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最近因爲工作的事情,更新不給力,還有幾天工作的事情就穩定了,到時候爭取儘量爆發一次,不好意思了。 姜峯三人中的最後一人秦風,秦風臉色頗爲複雜,一直盯着姜峯的背後,此時秦風心中正在不斷祈禱,祈禱姜峯千萬不要在這個關鍵時刻犯傻逼,殺了這大表哥,得罪飛仙宗,然後自己幾人就要遭到數位帝級強者的追殺,畢竟秦風可不知道姜峯與飛仙宗的關係,也不知道飛仙宗的真正實力。

而大表哥一方,無論大表哥,還是小二和那半大少年, 快穿:女帝嫁到,強勢撩!

。。。

所有人沉默良久,而最先有動作的卻是姜峯,姜峯沒有說話,直接一個棲身,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來到了小二面前,然後一掌拍下,小二都還沒感覺到絲毫變化,就失去了知覺,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倒飛而出。

直到小二被擊殺,大表哥才發現了異變,之前大表哥只感覺到眼前什麼東西一閃,然後身後就傳來一道肉體碰撞聲,根本連姜峯的身形都沒有看清。

此時大表哥背後冷汗直流,心中是又驚又懼,驚的是姜峯所表現出來的速度,這要是姜峯要殺的人是自己,那恐怕也只是瞬息之間的事情,而懼的則是,大表哥害怕姜峯會對自己出手,那自己今日便只能隕落在此。

身形一閃,姜峯瞬間回到了之前的位置,這一系列動作都在瞬息之間,姜峯出手擊殺小二,之前所在位置留下一道殘影,而擊殺之後立刻回到之前的位置,連殘影都還沒消失,這在外人看來,姜峯就好似晃動了一下,一個人便身隕。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從姜峯的速度,也能看出姜峯實力比之之前,有了巨大的提升,其實這便是控咒師的優勢之處。

理論上講,非靈魂戰鬥職業重視肉體軀殼,所以修煉下去,因爲肉體越強,爆發力也越強,所以速度也相比靈魂戰鬥職業要快上許多,畢竟靈魂戰鬥職業修煉的是靈魂,講求的是通過靈魂的無形攻擊,達到重創他人的效果,不過用靈魂攻擊的這種手段,在修煉前中期效果並不大。

而控咒師爲何稱爲一個極其強大的靈魂職業?原因就是咒力可以暫時性強化體質的特點,而姜峯正好在昨日靈魂境界從皇級初等提升到了皇級中等,那相應的體質體質強化也多出了許多。

其實這也是姜峯之前能硬接帝級強者的攻勢而不受傷的原因,通過藍老的魂力附加,姜峯可以達到皇級頂峯魂力,那就是瞬間有了皇級頂峯的體質,再加上本身身體就有的皇級初等的強度,二者疊加,可以說無限接近帝級的強度,而若是加上紫火還有防禦結界的加成,身體強度恐怕在帝級初等巔峯。

但雖然姜峯身體強度可以達到帝級初等強度,卻不是說姜峯能輕鬆戰勝一個初入帝級的強者,要知道,帝級之上,靈魂職業有了靈魂屏障,而非靈魂職業有了靈力鎧甲,但最重要的還是能夠掌控空間之力,這些都不是姜峯所能擁有的。

再說,破曉大陸,身體再強只能防禦,真正的攻擊手段只有依靠靈力來實施,姜峯身體雖強,但其身體因爲筋脈盡斷,只能修煉骨骼肌肉,不能修煉筋脈,這也使得姜峯身體不能儲藏靈力,只能依靠靈魂儲藏,而姜峯的靈魂儲藏的靈力,滿打滿算,也只有皇級頂峯,卻是沒有帝級之境。

。。。

言歸正傳,姜峯迴到之前的位置後,大表哥和那半大少年這才反應過來,直接轉頭朝小二的屍體看去,只見小二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句無頭屍,或許因爲姜峯出手太快,鮮血、皮肉和**也是分撒了一地,看上去極其的噁心。

大表哥好歹也是個修煉者,見慣了打打殺殺,對於這種噁心的場景倒也不會感到有什麼不適,但那半大少年卻只是個普通人,平時見到只死雞都怕,更別說現在見到的是死人,而且還是死狀這麼噁心的死人。

半大少年腹中難受之極,但此時見識到了姜峯殺人不眨眼的手段,半大少年也沒有心思去理會噁心不噁心的事情了,心中也在思量着該如何才能逃過此劫。

突然,半大少年雙眼虛幻,腳在地上搖晃不止,形象仿若一個喝醉酒的酒鬼,半大少年就這般搖晃了片刻,口中突然喊道:“哎喲!哎喲!我要昏了!要昏了!真的要昏了!”

說完,也不理會其他人的異樣眼光,直接雙眼一閉,橫倒在了地上,倒下之後,半大少年眯着眼睛看了幾人一眼,發現姜峯幾人正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頓時被嚇出一身冷汗,虛眯的雙眼也是瞬間閉緊。

看着地上這半大少年,姜峯幾人都覺得這戲演得太假了,對這半大少年也是有些無語。

但像半大少年這種雜魚,姜峯自然懶得下殺手,而且幾人中,對自己有殺心的只有小二一人,半大少年不過是聽命與小二的罷了,姜峯也不是是非不分、殺戮成性之人,對於該殺的人,姜峯是絕不手軟,而對於那些不該殺的人,姜峯也是本着能放則放的人道主義原則的。

MD,這個忘恩負義的牲口,平時對你那麼好,沒想到關鍵時候,竟然這麼講義氣,二話不說,直接假暈,MD,要是老子有機會,一定殺了你這個畜生,大表哥眼神發寒的盯着半大少年,心中想到。

“好了,放鬆點,只要你帶我三人上飛仙宗,我便不殺你,但若是我發現你之前的話是騙我的,那我必定要取你狗命!”姜峯面色平淡的對着大表哥說道。

聞言,大表哥一愣,當聽到姜峯前半句話的時候,大表哥還在欣喜自己鴻運當頭,竟然逃過一劫,可聽到姜峯的後半句話的時候,大表哥死的心都有了,這真是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早知道,當時騙他們作甚? 大表哥心中雖然後悔,但是此時也別無選擇,只能老老實實的帶姜峯幾人去飛仙宗,在大表哥看來,就算自己騙了姜峯幾人,姜峯知道後,定然會被其擊殺。

但只要將幾人帶到飛仙宗,那一切就不好說了,畢竟自己在外面被殺,宗門定然不會爲了自己一個王級而得罪三個皇級,可在宗門內,姜峯幾人要殺自己,那宗主和長老是一定會出手的,因爲堂堂泰蘭城第一宗門,被人殺上門去,連一個弟子都保不住,那傳出去,飛仙宗將臉面全無。

。。。

一路無話,大表哥就這樣沉默的帶着姜峯三人去了飛仙宗宗門。

路程不遠,但由於幾人是步行而行,所以也是花了一個時辰左右,纔來到飛仙宗的駐地門外。

“好大的手筆啊!”姜峯不由得感嘆道。

這的確是姜峯和血仇二人第一次來飛仙宗,雖然以前和飛仙宗有過過節,但是也從來沒有去過其駐地,當看到這極大的大門,姜峯也是忍不住感嘆一聲。

大表哥給看門之人打了聲招呼,便領着三人進了宗門,來到了中間的廣場。

“好了,我帶你們進來了,我可以走了吧?”大表哥說道。

“誰說你可以走了?現在你速速去叫千山和龍長老出來,說姜峯和血仇在此。”姜峯說道。

“哦!哦!”大表哥連忙答應兩聲,轉身就走,可走了兩步,大表哥又轉回身子,看向姜峯,表情變得極其的複雜,出聲說道:“你。。。你剛纔說你是。。。是姜峯?”

不怪得大表哥這麼驚訝,畢竟姜峯可是去年泰蘭城炙手可熱的人物,先殺至尊門掌門,一招引發天地異變,後滅飛仙宗,殺萬菲,雖然萬菲並非被姜峯所殺,但當日姜峯所表現出來的驚人戰鬥力,卻是得到了整個泰蘭城修煉者的認可。

大表哥也是聽聞過姜峯的傳言,但是卻沒有見過其樣貌,現在突然發現,自己得罪的竟然是這尊大神,這還不讓大表哥嚇個半死啊!


而知道姜峯身份後,大表哥這才放下心來,因爲大表哥知道,姜峯幾人是絕對不是殺自己的,自己的宗主可是他並肩作戰的戰友,相信姜峯會給宗主一個薄面,放過自己。

想通這裏,大表哥也不等姜峯迴話,一個轉身,趕忙去找宗主去了。

。。。

姜峯幾人在此地等了片刻,不遠處便是來了一羣人,爲首的正是千山和龍長老,身後一羣長老執事什麼的,自然也有那大表哥。

千山衆人慢慢走近,姜峯的眉頭的也皺了起來,因爲姜峯發現,千山和龍長老的實力並沒有達到帝級,只是比之半年前,略有精進,而其他人也沒有一個人實力達到帝級之境的,這也就是說,之前大表哥的話是騙姜峯的,這也是讓姜峯皺眉的原因。

“哈哈!姜兄,半年未見,怎麼來了也不提前通知兄弟一聲啊。”還未走姜峯身邊,千山的笑聲便是響起。

聞言,姜峯依舊面無表情,連最基本的抱拳禮節也沒去做,而是淡淡說道:“我豈敢提前通知千兄,若是通知了,那不是讓你擺出大陣仗迎接我?”

千山顯然沒有聽出姜峯的話中之意,還以爲姜峯是客氣,千山也不是嬌作之人,也沒有再和姜峯客氣,於是笑了一聲,說道:“姜兄遠道而來,吃飯沒有?沒吃的話,我現在讓廚房準備一頓,晚上我們再下山去大吃大喝。”

千山說着,便是過來勾着姜兄的肩膀,一副多年未見的好兄弟模樣,千山一臉笑容,但在姜峯幾人不注意的一瞬下,千山給龍長老打了個眼色,示意龍長老做些什麼,而龍長老也是不漏痕跡的點了點頭。

千山的手剛搭在姜峯的肩膀上,就被姜峯輕輕的拍落,這讓千山很是尷尬,也讓得在場其他人臉色微微一變,氣氛隨之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血仇見到姜峯這般,心中想到,難道姜兄的病又犯了?想到這裏,血仇怕姜峯再做些出格的事情,便是站前一步,對着千山抱拳說道:“千兄勿怪,姜兄他因爲飛崖被血族抓去,可能由於打擊太大,現在已經患了一種不定時的精神性疾病,此時他發病了。”

聞言,所有人愕然了,都沒想到血仇居然說出了這種驚天地泣鬼神的話,而最愕然的,無疑便是姜峯本人了,尼瑪,這是變相罵老子有精神病啊!難道因爲之前自己那些所爲,被血仇認爲是精神病了?MD,早知道會這樣,那我打死都不做那些事情了,姜峯心中想到。

。。。

“哦,原來如此,我就說怎麼沒見到飛崖兄,原來竟發生這種大事,血族真是卑鄙啊!”千山裝出一副痛恨的表情說道。


血仇正準備向千山說出飛崖被抓的原因,卻被姜峯止住了,姜峯轉開話題說道:“此次我來飛仙宗,本來是有一件事要辦的,但是現在卻有兩件事要辦了。”

“哦?那姜兄說便是了,能幫上忙的,我千山乃至整個飛仙宗都會全力配合。”千山拍着胸脯,豪爽的說道。

“呵呵!若是你能全力配合,那自然是最好,我怕的就是你不願意配合,因爲這第一件事情,就是殺人,而我要殺的那人,就是他。” 民國女探:高冷少帥會撩妻 ,然後伸出手指,指着大表哥。


這一指可差點把大表哥的屎都嚇出來了,連忙也是退後兩步,退到了衆人後面,而飛仙宗衆人也因爲姜峯這一句話,臉色一變。

“哈哈!看來姜兄病得不輕啊,我看讓人去城中找那個神醫來給姜兄看看吧。”千山愣了片刻後,突然大笑道,此時千山也是想用笑聲,緩解一下這頗爲尷尬的氣氛。

聽到千山的話,衆人才是反應過來,這姜峯不是有精神病嗎?此時又是犯病時間,說的話都是胡話,不可信,而想到這點,大表哥差點被嚇出的屎愣是憋了回去。 見狀,姜峯頗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想到,看來自己若是不拿出點行動,這些人還以爲自己是開玩笑的。

而就在衆人完全放鬆下來的一刻,姜峯發難了,實力瞬間達到了皇級頂峯,身上青火燃起,身子化作一道青色的流光,宛如瞬移一般,直接來到了大表哥面前,擡手就是一掌。

“啊!”

一聲慘叫聲響起,大表哥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姜峯一掌轟飛,在地上劃過數丈的血痕,生機盡去。

不是姜峯狠毒,每個人都有個做人的原則,而姜峯的原則便是,對於那些騙自己,或者對自己有殺心的人,姜峯是絕對不會放過,而大表哥之前的謊言,無疑觸動了姜峯的原則。


總裁太溫柔 。。

姜峯的動作只有一瞬,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姜峯的出手,畢竟姜峯速度在青火的加持下,那絕對是可以比擬帝級強者的,豈是這些皇級王級之人能夠看清的?

“好快!”千山皺眉想到,這不得不讓千山驚奇,半年前,姜峯不過皇級初等實力(在藍老魂力的附加下),而現在所爆發的速度,絕對不是皇級之人所能擁有的。

姜峯用行動告訴了飛仙宗衆人,自己絕對不是開玩笑,而是來真的,這也讓得所有人立刻收起了玩笑之心,再次變得警惕了起來。

姜峯擊殺了大表哥之後,便沒有在移動,瞄了一眼大表哥的屍體,發現已經死透了後,姜峯便面無表情的轉過頭,看向千山。

看到姜峯那無神的雙眼,在姜峯身邊的飛仙宗衆人,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兩步,和姜峯保持這一定距離,就怕姜峯再次發瘋,那到時候這些人的性命就危險了。

“姜兄,你這是。。。”千山臉上的笑容也是瞬間消失,眉關緊鎖,此時千山還認爲姜峯是因爲精神病纔出手殺了大表哥,也不願意和姜峯撕破臉皮,畢竟像大表哥這種王級之人,千山還不會有多重視,沒必要爲了這樣的一個人,而去得罪姜峯。

姜峯沒有讓千山說完,直接搶過話權說道:“第一件事辦完了,現在辦第二件事了,這第二件事也是殺人,而我要殺的那人,就是你。”

姜峯的手指再次指向一人,而所有人順着姜峯的手指方向看去,赫然發現,姜峯口中所要殺之人,便是,宗主千山。

見到被姜峯當成目標,千山瞬間被驚出一身冷汗,千山可不會認爲自己是姜峯的對手,半年前就不是姜峯的對手,哪怕現在自己實力提升了,但是姜峯的實力卻是暴漲了,那就更不是其對手,千山此時都在懷疑,怕是自己對上姜峯,能不能在其手下走出十招,都是個問題。

硬抗不行,但千山也不會坐以待斃,此時也只能求助於血仇,於是千山忙轉身對血仇說道:“血兄,你快點勸勸姜兄啊!再讓他瘋下去,怕是馬上我便要隕落在其手中啊。”

看着千山那焦急表情,血仇也是一陣無奈,血仇是想幫千山,但是血仇卻不敢幫啊!

要知道,在血仇心中,姜峯精神病很嚴重,沒隔很短的時間,便會加重,現在姜峯敢殺千山,指不定再過一盞茶功夫,姜峯病情加重,到時候連血仇都敢殺了。

。。。

血仇雖然害怕姜峯病情加重,但也不認昔日的戰友就這般死去,多番思量下,血仇也是一咬牙,站了出來,對着姜峯柔聲說道:“那個。。。姜兄,你先冷靜一下,我知道那大表哥之前騙了我們,你要殺他也已經殺了,但是千山可是我們的兄弟啊,你別再發瘋了,到時候等你清醒了,你一定會後悔啊!你趕快冷靜一下。。。”

被血仇連番誤會成有精神病,姜峯也是有些無奈,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首先自己沒有什麼精神病,其次便是自己爲何要殺千山。

“血仇,你不必說了,首先我沒精神病,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因爲之前我做的那些事,將我當成了精神病,這個我以後再慢慢給你解釋,現在先讓我將第二件事辦了。”姜峯正色說道。

姜峯的話,顯然是沒有說服力的,血仇此時也是認爲姜峯的話不過是爲自己辯解,就好像喝酒喝醉的人,誰會說自己醉了?而同樣道理,有精神病的人,自然不會說自己是精神病。

“好!既然姜兄你要殺千山兄弟,那姜兄你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若是給不出,我血仇拼命也會阻止你的。”血仇此時也被情義衝昏了頭腦,爲了保住千山,不惜連命都賭上。

聞言,姜峯也是連連搖頭,血仇啊血仇,你將這千山當兄弟,命都可以不要,可這千山完全就把你當成他上位的工具,你就是個傻逼啊!被人賣了,還給那人數錢,我都爲你不值,姜峯心中想到。

“兄弟?千山這種人配當我們的兄弟?血仇,你可知道上次血族執事長埋伏那事,就是因爲千山的通風報信。”姜峯看着血仇,苦口婆心的說道,如果不是血仇,姜峯此時都已經動手了。

聽到姜峯的話,血仇還沒來得及說話,千山卻是搶先爭辯着說道:“姜兄爲何冤枉我?我千山雖不是什麼大仁大義之人,但也絕不是出賣兄弟的人,而且那血族埋伏一事,我根本就不知情。”

而千山的話,血仇聽在耳中,再看到千山一臉的堅毅,血仇也覺得千山不像是那種人,可是血仇卻沒看到,千山在說話之前,眼中閃過的一道驚狠之色。

見到血仇要說話,姜峯再次止住血仇,看着血**千山二人說道:“可記得當時那執事長說過一句話,他說‘老夫在這裏等候你們許久了’!”

聞言,血仇點了點頭,示意記得,而千山在聽到這話之後,便是眼睛虛眯了起來,因爲千山知道,姜峯定是因爲這句話,抓住了破綻。 “記得,可這又怎麼了?”血仇顯然是不理解姜峯的意思。

“怎麼?問題就在這裏,血仇你要知道,當時我決定離開泰蘭城,回烈陽城,這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只有你我還有飛崖,但還有一些人知道,那些人便是千山當日帶的那羣人。”姜峯提示道。

聞言,血仇思量了片刻,但是還是沒有想通其中關鍵,便再次出言問道:“姜兄你說得沒錯,但是這也不能證明是千山兄弟出賣我們的啊!當日那麼多人,或許是千山兄弟的其中某個手下呢?再說,那血族執事長只是說等候許久了,難道別人不能很早之前就在哪裏等着你?這些情況也是有可能的啊!姜兄你爲何這般武斷?”

聽到血仇的辯解,千山臉上表現出一絲感動,立即附和道:“對!對!血仇兄弟說得沒錯,定是我收人不當,讓得血族的內奸混到我身邊,纔會發生那些不愉快的事,姜兄,我千山向你保證,定然要查出那個內奸,來還我一個清白。”

“哼!”

聞言,姜峯冷哼了一聲,眼光不屑的瞟了千山一眼,心中鄙夷道,死到臨頭了,還在垂死掙扎,難道一定要我拿我證據纔會承認?人的臉皮怎麼能這麼厚?

姜峯沒有理會千山,因爲姜峯根本就不想鳥千山,此時說這些話,也是爲了給血仇一個所謂的合理解釋,如果不是血仇這麼執着,要單純的力保千山,姜峯根本不會這麼多廢話,而是直接出手殺了千山。

。。。

“血仇,你認爲血族會安插一個內奸在千山身邊?當時的千山不過是飛仙宗的三長老,地位沒大長老高,處事也低調,就算要安插內奸,也定然是安插在萬菲或者大長老身邊,絕對不會是千山,這是第一個疑點。”

“第二個疑點,血族的目標是你,而你當時和我待在一起後,你的身份一直很保密,而且你一直待在品味園內,外人很難發現你,但除了我們幾人外,也就只有當時和我們合作,一起對付萬菲的千山知道。”

“第三個疑點,也是可以肯定千山是出賣我們的人,因爲當時只有千山裝着關心我,而問過我將要去哪裏,我也如實告訴了他,若是其他人是內奸,那不可能能從我口中得知我接下來的行蹤,而我當時陰差陽錯的改道曉風城,也才使得千山的情報出現錯誤,也只有千山是出賣我們的人,纔有可能使這事情發展有邏輯。”

姜峯一口氣說出幾個疑點,每說出一個,都讓得血仇的臉色爲之一變,直到此時,血仇的臉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目光也是死死的盯着千山。

血仇可不是笨人,姜峯的話已經說得這麼直白了,血仇不可能還想不通,只是此時想到被兄弟背叛,血仇的心情也是壞得一塌糊塗。

哎!虧我還當你千山是兄弟,虧我還拼着性命,拼着和姜兄翻臉都要保你,沒想到你竟然是想要害我的人,我血仇當時真是瞎了狗眼,會認你這個兄弟,我操,我操啊!血仇心中惡狠狠的咆哮道。

。。。

姜峯看了一眼血仇,知道血仇總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緣由,這也讓姜峯放下了心中大石,要是血仇真的多加阻攔的話,姜峯也無法動手擊殺千山,畢竟姜峯可不會因爲任何原因,傷害自己的兄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