做我一切付出代價。

這個時候,隨着這個變態侏儒的動作,周沫他們幾個每個人都開始嘔吐入了,劇烈的嘔吐,這個傢伙看着周沫他們幾個嘔吐的樣子再一次歇斯底里的笑了起來,喊着:“人啊,你們不是嫌棄我醜嗎,不是嫌棄我是怪物嗎,你們不是看不起我,侮辱我,打罵我嗎哈哈哈哈我要你們付出代價,我要殺死你們,我好快樂,我很快樂啊哈哈哈哈”

看着這個傢伙像是瘋掉一樣的表情,我就知道這個變態侏儒的心理以及完全扭曲了,可能是因爲以前自己的樣子收到了歧視,想要報復,所以纔會幹出這麼變態和禽獸的事情,想到這裏,我真的是爲周沫捏了一把汗,我知道剩下的兩個人的最終結果將是死亡,但是周沫活下來了,周沫活下來付出了什麼代價,付出了什麼後果,我卻不知道,我想保護周沫,可是我卻只能看着,可是我卻什麼都做不了,我的心很痛,很痛。 「沒事了,那抹魂魄如何了?」墨九狸又給自己塞了一顆丹藥問道。

「主人,還沒醒來,不過很奇怪,我看著對方的靈魂很熟悉!」小書有些奇怪的說道。

「你又認識了!」墨九狸撇了撇嘴說道,她現在對小書的話完全不感冒。

「主人,我說的是真的,似乎跟寶寶有些像!」小書想了想說道。

「跟寶寶有點像?」墨九狸聞言皺眉問道。

「嗯,確實是,跟寶寶和她爹爹有些像!」小書想了想說道。

「我去看看……」墨九狸聞言說道。

「好的,主人!」小書說道。

墨九狸和小書,來到了那抹魂魄所在的房間,當墨九狸看到對方的容貌時,也是微微一愣,這個女子的容貌真的跟寶寶還有墨九狸帝溟寒很像,特別是跟帝溟寒有著七層的相似,說他們沒有關係,她都不信……

雖然此刻對方是靈魂體,雖然此刻對方閉著雙眼,但是依舊不難看出對方的容貌跟帝溟寒有多像!墨九狸皺眉看著對方,猜測對方的身份……

本來打算直接出去的,但是現在墨九狸卻改變主意了,決定等對方醒來再出去……

就這樣,墨九狸開始在空間里,為對方的靈魂療傷,為了讓對方快點好起來,墨九狸將對方帶到了空間裡面時間流速快的區域……

墨九狸用了差不多十年的時間,才終於把對方的魂魄滋養到正常的狀態,只是還一直沒有醒來,這十年墨九狸怎麼都想不起來對方的身份,只是覺得十分的熟悉,而且似乎還很親近,卻怎麼都想不起來對方到底是誰?

「主人,她應該快醒來了吧!」小書看著墨九狸問道。

「應該快了!」墨九狸說道。

又過了三天的時間,床上的魂魄終於睜開眼睛,當她看到周圍陌生的環境時,先是一愣,隨即起身發現自己是靈魂時,更是一驚,接著似乎想到什麼直接呆愣住了……

墨九狸從外面進來,剛好看到對方呆愣的坐在床上,墨九狸走了過去,沒有打擾對方,而是坐在床邊,等對方回神……

許久,對方才抬起頭來,只是身上卻瀰漫著一股悲傷的氣息,抬起頭看到床邊的墨九狸時一驚喊道:「九狸?是你嗎?真的是你嗎?你真的是九狸嗎?」

「你認識我?」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你?你不是九狸?」對方聞言一愣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